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黔中英杰(上、下册)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于德坤与辛亥革命(下册)

于德坤与辛亥革命(下册)

作者:曾荣 阅读量:12 点赞:0

于德坤(1874—1912 年),字业乾,贵州贵筑县(今贵阳市)人,辛亥革命烈士。其游学日本,专攻法政,投身革命,参加同盟会,成为贵州最早的同盟会会员。其参与创办《二十世纪之支那》杂志,主张改革国体,推翻帝制。其促使贵州革命组织自治学社成长为资产阶级革命政党,并使他们的斗争成为同盟会领导的全国辛亥革命的一部分,为贵州革命奠定坚实基础。南京临时政府成立,于德坤任内务部参事。后任国民党总部干事、贵州支部特派员,负责筹组贵州国民党省党部。在贵州革命曲折复杂的历史时期,他不惧艰危,入黔终被贵州军阀刘显世所杀害。革命烈士于德坤为贵州的辛亥革命作出了不可磨灭的历史贡献。

一、天资高华、慷慨仗义

于德坤年少聪颖,清光绪乙未年(1895 年)以高材生拔入经世学堂,喜读文文山诗词,读到激动之时便扼腕泪流,可见在内忧外患的晚清政局下,于德坤的愤懑以及对国家的担忧。他素有报国大志,文章言论,慷慨动人。20 余岁就中举入京,因公车上书之便,广交维新人士及海内外的有识之士,遂接受了新思想。后其东赴日本求学,专功法政。据其友人平刚回忆于德坤“天资虽高华,而性情则甚澹逸”,淡泊名利。因其喜蓄美髯,常着绅士服“固美风仪”,“日本人不识,或指呼为大律师”①。且于德坤其人性情稳健,“筹划方略,又深藏不露,以故皮相之士,不知君为革命健儿也。”②其风度容颜俱佳,举止潇洒,性情豁达,为时人所敬重。

于德坤年少时喜习少林拳术,并颇能领悟其中的真蕴。野游之时曾碰到乡人为无赖所劫,于德坤奋力与歹人搏斗救之,其性格之中充满正直与侠义。生活中于德坤豪于饮,文辞慷慨。清光绪三十年(1904 年),于德坤与友人熊范舆等同赴河南会试,“途次谈种族遗恨,复相契”③相约促成废科举,于德坤说:“凡倡一事,必倡之者能以身作则,否则虽尽口笔之动,无益也。”④众人非常赞同,相约不入春闱。然熊范舆却急于功利、阳奉阴违,待榜发时,其竟已经考中。众人质问,熊与之争。于德坤说即便是各有各的道理,但“官可求,约不可破也”。于德坤为促使废除科举制度,重践行,重承诺,非高谈阔论虚伪之人。

二、革命思想的渐进

在内忧外患的社会现实强烈刺激下,于德坤由清末知识分子逐渐成长为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战士,并成为了贵州辛亥革命的骨干。

(一)“新学思潮,渐濡脑际,理想风趣,为之一变”于德坤原是清末传统的知识分子,入经世学堂,以“经世致用”为己任,他中孝廉,却在接受新思想后相约不试科举。因公车上书之便,结交维新人士及海内外的有识之士,对其影响甚大,可谓使于德坤“理想风趣,为之一变”。他弃科考,奔赴日本专攻法政。在日本,他接受了西方资产阶级政治学说,并结识了孙中山等资产阶级革命领袖,尤其与宋教仁、张继、刘揆一、黄廑武等人相交密切,甚为投契。他参与《二十世纪之支那》杂志的创办,曾以“虬髯客”为笔名发表文章,阐述推翻帝制、改革国体的主张。

(二)辨时势,主张革命,加入同盟会 20 世纪初期赴日留学的高潮,使无数的留学生们耳目为之一新,在自由、平等、民主等思想扑面而来的情况下,他们一面如饥似渴地学习新知识,一面探索救国救民的道路。孙中山回忆说:“赴东求学之士……对于革命理想感受极速,转瞬成为风气。故其时东京留学界之思想言论,皆集中于革命。”⑤于德坤亦然,在清政府日益腐朽、革命形势高涨的情况下,革命主张日趋激烈。《二十世纪之支那》杂志在日本被查封后,于德坤回国,游历各地并进行革命宣传。在江苏时,于德坤的族兄任江苏观察,见于德坤倾向革命,怕受其累及,劝其离去。于德坤再渡日本。这次归国让于德坤更深刻地认识到了革命的必然性,每每给黔中友人志士信函,皆主张革命。1905 年孙中山在东京组织革命团体“同盟会”,于德坤竭诚拥护并毅然加入,成为贵州最早的同盟会会员。

三、投身辛亥革命

1905 年“同盟会”成立之初,东京之贵州同盟会分会党员极少,平刚任贵州分会会长,于德坤任评议员。于德坤擅长写作,常在《民报》上著文,进行革命宣传,颇受人们重视。后随着贵州赴日留学人数的增多,贵州同盟会分会日益壮大,但同时亦出现有人攻讦革命,部分不坚定者渐有退出同盟会之意,于德坤每每临会,必发表革命乐观主义的演说,并阐明革命的客观性与必要性,不遗余力地宣传革命,培植革命力量。

平刚与于德坤共事东京贵州同盟会分会,据平刚的回忆,二人的感情是“两相爱悦”私交非常好。但二人却在 1906 年张铭起事这件事上产生了分歧。1906 年贵州激进派张铭密函告东京,欲于黔中起事,请示方略。东京贵州同盟会平刚、于德坤得信后即集中同志进行讨论。“刚主急进,德坤主缓进,以为贵州不当为天下先,地非其地,时非其时,人非其人。其词甚辩,会员成赞之。” 会议终在因贵州革命问题上持不同意见而破裂,平刚拂袖而去。后于德坤多次私访平刚,“再三约,欲共赴艰巨,平刚嫌其不勇,终不应”。⑦平刚、于德坤组成的东京贵州同盟会分会至此瓦解。后平刚“独以私人名义复铭书,促其相机发难”。 张铭起事,但因人告发,张铭等人被秘捕。起事失败,幸得张百麟之父张翰密纵得以逃亡。经此役后贵州的革命发生了转变,“乃一变绿林联合之步调,而为政治上之活动,遂相约树政党旗帜”。⑨事实证明于德坤对贵州革命形势的看法与判断是对的,在革命问题上他不以私交屈附议,执真见;对于友人他却能做到言语劝说不了的时候,共赴艰巨,其心性可见一斑。

据记载,“辛亥革命时期革命派与立宪派的斗争,湖南、贵州可称典型,但贵州更为残酷”。⑩贵州革命形势的复杂体现了革命斗争的激烈与曲折。 1907 年 11 月贵州自治学社成立。贵州自治学社是辛亥革命时期,贵州具有全省规模的资产阶级政治团体。它从成立到武装起义成功,经历了由主张君主立宪向资产阶级革命政党转化的过程,最终成长为贵州民主革命的主要力量。贵州自治学社初始的政治主张是“在保留清政府的前提下,通过自治、立宪达到建立资产阶级议会政治的目的”。(11) 在国内民主革命形势的高涨情况下,自治学社与宪政预备会的斗争日渐激化,客观上自治学社逐步放弃立宪主张转向革命。于德坤在其中扮演了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其竭力促成了自治学社成长为资产阶级革命政党,并使他们的斗争成为同盟会领导的全国辛亥革命的一部分,为贵州革命奠定坚实基础。据载自治学社为增强团体力量,曾致函东京同盟会贵州分会,于德坤、胡肇安持自治学社函往见平刚,于德坤劝说平刚:“今革命之理,固如金科玉律,无漏义矣,独是运用之方略,则正不必同”,并以陈涉、吴广、太平天国以及张铭之失败例证了当今革命仅凭“绿林之豪”不足以成功,对平刚说:“曩者足下以强一试矣,试而不利,前车既覆,来轸岂复无所戒乎?”(12 )平刚赞成了于德坤的“以政治为着手地”(13) 的主张。经自治学社集会议决,“共认自治社为同盟会同志而与之通消息云”(14) 。自此自治学社的斗争成为同盟会领导的全国辛亥革命的一部分。

于德坤促成自治学社成为同盟会领导的全国辛亥革命的一部分,为贵州革命奠定坚实基础后,淡泊名利的他,投身于东北革命中。其“谓中国腐败,莫东北若矣,愿投身东北……以革命教育为业,执法政及女学之教(15)鞭者三年”。 1912 年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在南京成立,于德坤任内务部参事,国民党成立后任国民党总部干事、贵州支部特派员,负责筹组国民党贵州支部。时值刘显世掌控贵州的军政大权,又闻刘显世“推翻革命政权,诛异己,害贤良,罢善政。坑义军,屠民众、拒杨督董荩北伐凯旋义师,极尽惨酷暴行”。(16) 中华民国临时政府拟派德坤主办便查黔状。于德坤欲动身赴贵州之时,平刚鉴于贵州局势复杂,劝于德坤“闻刘显治辈,有密电入黔,恐于君不利,人皆谓渠兄弟豺狼,未可忽也,不如稍缓以待。”(17)并强调“刘显世武断乡曲,残忍性成,兹据黔局,卧榻之侧,不容他人高卧。若欲凭中央一纸崴灵,以慑彼毒,吾见其终难自成耳。”于德坤慰之曰:贵州多有其兄的故友且居要位“予以公私情谊,俱能黔运潜移”。(18) 坦然曰:“余负政党之责任入黔,渠虽不仁,且能无稍顾惧?况余已允人去矣,不去,人将谓我何?余意决矣。”(19) 遂慷慨请行,于是由国民党本部,任其为贵州党务特派员,兼稽勋局贵州调查主任、专员,中央内定主办人选赴黔。1912 年 9 月 29 日离京,与周仲良、胡蔷明、刘潜、徐龙骧等人为助一同赴黔。至贵州为刘显世设局所杀。抵铜仁,刘显世派部属何麟书专程接待,并派兵护送来贵阳,于德坤见此厚待,消除戒心。10 月 10 日,于德坤等行至田线坪,卫兵忽然不见踪影,刘显世预先埋伏的一群暴徒从路旁跃出,将于德坤、胡德明乱刀砍死,碎其尸,悬其头。于德坤牺牲时,年仅 38 岁。孙中山 1912 年 12 月 17 日致电袁世凯等及唐继尧,请彻查国民党特派员于德坤在黔被害事件。电曰:“似此野蛮举动,为全世界对于异党人之所无。法纪荡然,舆论骇怪。应请饬电黔督,彻底根究,公平处决,以示民国官吏维持法律之大公。”(20) 后致电唐继尧,但此时唐继尧与刘显世实际上是互相勾结,刘显世又支持袁世凯复辟,在袁世凯篡夺辛亥革命成果后,故此事终不了了之。

于德坤一生致力于寻求救国救民的途径,在孙中山、宋教仁等革命领袖的影响下,其成为了坚定的资产阶级革命者。他既注重舆论宣传,又躬身于革命实践,为贵州辛亥革命作出了卓越贡献。其革命情操、爱国思想、民族精神、忧国忧民的情怀,淡泊豁达的性情值得我们仰慕。

注释:

①平刚:《于德坤传》,贵州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编。郝文征、冯祖贻、顾大全主编:《贵州辛亥革命资料选编》,贵州人民出版社,1981,P478。

②平刚:《于德坤传》,贵州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编郝文征、冯祖贻、顾大全主编:

《贵州辛亥革命资料选编》,贵州人民出版社,1981,P479。

③侯清泉:《贵州近现代人物资料续集》,中国近现代史史料学学会贵阳市会员联络处,2001,P3。

④平刚:《于德坤传》,贵州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编。郝文征、冯祖贻、顾大全主编:

《贵州辛亥革命资料选编》,贵州人民出版社,1981,P478。

⑤蒋世弟、吴振棣:《中国近代史参考资料》, 高等教育出版社,1988,P374。

⑥周素园:《国民党痛史》,中国史学会主编:《中国近代史资料丛刊——辛亥革命六》,上海人民出版社,1957,P409。

⑦平刚:《于德坤传》,贵州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编。郝文征、冯祖贻、顾大全主编:《贵州辛亥革命资料选编》,贵州人民出版社,1981,P480。

⑧周素园:《国民党痛史》,中国史学会主编:《中国近代史资料丛刊——辛亥革命六》,上海人民出版社,1957,P409。

⑨平刚:《于德坤传》,贵州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编。郝文征、冯祖贻、顾大全主编:《贵州辛亥革命资料选编》,贵州人民出版社,1981,P480。

⑩周素园:《国民党痛史》,中国史学会主编:《中国近代史资料丛刊——辛亥革命六》,上海人民出版社,1957,P405。

11 何仁仲:《贵州通史•第 3 卷》,当代中国出版社,2003,P660。

12 平刚:《于德坤传》,贵州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编。郝文征、冯祖贻、顾大全主编:《贵州辛亥革命资料选编》,贵州人民出版社,1981,P481。

13 平刚:《于德坤传》,贵州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编。郝文征、冯祖贻、顾大全主编:《贵州辛亥革命资料选编》,贵州人民出版社,1981,P481。

14 平刚:《于德坤传》,贵州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编。郝文征、冯祖贻、顾大全主编:《贵州辛亥革命资料选编》,贵州人民出版社,1981,P481。

15 平刚:《于德坤传》,贵州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编。郝文征、冯祖贻、顾大全主编:《贵州辛亥革命资料选编》,贵州人民出版社,1981,P481。

16 政协贵州省委员会文史资料委员会编:《文史资料存稿选编 . 第 2 卷》,贵州人民出版社,2006,P4。

17 平刚:《于德坤传》,贵州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编。郝文征、冯祖贻、顾大全主编:《贵州辛亥革命资料选编》,贵州人民出版社,1981,PP481-482。

18 政协贵州省委员会文史资料委员会编:《文史资料存稿选编•第 2 卷》,贵州人民出版社,2006,P4。

19 平刚:《于德坤传》,贵州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编。郝文征、冯祖贻、顾大全主编:《贵州辛亥革命资料选编》,贵州人民出版社,1981,P482。

20 陈锡祺:《孙中山年谱长编上》,中华书局,1991,P755。



《文史天地》纪念辛亥革命 100 周年特刊

 



责任编辑:滕芸 王封礼 林鹏旭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黔中英杰(上、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