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黔中英杰(上、下册)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水西“烈姬”奢节(下册)

水西“烈姬”奢节(下册)

作者:张仁德 阅读量:19 点赞:0

奢节,元代水西(黔西北地区)彝族酋长,顺元路亦奚不蔺总管府总管阿里之妻,文武兼备,有胆有识。在协助其夫治理水西期间成就卓著。阿里去世后,奢节于元成宗大德元年(1279 年)摄总管职。她亲握政柄后,勤于军政,宽赋爱民,扶持农牧,安定社会,深得百姓拥护。大德五至七年,她团结周边部族,反抗元军暴虐,迫使元廷罢征“八百媳妇国”(在今泰国,当时是一部落名称);为保卫水西,同元军进行 40 余战,失败后英勇就义。对这位彝族巾帼英谁,由于封建统治阶层的仇视和历史偏见,不论在《元史》或有关地方史志中,均未给予正确记述和评价,且咒骂为“蛇节”或“折节”。水西人民的立场观点则与封建统治阶层相反,称这位女杰为“烈姬”,代代口传其光辉业绩。

元成宗大翻五年(1301 年)四月,元廷中书右丞刘深,领湖广官兵二万,远征位于云南西南部的“八百媳妇国”,令沿途百姓出丁夫运送军需。时逢夏季,道路崎岖,民夫长途跋涉、病累交加,伤亡不少;加之官军所到之处,“纵横自姿,恃其威力,虐害居民”,搞得怨声载道。刘深到达新添葛蛮(贵定)及顺元路安抚司地方后,大肆搜刮丁夫粮饷,额外勒索水西地方出金 3000 两、马 3000 匹,水西人民不堪此重负,反映强烈。奢节不负众望,联络水东的雍真葛蛮总管府(开阳)土官宋隆济。兴兵反抗元军肆虐。六月,宋隆济集合五千人马攻破扬黄寨,吓跑总管府达鲁花赤(地方一把手)、也里千,夺了“雍真等处蛮夷管民官印”。奢节率水西军渡过鸭水,汇合水东军攻贵州(贵阳)城,杀死知州张怀德等,短短时间,控制了水西、水东、贵州、普定(安顺)、龙骨(龙里)等地,夺取了官方强征的粮饷马匹。驻扎在琅诩驿、平岘、哝耸寨等地的刘深闻变,急向贵州进兵,途中遇水西军迎战,奢节与刘深交锋十余回合后诈败,骄横的刘深一心想活捉奢节,便挥师猛追,果中埋伏,全军陷于穷谷之中。刘深军被困后,被动挨打,伤亡日增,不到半月“军中乏粮、人自相食”。后得云南行省平章政事绰和尔率兵来救,才乘机突围,狼狈逃窜。突围中,“辎重委弃,士卒杀伤殆尽”,刘深“计穷势整,仓皇遁走,弃众奔逃,仅以身免”。事后,被元廷以“丧师辱国”罪处斩。

围歼刘深军后,奢节料定元王朝不会善罢甘休,撤军回水西备战,派出人员分赴周边各部族,劝说其酋长兴兵反抗,迫元廷罢征。做好北邻、西邻和南邻的联盟工作之后,奢节将兵力放在与播州(遵义)接壤的东北部,以拒元军的进攻。

大德五年冬月,元廷诏调湖广、四川、云南行省官兵及思州、播州地方军共 25000 人马,由当时名将、湖广行省平章政事刘国杰统一指挥,分东西两路进征水西、水东。西路元军受水西邻部所阻,毫无进展;东路元军遭到顽强反击,势成拉锯,刘国杰只好屯据险隘,奏请增兵。大德六年正月,元廷给刘国杰增兵至四万,又诏陕西行省平章政事也速带儿领陕西官兵助征水西。此时,水西邻部的乌撒(威宁)、普安(盘县)及云南所属之乌蒙(昭通)、东川、芒部(镇雄)、武定、威楚(楚雄)、曲靖、仁德(寻甸)、临安(建水)等部族公开起兵,反对元廷兴师劳民的远征。对此局面,元廷则施展阴谋,罢征“八百媳妇国”,停止向水西水东的进攻。待各部族麻痹松懈时,也速带儿则指挥陕西、云南官兵对各部族分化瓦解,各个击破。至秋,这些部族先后被镇压下去,陕西、云南官兵直逼水西的南边和西边,迫使奢节分兵西顾,收缩水东军据守乌江北岸。

大德六年九月,元军东西两路对水西发起进攻。东路师出播州后,沿途遭到阻击。奢节亲临前线,在磋泥一带指挥两万人马迎击元军。刘国杰进展迟缓、决战心切,一至蹼泥就出动大部兵力向水西军的营垒全面进攻。奢节毫不怯弱,指挥骑队多路出击,骑队势如闪电,在数万元军中横冲直撞,杀得元军落花流水,尸横遍野,各自溃逃。刘国杰吃了败仗,数日不敢应战,想出了破骑队的办法。出战时,士卒持布钉木牌于手中,当水西骑队冲击时,弃牌于地而散。战马奔驰,一时难止,被牌钉伤蹄者不少。骑队受挫,奢节总结教训。整队再战,元军则闭营不出,一连数日,水西将士产生了轻敌情绪,元军乘机潜近营垒,突然蜂拥出击。水西军仓促应战,骑队施展不开,混战半日而溃败。奢节退至郭张(黔西)同宋隆济会师,部署分据郭张、马蹄关等地,准备再次大战。

郭张,地处丘陵,起伏的山峦如天然城垣,环绕着农田草场,曲折的河流如起舞蛟龙,穿插于狮山之间。奢节集兵三万,设指挥台于东山,部署兵力于天然城垣上。冬月,元军进至郭张和马蹄关,双方展开了激烈的攻守战,奢节既登台指挥,又亲自冲杀,激战旬日,给元军以较大打击。在双方拼杀得难分难解之际,传来了阿直(织金东部)、窄笼(水城北部)失守的信息,奢节只好放弃郭张和马蹄关,埋藏好前夺之“雍真等处蛮夷管民官印”(该印 1982 年出土,收藏在黔西县文管所),采取声东击西战术突出元军的包围圈,与宋隆济分兵助守暮窝(大方)及其他据点和打游击。自秋至冬,奢节同元军进行大小 40 余战,双方损失均重。大德七年正月,暮窝失守,奢节、宋隆济拒降,集聚剩余人马于墨特川(赫章),誓与元军作拼死决战。双方激战十余日,水西水东军因伤亡严重,众寡悬殊,缺乏外缓而惨败。奢节带领残余人马冲出重围后,安排宋隆济回水东活动,部分水西将领去永宁(叙永)联络雄挫造反,自己带少量亲随就地活动。

墨特川战后,元军以搜捕奢节为由,驻扎不走,大肆搜括水西财物,人民不得安宁。奢节不忍百姓受害,置个人生死于度外,派人同刘国杰谈判,以元军撤离水西为条件,于四月出降,英勇就义。

奢节死后,水西人民为缅怀这位女杰,搜其衣冠等遗物,葬于她在郭张的指挥台下(水西公园的梅亭处),周围植梅树以罩,取名“烈姬冢”。该冢具彝族风格,主碑和墓联文字苍劲,一幅“欲铸红颜成黑铁,独留青冢向黄昏”的墓联,概括了奢节的品格和敢于向黑暗势力抗争的精神,数百年来,发挥了教化、激励后人奋进的作用。可惜,因缺乏管理、失于维修,在民国时,墓碑、墓联、梅林均毁,墓体已成小土堆。现在,地方政府已作安排,修复“烈姬冢”指日可待。


《文史天地》1996 年 4 期


责任编辑:滕芸 王封礼 林鹏旭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黔中英杰(上、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