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黔中英杰(上、下册)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元、明贵州彝族两女杰(下册)

元、明贵州彝族两女杰(下册)

作者:夷吉•木哈 阅读量:22 点赞:0

公元 13 世纪中叶至 14 世纪末,在云贵高原的乌蒙山麓,涌现出奢节、奢香两位代夫替子袭职摄政、胆识超群的彝家女杰。

奢节、奢香同为彝族恒部之川南扯勒代后裔。元、明时期,先后与彝族默部黔西北阿哲代后裔结成良缘,他们的事迹,不断地记录在其后的史志、论著、诗词、报刊和现代影视之中。

元代奢节

宋末元初,在贵州西部称雄的彝族默部统治者(《黔西县志》称默部为闽支)从 53 世仁额濮叶(汉文史志称普贵)到 59 世额果濮歇(汉文史志称普贤),采取对外开放措施,允许安居黔西北和黔西南的民众,与中原王朝设在广西泗城和四川沪州等地的市马场进行茶马互市,对贵州彝区的畜牧经济发展,起到空前的促进作用。

元帝挥师“跨七囊”渡过大渡河和金沙江,征大黔灭南宋之后,在湖南、贵州集结大军,欲再进云南跨澜沧江,收复唐之南诏辖地。

是时,额果濮歇卒,其子濮歇阿尼(汉文史志称阿里)在紧张局势下,命“民多立寨,依险自保”。

但是,贵州彝区终被“拔其寨,夺其关”,并掠“马、牛、羊以给士卒”。诏命阿尼率彝军从征八百媳妇国(今缅甸掸邦),因“阿里不从”,元廷即令“率兵驻营,屯守关隘,置牧厂(场)于其地”,贵州彝族人民,成了军事管制下的畜牧奴隶。

阿尼卒,其妻奢节摄政。公元 1301 年,元臣刘深借征缅诏命,胁奢节“索金三千两,马三千匹”。奢节因民不堪,被迫“举兵围刘深于穷谷,使其首尾不能相救”。

在奢节举兵抗击下,刘深统率的大元远征军,在远未到达缅境的贵州,就已处于“道梗粮尽,存者十不一二”之境地。刘深驱残兵拼命突围逃出,才免遭全军覆灭。

为抵抗元帝国派遣会剿的湖广、川陕等八省兵,奢节和水东、乌撒、乌蒙、东川、芒布之“劲利健马滔贵州”。与此同时,四川建昌(今凉山彝州西昌)、云南威楚(今楚雄彝州)、临安(今红河州建水)、广西(今广西沪西)和贵州普定等彝区人民,因不能忍受元军肆掠苛扰,起而响应奢节,纷纷起义。起义声势,震撼西南,动摇了元帝国在大西南的统治根基。

公元 1303 年,播州(今贵州遵义)杨赛因不花向参与镇压奢节起义的八省兵中湖广刘国杰献计,彝军兵马被佯败官军弃置之钉板刺伤足蹄,反败退出播州。刘国杰献计乘势攻入慕俄格(今大方),大肆烧杀抢掠。慕俄格失守,奢节率军依七星关之险,退守墨特川(今赫章),直战到遭“破营诛杀”阵亡。

这场由阿尼至其妻奢节率先反对元帝国民族扩张,进而发展到西南彝族大联合抗击八省兵讨伐的战火,由刘深引燃传到刘国杰手中,使无数生灵涂炭,并毁掉了具有汉、唐贵州彝族建筑艺术结晶的“慕俄格殿宇”和“九重堂阁”,烧毁了卷轶浩繁的历代“贵州彝文典籍”,给贵州彝族的物质、精神上造成了前所未有的、无法弥补的损失。

到公元 1330 年,乌撤禄余不堪元廷镇压奢节后进一步采取的残酷压迫,继而举兵“攻城袭营,擒杀官吏”。

此举立即得到四川建昌和云南怒江、东川、乌蒙等彝区齐起响应,使元帝国在西南的统治者无法施行暴政。

当建昌等处反元斗争被镇压之后,禄余与亦溪不薛(即水西)继续反抗。其威势之猛烈,使元帝在“始终无法对付”的情况下,“改征讨为安抚”,定乌江以西之地为“牧养国马”的重要牧场。

安居乐业之后,贵州彝族人民历代积累的牧马经验(见《西南彝志•说马的亲源》)得以丰富和提高。《大定县志》记载其经验说“水西马,岁给盐,以每月上寅日吱,则马健无病”。随着养马业的发展,贵州彝区手工业也随之兴旺起来。

后人缅怀奢节举旗起义的英烈事迹,在水西域(今黔西)建奢节衣冠冢(称烈姬冢),并镌刻“欲铸红颜如黑铁,独留青冢向黄昏”墓联,悼念这位不畏强暴、宁死不屈的元代彝族女杰。

明代奢香

元顺帝元统二年(1334 年),贵州彝族默部 65 世陇内陇再卒(汉文史志称陇赞),元帝国给其子陇再阿期(汉文史作霭翠)冠“八番顺元沿边宣慰使”职以怀柔,即在其辖地加紧实施“屯垦戍边”战略。

从此,贵州历代彝族先民披荆斩棘开发的水边良田、坝区沃土,随即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军屯、民堡。以彝族为主的各少数民族人民,被赶上苦寒贫瘠的深山老林。


公元1375—1368 年贵州彝区响应入川的红中军明玉珍部,随从克关攻隘,统元帝国在西南的梁亚往滇西逃遁,一直坚持到元顺帝在中原农民义军打击下,逃回北方草原,贵州彝族人民才得以安定。

明洪武四年(1371 年),“霭翠入朝受封贵州宣慰使,驻治今贵阳市,在明军南征元朝残余势力梁王的军事行动中,霭翠命陇约到镇远,总管通道迎候;并备米、毡、马、牛、羊、刀、鸳各一万以助军资”。朱元璋教谕征南军傅友德、兰玉、沐英三将,在险远的彝区要注意“宽猛相宜”,强调“非惟制其不叛,重在使其无敕”。在颇得人心的政策下,年事已高的霭翠,遣其妻奢香“率士商十五人”,随通彝汉双语的水东宋钦妻刘淑珍按旨赴金陵入贡方物及誉为“飞越峰”的水西马,表拥护明廷和团结和睦之心。

在奢香带头下,曾在征南军取威楚、攻大讫、回取乌蒙、战死先锋李英的乌撤彝族女首领实卜等诸部,先后有“百二十人入贡”。

由于身为洪武皇后侄儿的贵州都督马烨“素恶奢香”;又“尽思灭诺保而代之以流官”,故“常谋激怒诸部而后加之兵”;把贵州彝族人民迎候和资助明军征会南,为明朝统一大业所作的巨大贡献和友好交往置之度外。

奢香因“不堪其为”,至都督府说理争论时,被别有用心的马烨“叱壮士裸背而笞之”,引起“四十八部咸集军门”,“愿尽死力助香反”。奢香在马烨求之不得的诸部愤怒中,审时度势,为顾全民族团结,国家统一大局,对四十八部斩钉截铁表明:反非吾意!控制住一触即发的战祸,遂饮耻军门,把握应变时局,谋之刘淑珠,走诉京师。

朱元璋闻诉,命刘淑珠归招奢香入朝。奢香偕侄女奢助率各部把事入京“奏诉马烨激变状”。朱元璋取“治罪一人以安一方”之策,大义灭亲诏马烨还京治罪。为兑现诺言,奢香在夫卒子幼的情况下,重用匿入彝区的陈友德等汉族人才为阿牧(总管),“大举开道设驿”,朱元璋赞曰:奢香归附,胜得十万雄兵!

幼子稍大,明智的奢香遣其入贡,请入太学。让随行的彝文老师和太学的汉文老师对其子进行现今仍然在彝区实用的“彝汉双语教学”。朱元璋根据其“阿斯阿迪”之父子连名赐奢香之子姓安名迪(汉文史志作安弟或安的),谕国子监“善为训教,傅有成就,庶不负远人慕学之心”。

自是,贵州宣慰司所属宣抚司及播州等处,亦“各遣子入贡,请入太学”。乌撤军民府阿能,亦“遣弟忽山及课罗生二人入贡,请入国子监”。今存北京故宫博物院的《华夷译语》等藏书,即为当时国子监彝族学生的双语课本。洪武二十五年(1392 年),安迪学成归,“赐三品服”。朱元璋根据贵州彝区具体情况,从洪武二十六年(1393 年)起,宣慰司纳粮,从每年八万石连年递减至二万石(每石粮约为 500 ~ 700 斤左右),以减轻彝民负担。

由上述历史情形中,足见明初统治者确有“蛮夷之人……不可以中国之法治之”的明智变通之举,可算是明封建中央治理贵州彝区比较成功的“民族政策”具体表现吧!

公元 1396 年,奢香卒,葬于被元兵刘国杰部捣毁的“慕俄格”遗扯中洗马塘畔,并建“奢香祠”配于墓地(奢香祠,后被攻入大方镇压奢崇明、安帮彦起义的王三善部烧毁)。

朱元璋得知奢香逝,即遣使赴水西祭奠,赐代夫替子摄职 15 年政绩卓著的奢香为:大明顺德夫人。

后人赋诗作词颂奢香是“帐中坐叱山川走”的巾帼英雄,并著书立传,编排戏剧、影视,称赞、评价奢香为“赤手斩都督的彝家女杰”“明代贵州杰出的彝族女政治家”“民族团结的典范,国家统一的楷模”。

特别是奢香主持开通偏桥(今施秉)往南经水东至贵阳;往北达容山(今湄潭)至四川往西到草塘(今瓮安)、龙场(今修文)过水西而西达乌撒、乌蒙(今威宁和昭通)北达四川永宁(今叙永)等驿道,使滇、川、黔与中原沟通交流,改变山区“种多宜荞”“谷稻鲜登”的农业状况,促进“盐布通商,茶马互市”商贸往来等伟大功绩和倡导彝汉互学语言文字,禁止官吏人马践踏禾苗等思想品德,使后人赞不绝口。《黔记》说:“奢香九骤,夫马厨传皆其自备,巡逻干取(打更),皆其自辖,虽夜行不虑盗也,夷俗因亦有美处。”

为使奢香的伟业丰功典范今人,启迪后人,十一届三中全会拨乱反正后,党和政府于 1988 年元月下文,把“奢香墓”列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


《文史天地》1996 年 3 期


责任编辑:滕芸 王封礼 林鹏旭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黔中英杰(上、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