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黔中英杰(上、下册)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功载黔中的女政治家刘淑贞(下册)

功载黔中的女政治家刘淑贞(下册)

作者:倪艳阗 阅读量:15 点赞:0

自明朝永乐十一年(1413 年)贵州建省以来,历经 590 多年的风雨,在这块土地上,曾涌现出许多杰出人物,尤其是明初彝族杰出的女政治家奢香,其功绩昭然于今,风范长存,令后人景仰。然而,当时与奢香齐名的另外一个女政治家刘淑贞,却由于各种原因,被埋没于史海之中,其功德与智略鲜为人知。在各种史志文献记载中,有关刘淑贞只有一些散碎文字,且多为记写奢香时提及的只言片语,从而使得为明初贵州政局稳定立下头功的刘淑贞,仅仅作为陪衬奢香的佐证而存在。

                            刘淑贞其人

明初彝族女政治家奢香和刘淑贞,在明初设立贵州省前,都同为执政的宣慰使司。奢香执掌水西,刘淑贞统领水东(今贵阳乌当、开阳一带),两人同心协力,智略兼备,治理贵州功德卓著。明太祖朱元璋曾分别诰封奢香为“顺德夫人”,刘淑贞为“明德夫人”。

刘淑贞,彝族,又名刘赎珠,生卒年月不详。其夫宋蒙古歹以平寇有功进阶昭勇大将军,俄加八番顺元等处沿边宣慰使,兼四川行省参知政事,阶镇国上将军。明太祖朱元璋灭元后,在金陵(今南京)建立明王朝中央政权,明洪武四年(1371 年),水东宋蒙古歹与水西霭翠等先后率部归附明朝。洪武五年明朝置贵州宣慰使司于贵州城(今贵阳),宋蒙古歹授贵州宣慰同知,世袭,赐名“钦”,亲辖陈湖等十二马头,并领贵竹、水东、中曹、乖西、青山、龙里、扎佐、白纳、底寨、养龙坑等十长官司。洪武十四年宋钦亡故,刘淑贞即率其子宋诚入朝觐见朱元璋,陈述土司统治下的土民倍受盘剥之苦状。刘淑贞因其子宋诚年幼而代为摄政贵州宣慰使同知职。太祖赐其米三十石、钞三百锭、衣三袭,返回水东续理政务。

                        出奇计稳贵州政局

洪武十六年(1383 年),明王朝设贵州卫于贵州城(今贵阳),封疆大吏马晔(晔亦作煜、烨)任都指挥使。马晔倚仗自身是皇亲权贵,执大汉族偏见,企图以打击彝族各部落头领为突破口,一举消灭贵州少数民族地方势力,以达到“代以流官”、“郡县其地”、邀功朝廷、专横贵州的目的。马晔为达目的,作了充分的武装准备,企图先灭水西而统贵州,并制造事端以战制胜。是时,奢香遭人污蔑,马晔即借机将奢香抓到贵阳,用彝族最忌讳的侮辱人格的手段,“叱壮士裸香,衣而笞其背”。奢香无故受到辱挞,为愤怒,欲率水西四十八目起兵反明,并折断所佩革带,发誓必报此仇。由于此事在黔西北、滇东北彝区很快传开,彝族各目头领率兵于香军门示威,“愿死力助香反”,一场影响云、贵、川三省的民族反抗战争一触即发。

与奢香的刚烈与傲气相比,刘淑贞则不温不火,足智多谋,保持着冷静的头脑。她得知马晔裸挞奢香之事后,迅即赶到水西奢香部落,将马晔之计识破并与奢香共谋良策。凭着自己的政治远见,刘淑贞劝奢香不要急于鲁莽起事,并决意上京城觐见朱元璋,嘱奢香“如天子不听,再反不迟”,要“忍辱负重,顾全大局”。随即,刘淑贞“卷裙走马七千里”,亲自奔赴京城,入朝见到明太祖朱元璋及马皇后(马晔的姑姑)。据实陈述贵州时局现状,将马晔弄权误国、扰乱民安、辱挞奢香、彝民欲反等列举无遗。并直言,贵州各部归附明朝,心悦臣服太祖开明,贡马已有七八年,民安邦兴,今马晔无故挑起事端,为抚民兴邦,恳请惩治马晔。明太祖朱元璋被刘淑贞的拳拳之心所感动,对马晔放弃朝廷安抚之策推行暴政激变的行为非常气愤。

其实朱元璋早就认为贵州地域辽阔,控扼咽喉要地,且当地实力雄厚,尤以水西兵力最强,处在“滇之喉、黔之腹”的重要位置,在大军入云南之前,必先安抚方能克云南。曾言:若“霭翠等不尽服,虽有云南,亦难守也”。正是因为贵州政局的稳定事关西南大局,尤其是云南的长治久安,所以,朱元璋非常赞赏刘淑贞明辨是非顾全大局的远见卓识,让马皇后赐宴招待刘淑贞后,命她速返贵州召奢香入京。领皇旨返回贵州,刘淑贞即将进京情况与奢香商议。刘淑贞鼓励奢香,分析马晔之所以能受当今皇上器重,事与马晔为朝廷开邮传、拓疆土有关,若我们可以将黔蜀之道开通,皇上必会欣喜。经精心策划,洪武十七年,刘淑贞又随奢香上南京觐见朱元璋,表明“愿效力开西鄙,世世保境,以乞除此害”。朱元璋欣然允诺,如若奢香,刘淑贞能开道通四川,马晔可除。奢香即向朱元璋表明决心:愿为陛下开山修路,以使世世代代通驿传。

最后,朱元璋召回马晔,定以“开边衅,擅辱命妇”之罪将其下狱。为彰显刘淑贞、奢香,朱元璋诰封刘淑贞为“明德夫人”,奢香为“顺德夫人”,均为二品。

                           致力开拓“黔蜀周道”

刘淑贞自与奢香进京获封赏返回贵州,便力助奢香,齐心协力开道筑路,辟山架桥,揭开了贵州明初最有影响的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这为贵州与内地和邻省的经贸发展起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刘淑贞与奢香开拓“黔蜀周道”的政绩,许多史籍中都有记载。清嘉庆翰林侍读学士程恩泽在其《水西怀古》中写道:“九驿驿民随指挥,赤水乌撒连长围。古来英雄贵见机,成大功者忍诟讥。”“同时乃生奢与刘,银钗叩鼓黔山秋。”清道光十年(1830 年)黔西知州吴嵩梁,在其所写《明顺德夫人奢香墓诗》中,不仅用“赎珠同心出奇计,奢助偕行叩九阍”之句肯定了刘淑贞的大智大勇,而且还以“一自龙场开九驿,顿忘乌道极千盘”的描述讴歌了开拓“黔蜀周道”的艰辛与重要。在其所写的《奢刘两宣慰使谋开龙场九驿歌》中,就把贵州巾帼女杰的功绩和风采描述得甚为详尽丰实:

牂牁江水流千里,水西水东割疆纪。

羊肠险恶无人通,校尉不还节度死。

安氏宋氏世居之,世官袭职宣慰司。

不谓两家有节母,奇功乃在未亡人。

当日起衅马都督,明室椒房之亲臣。

欲使西南尽州邑,贪功激变生烽尘。

奢香告刘刘智捷,相与走报高皇阙。

请除此贼安远人,龙场九驿开神力。

金马金鸡平如坻,乌撒乌蒙都坦夷。

            ……

正是由于刘淑贞和奢香协力共图兴邦,历经数年,并延续后代接力,才使得明初贵州的官驿大道得以开通,横贯黔北,联络了湖南、四川、云南等省,改变了贵州险阻闭塞的状况,沟通了边疆与中原内地在政治、经济和文化上的联系,增进了汉民族与西南各兄弟民族的交流,为贵州乃至整个西南地区经济的发展和社会进步作出了开创性的巨大贡献。

                      安民兴邦促水东繁荣

水东所辖地域和人口虽不及水西,但由于刘淑贞贤达精明,治理有方,历史上水东曾一度民安邦兴,繁荣兴旺。

川黔大道开通后,水东因经济发展成为商贾云集之地,形成了较有影响的集市贸易中心,其中以养牛圈场、马场(今开阳县楠木渡镇)、马头寨场(今开阳县一中所在地)三大集市最有影响。黔北和四川的商品贸易对水东影响较大,不仅促进了水东自身的生产发展,而且扩大了货物流量,人物往来,相互影响,互为促进,地区经济、社会、文化不断吸纳外来精华,所以水东极一时之盛,不但社会安定,各民族和睦相处,经济繁荣,而且文明气象日新。恰如民国《开阳县志稿》所言“而西南赖以益辟者,……刘淑贞女士之力也”。

刘淑贞去世后,其子宋诚,孙宋斌,曾孙宋昂、宋昱均崇尚淡泊,果决干练,家风不断赢得“忠顺”“政尚清静”“服勤持俭,爱民礼士”之美名。正统三年(1438 年),朝廷将程番等十三长官司(今惠水县)交贵州宣慰使司宋斌代管,使水东辖地和人口成倍增长。

                         文治教化兴儒学传播

刘淑贞虽为一介女流,却深明世理,聪慧贤达。随着龙场九驿的开通,各种文化思潮对水东影响也日益加深。洪武二十六年明朝在贵州城兴建了贵州第一个官学——贵州宣慰司学。这既是官学传播的成功之举,也是对贵州土司制度改革的前奏。但刘淑贞不为眼前一己之利而忧,却识大局,极力协助,为官学兴起作出贡献。刘淑贞深知文治教化的作用可利后人,故与宋诚同心协力,从而为贵州明初文化的兴起与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也为水东地区日后的文化繁荣奠定了基础。

在文化方面刘淑贞所做的贡献,在于善于汲取汉文化,尤其是儒学文化。为克服本地少数民族的局限性,她大力倡导开明、开化与教化相结合,促进了儒学文化在贵州的传播,致使改土归流所必备的民族包容性在文化传播中得以形成。龙场九驿不仅为朝廷所喜,也为众多江南汉人所青睐,迁居水东者甚众,汉文化的传入也形成了一种时潮。所以,在明代的贵州,文化发展方兴未艾与刘淑贞力助官学之举密不可分。

被历史所埋没的刘淑贞,虽然今人所知不多,但其对历史的贡献,是不应该被遗忘的。明初贵州在安稳系于民族纷争的剑拔弩张之际,刘淑贞以忠贞之心数次进京,列土司盘剥百姓之弊、斥都督大汉偏见,忧民忧国之心不得不让人起敬。且京师(南京)一去“有四千二百五十里之遥”(《明史志•第二十二•地理志》),边陲初附,局势未稳,山路崎岖,险境四伏,此举一介女流若胸无大志,何以能为?


《文史天地》2004 年 5 期

 


责任编辑:滕芸 王封礼 林鹏旭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黔中英杰(上、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