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黔中英杰(上、下册)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奢香的历史贡献(下册)

奢香的历史贡献(下册)

作者:黄炯杰 阅读量:27 点赞:0

奢香逝世已盈盛六百年了。六百年尽管世政沧桑沉浮,但对奢香的历史贡献,可谓史不绝书。在全国特别是西南各省广大范围内,影响巨大;在黔西北地区的各族人民,有口皆碑,世代相传,从明朝到现在,很多文人墨客,都纷纷题诗赞誉;各地人民群众,亦分别进行祠祀和野祀,这种行动都出自人们情真意切地对奢香的悼念和缅怀,充分体理了各族人民对奢香历史功绩的肯定。近年来,史学界对奢香在历史上的贡献进行了研究,称颂她是“爱国主义的点范,民族团结的楷模”。

一、反对分裂创据,维护祖国西南版图的统一

公元 1368 年,腐朽而残暴的元朝封建统治者,终于破元末农民起义所推翻,这时朱元璋在金陵(今南京)代之而立,建立了明王朝。明王朝虽然建立,位全国的政局并不统一,群雄四起,权贵割据纷争,杜会动荡不安,人民流离失所,1371 年(洪武四年),原任元末顺元宣慰司宣慰使、八番顺元沿边宣慰使加云南行省左丞的水西茸慕(土官制中的最高统领,即君长),陇赞阿期(仅文志所称之蕊派),为了水西各族人民不再遭受战祸的蹂躏,出面与水东宋蒙古歹(即仅文志所称之宋钦)和普里(今普定)女总管适尔共同商议归附明王朝事宜,宋钦和适尔亦有这个考虑,便同时归附了明王朝。明太祖朱元璋当时深表赞赏,立即准予原官世袭,并作出了“赋税听其输纳”的许诺,1373 年(供武六年),朱元璋深知霭翠在西南特别是云南的影响,便将八番设边顺元宣慰司改名提升为贵州宣慰司,下达诏书,封霭翠为宣慰司的宣慰使,位冠各宣慰之上,宋钦为官慰同知。

奢香(彝名舍兹),系彝族恒部扯勒后裔。元末蔺州宣抚使君,奢氏之女,她自幼受到家庭塾师的教育,天资聪慧,才智过人。1355 年(洪武年),奢香与水西霭翠结婚。到水西后,凭着她的聪明才智,常常辅佐霭翠处理宣慰司政事,提倡认真改善与周边各宣慰司、宣抚司和各地土酋之间的关系。。对各兄弟民族的首领、头人,以高度信任。这样,使一向多事而为争夺地盘长期争战不休的贵州,政局得以缓和安定,各兄弟民族人民对奢香无不称赞,敬称她为苴慕(即彝族土官制中的最高统领,意即君长)。

1381 年(洪武十四年),霭翠病逝后,残存在云南的元蒙势力,借此机会便与乌撒(今威宁)、乌蒙(今云南昭通)少数奴隶主相勾结,随之起兵叛乱。这时水西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少数不明智或具有野心的人,就想跟着乌撤、乌蒙起兵谋乱,这些人为了找到借口,首先就造出霭翠早期的归附是为了保全自己,不昔丧权辱族出卖了水西的舆论;而后又借口奢香之子阿期陇弟尚年幼,不能承袭父职,以此制造混乱,力图乘机公开割据,谋反称雄。才英智勇的奢香,早有预料,在这关键时刻,尽管自身的处境非常危难,她始终抱定维护安定团结的宗旨,在族人和各兄弟民族的拥护和支持下,经明王朝中央恩准,毅然代夫摄政贵州宣慰使,那些想趁机起事的人,只好暂时收敛。1382 年(洪武十五年),明太祖朱元璋平定北方之后,着手“经理南荒”,意欲统一西南版图,便派沐英和傅友德从湖南、四川两地发兵,经贵州入云南,以讨伐元梁王巴匝刺瓦尔密的残余势力。这时,叛乱后的乌撤、乌蒙奴隶主,在云南元蒙残余势力的唆使下,就在黔西北境内大量屯兵,一是想阻止明军入滇,二是以重兵压境之势挟持奢香跟着叛乱。审时度势的奢香,既不为之所惧,也不为之所动,为着祖国西南版图的统一大业,她坚持不卷入分裂割据的漩涡;一面积极为明军献粮通道,支持沐英和傅友德率师入滇;一面又以她宏大的胆识和魄力,凭借水西与乌撤、乌蒙有宗亲和世代秦晋之好的关系,亲赴乌撤、乌蒙,对诸土酋和奴隶主首先阐明形势,而后劝说开导他们,要他们不要被元蒙残余势力所蒙骗,分裂割据称雄,叛乱行为不得人心,维持也不会长久,最后必定招来毁身灭族之祸,落得个千古罪人的骂名。诸土酋被奢香说服之后,便纷纷撤兵,并发誓从此与元蒙残余势力断绝关系,明军得以顺利进发云南,元蒙残余势力土崩瓦解,从此西南获得统一,所以朱元璋感慨地说:“奢香归附,胜得十万雄兵。”

二、忍辱负重,开发闭塞的贵州,修置龙场九驿

1384(洪武十七年),明太祖朱元璋虽然顺利地统一了西南,对奢香在统一大业中所作出的贡献,已经给予了公正的肯定和高度的评价。但是,他对一向争战不休的贵州,仍是很不放心的。朱元璋说:“霭翠辈不尽服之,虽然有云南亦不能守也。”深知贵州在西南地理位置上的重要战略意义。为了巩固西南统一的需要,对贵州政治形势的稳定是尤为重要的大事。所以,朱元璋便选定了马皇后的亲侄子马烨,赐封马烨为“封疆大吏”和“都指挥使”,派往贵州。马烨自认是“皇亲国戚”,又握有朱元璋的圣旨,进驻贵州后,不是按照朱元璋的意图稳定贵州的政治形势。到贵阳,便立即设置了都司衙门,力图取代贵州宣慰司。加之马烨出于他大汉族主义的偏见,视奢香为“鬼方蛮女”,对奢香摄政贵州宣慰使和受到朱元璋的赞赏,颇为不满,这时的马烨,急于邀功,在役使官兵开置普定释传时,骄横自态,大肆杀戮彝族人民,想以此来威慑奢香,“谋激怒诸部而后加之兵”,力图“尽灭诸罗”,欲废贵州宣慰司而代之以流官。除此之外,马烨又逼奢香交纳赋税,时值贵州正遭大旱,粮食无收,人民生活极端困苦,赋税又无从征集,奢香曾多次察文陈诉,而马烨却借事生非挑起事端,“檄香对薄”。奢香大义察然地陈诉其夫霭翠当初归附时,明太祖朱元璋曾经作过“赋税听其输纳”的承诺;现值贵州大旱,急需服灾济民。马烨一时恼羞成怒,不由分说,诬奢香抗命不从,谋图不轨,便指使其手下人“裸香而笞其背”,马烨此举,是企图“辱香激变,侯其反而后加之兵”。

堂堂一位贵州宣慰使,居然无缘无故地遭到马烨的裸挞凌辱,这就激起了族人的极大愤怒,奢香属下四十八部头人,早已恨透了马烨,惊闻奢香受辱,更加愤恨,即率兵丁聚集在奢香军门,愤愤不平地抗议马烨的暴行,“发誓戛颡”要把马烨碎尸万段。这时,那些曾经想跟随乌撤、乌蒙奴隶主割据称雄有的人,更是在暗地里幸灾乐祸,借着四十八部头领率兵聚集奢香军门之际,也从中大喊大叫“反对凌辱,割地自雄,还我水西”等等。眼看一场反辱复仇而导致分裂割据的战事,一触即发。这时奢香也感到自己受了一场奇耻大辱,内心十分痛苦,但奢香深明大义,事关国家统一大业,人民的安定团结,尽管在群情激愤的情况下,也不为所动,强忍其辱,毅然向四十八部头领及兵丁勇士表明“反非吾愿”的态度,“若反,必遭天兵以临战,中马烨歹计矣”,当众揭露了马烨逼反的恶毒用心,对属下晓以大义,再三表明自己一定要维护国家的统一。对那些巴不得贵州大乱而从中捞取好处的人,提出严厉的警告:若敢暗地兴师动众,招来祸事,绝不轻恕!这样,就避免了一场殃及各族人民的战祸。奢香认为,若马烨长期呆在贵州,以后定会挑起事端,便与水东宣慰同知刘淑贞(原贵州宣慰同知宋钦之妻,宋钦逝世后由淑贞代任)商量进京告御状等事宜。同年,奢香经刘淑贞引荐走诉京师,向朱元璋陈诉了马烨逼反的真相。朱元璋听后,不禁大怒,听奢香遭裸挞凌辱,便令其验伤,当时马皇后也在场,亲自验看了奢香的伤痕,亦痛心不已,这时朱元璋见到“哀感六宫亦流涕”,便对马皇后说:“马烨与我南征北战,对我忠心无二,但他到贵州后,远离朝庭,就好事贪功,几乎酿成大乱,完全辜负了我的期望。”马皇后知道这是朱元璋问她对马烨作何处置,随即说:“何惜一人,以安一方。”朱元璋亦深谙贵州政局对西南的影响,便问奢香:“汝陈苦马都督,吾将为汝除之,然汝何以报我?”奢香回禀道:“愿令子孙世世不敢为乱。”朱元璋说:“此汝常职,何为报也。”这时奢香想起朱元璋曾经说过:“唯尔贵州,远在要荒,绎传官道,梗塞未置”的话,当即表示:“贵州有间道可入滇、蜀,愿刊山凿险,开置驿道,以供驿使往来。”朱元璋听后大喜,立赐袭衣金环,并将马烨以“开边衅擅辱命妇”罪撤职押回京都治罪,一场严重的政治风波得以平息,贵州各族人民所称之“马阎王”的马烨倒台了,人们对奢香无不为之感服。

奢香回到贵州后,不失信于自己许下的诺言,同时也为着改变贵州交通闭塞状况,便立即召集四十八部和各路头人把事,部署开置驿道事宜。在开置驿道中,奢香身先事卒,亲自深入各地,率领头人把事和群众,首先以偏桥(今黔东南施秉县境)为中心起点,一条向北,经草堂(今瓮安县境)到容山(今湄潭县境)直达四川重庆。一条向西,从贵阳城西起,经修文、黔西、大方、毕节直达乌撒(今威宁)、乌蒙(今云南昭通)。并在黔西北境内设置了龙场、陆广(今修文县境)、谷里、水西(今黔西县境)、西溪(今奢香骤)、金鸡、阁鸦、规化(今大方县境)、毕节九个择站。这两条择道,纵横贵州,全程 400 多公里,它沟通了川、滇、黔各省的交通,促进了各兄弟民族间的交往,方便了商贾往来,推动了贵州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稳定了西南的政治局面。这两条绎道,六百多年来,虽日久年湮,但迄今仍有大部分供人行马走。

三、为政以安抚为本

奢香倡导聚居或杂居在贵州境内的各兄弟民族和睦相处,互助互济。在辅佐丈夫霭翠处理宣慰司政事时,以及她摄政贵州宣慰使后,始终推行安抚为本的策略,倡导和维护各族兄弟民族之间和睦团结。这种策略,实际上就含有政治和经济的双重意义。奢香首先在本民族中特别是十二宗亲和下属的四十八部,在对待境内各兄弟民族的关系上,提出了要自制而不要自恃,不要以族权和宗法的规矩把其他兄弟民族当作“格外之民”,对四十八部统率的兵丁,一律改作“耕战为伍”,亦让其得以休养生息。奢香的这些主张,使其他兄弟民族口服心服,这就为境内各兄弟民族的融合辅平了道路。事实上奢香的这些行为,大大地缓和了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客观上稳定了贵州的政治形势和社会秩序,当然也不否认这是维护巩固明王朝的封建统治。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这样作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了,不能不承认这是具有一定进步意义的策略。从当时贵州的实际情况来看,在奢香当政的十五年间,很少或者没有发生过各兄弟民族之间的相互滋扰和谋乱事件,各兄弟民族之间,都能相互尊重亦不受到歧视和迫害,社会安定,人民安居乐业,充分地得以休养生息。对此,连朱元璋也为之佩服,故在 1391 年(洪武二十四年),奢香之子阿期陇弟,在京师太学学成后,拜谢朱元璋时,朱元璋嫌阿期陇弟这个名字不易记,便问阿期陇弟姓什么?回答是父子连名,无姓,便立请朱元璋赐姓。朱元璋不加思索地说:“你在贵州安抚忧民,就姓安吧。”从此阿期陇弟始名“安的”,水西彝族中亦始有安姓。

四、引进先进文化,创办宣慰司学

明初之贵州,由于交通闭塞而无法与外界进行文化交流,更谈不到对先进文化的引进。就以境内最先进的民族之一的彝族而言,虽然有其本民族的文字和丰富的传统文化,但其局限性是相当大的,基本上属于封闭或半封闭的状况。在明代时,彝族文字可以称作发展的鼎盛时期,但仅限制在彝族内部,且文字也只在少数慕史(即宣慰司及其属下各级政权中掌握宣诵者)和毕摩(即国师或经师)手里掌握。对于文字的传承和教授,均是各宗亲大户或土目让慕史或毕摩在家庭充当塾师传授,其范围和受学者的面是很小的。

奢香自摄政之后,曾先后数次亲赴金陵,在沿途和京都的所见所闻,无不给她留下深刻的印象,特别是数次面君,与朱元璋不能直接交流语言,文字也互不相识,全靠刘淑贞在旁翻译,深感诸多不便。1384 年,奢香把贵州境内的两条驿道修置成功后,便立即广聘汉儒,多方接纳文人学士,在贵州宣慰司首次创办了宣慰司学。1391 年(洪武二十三年),奢香又将其子阿期陇弟送入京师太学学习,朱元璋十分高兴地对国子监官员说:“善为训教,傅有成就,庶不负远人慕学之心。”奢香对阿期陇弟要求甚严,要他在学习期中确立学习志向,豁达大度,虚己度人,抛弃狭隘,锲而不舍,广求多学。阿期陇弟也不辜负其母之训,学成后回到贵州,对宣慰司学的改进和提高,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

洪武二十九年(1396 年)奢香病逝后,朱元璋感到非常惋借,即派专使前来吊祭,并加封奢香为“大明顺德夫人”,同时敕建奢香祠墓。


《文史天地》1996 年 3 期

 


责任编辑:滕芸 王封礼 林鹏旭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黔中英杰(上、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