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黔中英杰(上、下册)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辛亥革命时期的王宪章将军  ——纪念辛亥革命九十四周年(下册)

辛亥革命时期的王宪章将军  ——纪念辛亥革命九十四周年(下册)

作者:潘正才 阅读量:21 点赞:0

按照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研究辛亥革命史,不能不涉及王宪章将军。他是辛亥革命武昌起义的实际组织者和领导者之一,武汉革命团体“文学社”副社长,武昌起义副总指挥。他对民主革命事业忠贞不渝,创下了不朽的业绩,并为民主革命而光荣牺牲。

然而,遗憾的是,近现代一些颇有影响的史学著作,如《中华民国史》《中国国民党史稿》《辛亥武昌首义人物传》等,对王宪章将军的事迹记载,或语焉不详,记载简略,或对其籍贯、生平、家庭等情况张冠李戴,差误甚多。

值此辛亥革命九十四周年之际,笔者怀着对王宪章将军的敬仰之情,拟对其生平事迹作一较为详细的介绍。

出身农家,自幼勤学,立志报国

王宪章将军,原名王应贤,苗族,生于 1888 年,清末贵州省兴义府普坪人(今安龙县普坪镇)。

王宪章的祖辈于清道光四年(1824 年),由黄平县王家牌迁移到兴义府普坪居住,务农为业,以讨耕(即租佃他人土地耕种)为生,开始家境比较贫寒。由于勤奋耕耘,勤俭持家,到了王宪章之父王发荣这一辈,家境已是小康。适值清咸丰、同治年间,战乱频繁,小民难于安居乐业,时有乱兵骚扰村寨。王发荣会武艺,孔武有力,处世公正,颇有号召力,遂组织起附近乡民保村守寨,深受乡民拥戴,成为一方之重。

1888 年,王发荣的夫人产下了一个儿子,按照字辈取名应贤。这个最小的儿子,本应排行第八。但在此之前,王发荣又收养了一个姓蒙和一个姓王的义子,因此,应贤就排行第十。所以,许多年以后,附近乡民还习惯称他为王老十或王十爷。应贤 5 岁时发蒙,入义学读书,先生将其改名为宪章。

王宪章在学堂读书的同时,受家庭尚武风气的影响,兼习武艺。到 1904 年,他 16 岁时,已长成一个文武兼备的英武少年。这年,湖南新化人李祖章到兴义府任知府。李祖章具有变法维新思想,到任之后,在兴义府城内开办一所新建中学堂,聘请同乡李润阉为校长。经李润阉引荐,又延揽得几位有新学知识的先生执教。该中学堂在兴义府所属各州县招考,选拔优秀儿童入堂学习。王宪章进城应试,以优等成绩入选。

王宪章在兴义府新建中学堂受到良好教育,学习十分勤奋,各科成绩优秀。该学堂购置了一批时新书报供师生阅览,内容多为介绍西方科学文化,抨击封建专制政体,提倡变法图强。王宪章被这些新思想、新知识深深吸引,沉浸在书刊中,课余时间多在阅览室中阅读钻研,眼界为之开阔,从而萌生了反清爱国的思想,萌发了以身许国的大志。

投笔从戎,投身革命

王宪章 17 岁那年(1905 年),兴义府中学堂保送他到贵州省城贵阳师范学堂学习,希望他学成回来在中学堂任教,为家乡培养人才。王宪章却认定唯有从军,振军经武,方能救国。因此他到贵阳不久,便投身军营当兵。然而,旧军营中死气沉沉的暮气和处处腐败的现象,与王宪章的进步思想格格不入。一天,王宪章因偷看革命书报被长官察觉,引起争执,宪章被责罚,愤愤而离开军营,改进警察学堂。

此时,贵州各族群众的反清斗争风起云涌,民主革命思想普遍传播。宪章于此时结识了张忞、平刚等志同道合的热血青年,并秘密加入了他们发起组织的反清革命团体“科学会”,且成为其中的骨干。

1906 年,王宪章由贵阳警察学堂毕业,被派到贵阳警察部队任巡长。当年 12 月,贵阳“科学会”与在日本东京的革命党人取得联系,计划发动武装起义,不料消息走漏,官府缉拿革命党人。于是,“科学会”的骨干分子转移到修文,计划集结力量再次起事。但机密又被泄露,贵州巡抚岑春煊命令开州、修文官府拘捕,革命党人被迫四散出走。此时,官府又以王宪章辱骂“长官”为名,革除了王宪章的巡长职务。在这种情况下,王宪章便星夜出走武昌。

王宪章到武昌后,因为钱已花光,无法读书,又找不到工作,生活十分困难,全靠乡友同学典当衣物周济。不久,探听到湖北新军中有革命党人活动,他便想到新军中去。而按照当时清代制度规定,新军必须招募本省人。所以,王宪章就假冒湖北荆州籍人投入湖北新军。录取后,被编入湖北新军第八镇三十标工兵营。

王宪章由于在贵州警察学堂打下了扎实的功底,所以入新军营后仅月余,学科、术科均成绩优良,便由士兵晋升为正目。不久,又进入随营学堂学习,学堂每次举行考试,王宪章均名列前茅,轰动随营学堂内外,声望不断提高。此时的王宪章已长成一个身材魁伟,体格强壮的英武青年。由于他性情豪爽,为人正直无私,嫉恶如仇,敢于面斥人非,宵小之徒畏惧而远避,正直军人则喜欢与之交往,在军中具有较高威望。

组织“将校研究团”,加入“文学社”,发展革命队伍

1910 年,王宪章与蔡济民、张廷辅、王文锦、吴醒汉、罗良骏等人,发起组织“将校研究团”,并推举王宪章担任团长,任务是联络士兵,宣传革命,发展反清力量,秘密组织革命队伍。

1911 年 1 月,武汉新军中以蒋翊武、詹大悲、刘复基为首组织革命团体“文学社”,蒋翊武为社长。王宪章毅然率领“将校研究团”成员加入“文学社”。1911 年 3 月 15 日,文学社在武昌黄土坡招鹤酒楼召开第一次代表大会。会上,王宪章被推举为副社长。章裕昆在《文学社武昌起义纪实》中写道:“盖三十标多旗人,非精明强干者难以控制。王为三十标正目(即什长),极有才,足胜任。”文学社是“以联合同志研究文学”为掩护而秘密从事革命活动的组织,是“武汉最早(从它的前身算起)而有较大力量的革命团体,……是武昌起义的基本队伍”。

王宪章在武汉文学社的社内活动中,负责讲授军事知识;在社外活动中,负责联络湖北新军第八镇所属二十九标、三十标、三十一标、三十二标的官兵,发展革命力量。

此时,在武汉还存在另一个以孙武为首的革命团体“共进会”,其目的也是在新军中发展对象,聚集反清力量。“文学社”与“共进会”两个革命组织之间,时有磨擦和不愉快之事发生。王宪章认为,两个组织的目标一致,有必要促成联合,壮大革命力量。

武昌起义副总指挥,湖北军政府重要官员

1911 年 5 月 11 日,文学社和共进会曾派人商谈联合问题。7 月,文学社詹大悲、何海鸣二人各自发表有关时局的政治论文于詹主持的《大江报》上,因言论激烈,报社因此被当局查封,两人被捕入狱,空气顿然紧张起来。这时,文学社成员已发展到 5000 多人,约占湖北新军总人数的三分之一。革命党人认为,政治形势紧张,两革命团体的联合已初获端倪,应进一步洽商,筹备大举。同时,王宪章所交往的朋友,遍布湖北新军第八镇各标营,他通过这些朋友的关系做了大量的说服工作,终于促成了两大团体的联合。9 月 24 日,两个革命团体召开联合会议。与会者认为时机已经成熟,决定成立起义的统一领导机构,公举蒋翊武为总指挥,王宪章为副总指挥,孙武为参谋长。会后,起义领导机构制定了详细的起义计划,在小朝街 85 号设立起义总指挥部。先计划于 10 月 6 日(中秋节)起义,后因时间紧迫,准备不及,推迟至 10 月 11 日。

但是,1911 年 10 月 9 日上午 8 时,孙武在汉口俄租界宝善里制造炸弹时,不慎引起爆炸。俄国巡捕闻声赶到,发现起义军准备的炸弹、炸药、旗帜、符号、广告、印信等物件,即报告汉口巡捕房,巡捕房派员查看后,电告巡警道和总督府。于是,清军侦骑四出,大肆搜捕,武汉三镇,顿时一片白色恐怖。当天下午,起义总指挥部成员蒋翊武、王宪章、席正铭、彭楚藩、刘复基等在武昌秘密开会,讨论起义日期,决定提前于 9 日夜 12 时

(即 10 日零时)起事。10 月 9 日下午 5 时,蒋翊武以总指挥名义下达命令,派专人把命令分送各标(团),命令写道:“于今夜十二时起义。”

不料,10 月 9 日晚上 10 时许,起义军总部被湖北当局的警察和宪兵查抄与破坏,彭楚藩、刘复基等一批革命党人被捕。蒋翊武因穿普通长衫,拖着发辫,军警不疑他是革命党人,才得以乘隙逃脱,乘小舟溯汉水而上,暂住汉川县乡间。与此同时,湖北新军各营接到清军散发的油印传单,声称有大股革命党人隐匿武汉,扬言要清查治罪。此时,王宪章亲自运送炸弹到三十标,并在营房传达总部命令,觉察形势有变,便立即出营,才知道总部已被破坏,主要人员情况不明,无法取得联系。他为了弄清情况,将起义事务向陈佐黄、彭纪麟交待后,避开清军搜查,翻越武昌小东门城墙去汉口,到文学社交通处郑兆兰家,约见文学社阳夏支部长胡玉珍,告以武昌方面的情况,然后立即到汉阳指挥革命党人占领汉阳兵工厂。

1911 年 10 月 10 日晚上 7 时,湖北新军第八镇工程第八营的革命党人熊秉坤、金兆龙等打响了辛亥革命武昌起义的第一枪,将几个镇压革命的军官打死,迅速占领军械局,夺取枪支弹药。总督瑞澂闻知,如丧家之犬,逃匿军舰上。

经过一夜的战斗,到 11 日上午,起义军完全占领了武昌,占领了总督府。11 日,王宪章返武昌,到谘议局,革命党人中尚存的中坚人物王宪章、蔡济民、张廷辅等组成了 15 人的谋略团,实际主持起义最初时期的军政要务。当晚,王宪章再次潜入汉阳隆登堤军营,指挥部众起义,被推举为总指挥兼标统(团长)。当晚 9 时,枪声打响,全体响应,至天明时,义军占领汉阳。

起义成功后,将起义军民扩编为一协(旅),王宪章被推举为统带(旅长)。

10 月 13 日,武汉三镇完全为革命党人所控制。于是,成立湖北军政府,推举黎元洪任都督,另设“谋略处”主持军政要务。王宪章为谋略处成员,即军政府参议。

这时,清廷极为震惊,便起用袁世凯为湖广总督,指挥长江水、陆各军,向革命军大举反扑。清军势众,革命军处于不利地位,总指挥几经易人,都感棘手。适值黄兴到达武昌,革命军将总指挥改为总司令,请黄兴担任。黄兴担任总司令后,士气大振,但因双方实力悬珠,革命军进展不大。 11 月 27 日,汉阳失陷;11 月 29 日,武昌危急。黄兴看到战局不利,遂调协司令宋锡全率部经岳州(今岳阳)去长沙,准备于不得已时作为退却驻地。宋锡全命所部走陆路,自己同王宪章等及卫队百余人乘轮船先走,于 12 月 1 日至长沙的新河。黎元洪电诬宋锡全“临阵退缩,卷款潜逃,请正军法”,因此,宋被谭延阎派人逮捕杀害,王宪章等被拘禁。后经蒋翊武去电长沙,其他友人也在长沙疏解,王宪章才获释返回武昌,任湖北军府参议。

1912 年 4 月,第二镇统制张廷辅被人暗杀。黎元洪将该镇改为鄂军第二师,委任王宪章代理师长。不数日,黎下令解散该师,调王宪章任军务司副司长。这时,文学社已受孤立,无法活动,遂于 1912 年夏季,由蒋翊武主持在汉口召开文学社的最后一次会议,经议定:文学社加入孙中山先生所创立的同盟会,文学社解散。

1912 年 3 月 10 日,袁世凯窃取革命果实,在北京就任临时大总统,步步实行专政,王宪章万分愤慨,坚决反对。是年秋天,王宪章离开湖北到达上海,在孙中山先生的直接领导下进行革命活动。

江苏江北讨袁军总司令,英勇善战

1913 年 3 月 20 日,国民党代理事长宋教仁在上海火车北站被袁世凯派人行刺身亡,王宪章万分愤怒,坚决支持孙中山武装讨袁。“宋案”发生后,孙中山和南方国民党人发动“二次革命”,即反对袁世凯独裁的战争,又称癸丑赣宁之役。孙中山任命王宪章为“江苏江北讨袁军总司令”,设司令部于上海。袁世凯命令张勋攻打江苏,南京危急。孙中山命令黄兴固守南京,王宪章率军驰援,黄兴授予他第四师长职务,共守南京。不久,终因寡不敌众,江西、江苏讨袁失败,浦口失陷,黄兴离城转沪去日本。王宪章与何海鸣率领所部将士,共同坚守南京 24 天。王宪章亲冒矢石,身先士卒,镇定指挥,英勇奋战,以少敌众,孤军抗击冯国璋的北洋军。因为他勇猛顽强,勇敢善战,时人誉为“黄兴第二”。后来,袁军挖掘地道,炸开城墙,9 月 1 日,南京城陷,王宪章才越城泅水而去。这时,革命的主要人员多数已东渡日本,王宪章与詹大悲亦由上海转赴日本,在东京加入孙中山重新组建的中华革命党,协助孙中山先生策划国内革命活动。

回国活动讨袁,不幸遇难

1914 年 2 月,孙中山先生派王宪章等人回国活动讨袁。王宪章回国后,在上海组织铁血团,自任团长,着手集合旧部,策划讨袁,攻取南京。王宪章的活动被袁世凯的密探侦知,袁世凯既害怕又痛仇,就悬赏巨万,以购其首,收买人行刺王宪章,并命令冯国璋派出暗探,四处搜寻密捕。

有一天,王宪章碰到一个名叫高华廷的人,此人当初被关在南京监狱,南京独立时,王宪章把他放了出来。此人已成了冯国璋的特务,但王宪章不知,仍把他当朋友。高华廷乘机对王宪章诳称:他可代为运动南京城内军队倒戈反袁。经接谈几次后,王宪章还给予他活动经费。高华廷故献殷勤,请王宪章到上海一品香西餐馆吃饭。王宪章坦然赴约,高华廷暗中施放麻醉药于净面巾中,王宪章不察,使用面巾,顿失知觉。高华廷及其同伙诡称王宪章酒醉,将王宪章抬入外面早已准备好的汽车,连夜直驶南京。

袁世凯欲将这一虎将收为己用,便电令部将冯国璋、席宝山优礼招降王宪章。席宝山每次与王宪章约谈,王宪章均大书一纸“要犯王宪章”悬于胸前,以示与北洋军阀誓不两立,并严厉痛斥袁世凯的窃国罪行。冯国璋、席宝山无计可施,便电告袁世凯。袁世凯即复电,令予秘密处决。冯国璋秉承袁世凯的旨意,于 1914 年 12 月 19 日(民国三年、农历甲寅年仲冬三日即十一月初三日)秘密杀害王宪章于操场中,并秘密处理了他的遗体。王宪章牺牲时,年仅 27 岁。他牺牲后,遗妻陈兰卿及两子流落于南京。


《文史天地》2005 年 7 期

 


责任编辑:滕芸 王封礼 林鹏旭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黔中英杰(上、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