《文史天地》黔中英杰(上、下册)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永垂青史的李世杰(上册)

永垂青史的李世杰(上册)

作者:李知文 阅读量:12 点赞:0

据说,我们每年仅大吃大喝浪费的钱,竟要以千亿计。中央虽三令五申,但总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巧立名目,照样吃喝不误。有清一代贵州人李世杰,任四川、江南总督数年间,就不曾宴请过一个客人。而且,他还免去了大年初一下属拜见的旧俗。这样的李世杰,是不是可以作为一面镜子呢?

李世杰,清代贵州黔西州人,字汉三,一字云岩。乾隆时由巡检(县令的属官)擢升为四川江南总督。征金川(金川县东,大渡河之上游),总理南路军粮,无纤毫贻误。官至兵部尚书。卒谥恭勤。

有清一代,汉名臣中,以赀郎(汉代指有一定家资为官的人,后世则称以纳资得官者为赀郎)进身者二人。一为雍正时官至直隶总督的李卫,一为李世杰。世杰少时入赀为江南某司巡检。乾隆南巡,世杰撑船,先架好登船踏板,当时雨后泥泞难行,乾隆登船时,偶然失足打了个趔趄,世杰急忙起来搀扶,督抚心怀恐惧,以为别有用心,当即五花大绑了世杰,谨敬请命,乾隆则不禁欣然笑道:“微员(指没有品级的小公务员)中有如此忠爱者。”命令松绑,并擢升知州。世杰自此仕途顺利,后升至四川江南总督。乾隆屡欲将他引入朝内为阁臣,有大臣劝阻,说世杰走的不是科举道路,依照成例不能入朝为阁臣,事遂中止。

世杰督四川时,四川自金川之役以来,府库空竭,银粮匮乏,又承前四川江南总督福康安(满洲镶黄旗人,生而贵盛,十年之内,由三等侍卫,一跃而擢升为将军;乾隆中叶,平金川有功,兼任四川江南总督,居功恃宠,生活极度奢侈)征调赋敛,既无限制,又无法度制约,以致州郡皆穷困窘迫,疲敝不堪。世杰莅任,心忧民瘼,励精图治。他从教化以移风易俗作起,严设厉禁,明示官民无事不得随意入成都,即使官员因公入成都,也严限时日,不得超过数天,在成都逗留期间,不得寻欢作乐,“蓄音乐,侈宴会”;车马衣服皆尚俭朴,也不得加文采而特意修饰;至于“朝珠之香楠犀碧,蟒服之刻丝顾绣者”,皆明文有禁。世杰言出法随,雷厉风行,抑邪扶正;以纠正官场陋俗和社会歪风。

世杰任四川江南总督数年,未尝宴请一个客人。成都将军新莅任,世杰觉得不为置酒设宴,未免过于轻忽不敬,而若置酒设宴,则违规破禁,于是乘其家眷抵成都时,特馈赠一蒸豚和一烧羊,委托其绿营兵武官婉告说:“本欲屈(屈尊)入署(总督府),适闻眷属至,谨以此佐家宴。”其统属之官员,自布政使(一省的行政长官)以下,没有一人敢于违规破禁设宴请客。元日(大年初一),则提前命厨师做?(有馅的面制食品,有似今天的包子)十数斛,属下官员来拜谒,世杰必遣人婉告曰:“知君等劳告,当饷以食。”于是摆于餐桌以招待。谒见者用过餐,世杰出坐端庄,受礼完毕,即令府厅州县等官员顺次离去。他们将要离去之时,世杰晓示曰:“元日俗例,上司属员,虽不接见,亦必肩舆(古代的一种陆行乘用之具,以竹木制成箱形,内可坐人,外以两杆架之,两端用两人或四人肩之行走)。到门,道有远近,必日昃(太阳偏西)始归,徒苦从(白白劳累随从人员),无益也。况若曹(你们)亦有父母妻子,岁首例得给假,诸君何不早归,令若曹亦放假半日乎!”他们听了都感激地应曰:“诺。”于是元日的虚文缛节,才被革除。世杰就是这样识见超卓,勇于机智地革除旧俗。

逾数年,世杰任两江总督。其时,福康安征台湾,檄调(发文书征调)各督抚府库饷银,各督府无不心怀畏惧,应命缴纳,独有世杰力持己见,拒不应命。他义正辞严地说:“不见部文(兵部的文书)征拨,誓不敢发此饷,有亏朝廷之府库也。”态度决绝,言词峻厉,福康安碰钉子,遭拒斥,尴尬无语,怏怏忿恚,却也对他无可奈何。

这则李世杰的轶事,文字虽不长,内涵却极其丰富而蕴有深意。

金川之役,世杰总理南路军粮。在此肥差中,他不但没有以权谋私,克扣肥己,而且廉洁自持,做到了不苟取一粒军粮,纤尘不染,而且倾注心血,管理精绝,乃至“无纤毫贻误”。作为一个政治要员,这种一丝不苟的态度和殚竭心力的负责精神,该是多么难能可贵!中国古今的贪官,莫不以权谋私,“受纳苞苴(贿赂)侵吞公产,产随官厚,财与位积”(《隋书•经籍志》)。世杰的崇高人格、松柏气节,与他们形成极其鲜明的对照,对他们是有力的抨击,并且足彰其恶。

世杰以忠爱之心对待皇帝(在封建社会是无可厚非的),也以忠爱之心对待百姓,因而在他由江南某司巡检,高升至四川江南总督时,以廉正而有才干为百姓所称颂。在总督任上,他鉴于府库空竭,民不聊生,实与其前任福康安的肆行无忌,征调无限制无法度有关。于是坚决果断地制定法规,严立禁条,矫世变俗。禁条各有针对性,各有约束力,不是空洞的政治训条,不是自我标榜的官样文章,这便有了法律效应和威慑力量,使属下官员谨守而不敢放肆违禁。不宁唯是,更可贵的是,他深知“知持(克制)后,则可言持身矣”。他知持持身,以身作则,率先垂范,任总督数年,不曾宴请一个客人。世杰对官场的积弊和陋俗,极端憎恶而必欲除之。元日,属下官员拜谒上级,便是历久成俗的一例。世杰则以寓庄于谐的风趣语启悟属僚不要随波逐流,拘泥于无益的旧俗,此旧例遂被革除。“人心所归,惟道与义。”信然。

世杰任两江总督时,在各督抚无不俯首应命的孤掌难鸣的情况下,他甘冒风险,毅然力抵荣宠者福康安将军的“檄调”,自觉地承担起维护朝廷府库的重任,真可谓无私无畏,铁骨铮铮。“千金何足重,所存意气间。”正可用来写照李世杰。中国古今的官员,往往惟上是从,惟命是听,甚至不顾人格,逢迎拍马,丧失原则。李世杰则独树一帜,而不惟权是倾,敢于斗争,大胆维护法纪,其刚直不阿的节操,仍不失为今天“人民公仆”的楷模。

读李世杰的轶事,我敬仰之情油然而生。“至人能变,达士拔俗。”世杰光明磊落,一身正气,两袖清风,其兴治革弊的精神和卓异的政绩,其爱国恤民的情怀,必将永垂青史。然而坦率地说,心底毕竟有丝丝隐忧。时下,电视和出版物炒作当代名星、精英的狂潮迭起,而对古代名人几乎不屑一顾,长此以往,有裨传统文化之弘扬和堪育后昆的古代名人传记和古代名人轶事,必将日益被淡忘,这实在是愧对古人和民族的一大憾事。我怀着爱国炽情,谨以李世杰之例,希望能引起有关方面和文史研究者的重视。我并且建议,贵州省编写地方志时,务请不要漏掉李世杰。


                                                    《文史天地》纪念贵州建省 600 年特刊

 


责任编辑:滕芸 王封礼 林鹏旭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黔中英杰(上、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