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黔中英杰(上、下册)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西南军阀袁祖铭被刺案(下册)

西南军阀袁祖铭被刺案(下册)

作者:游浩波 阅读量:42 点赞:0

这是一席现代版的鸿门宴。不同的是,刘邦能从席上逃生,而黔军总司令却魂赴封神坛,给后人留下“不是生来无帝相,只缘路窄不通天”的慨叹。

袁祖铭是民国初期西南大军阀,国民革命军左翼军总指挥,黔军总司令、北伐名将王天培的顶头上司。

袁祖铭号鼎卿,贵州安龙县龙广镇五台山人,生于 1889 年。他自幼争强好斗,经常在外寻衅滋事,曾被其父袁廷泰悬挂屋梁上重打责罚,他嘶声求救,其祖母李氏将其救下,从此学好,投师于兴义府城熊兆周门下,学业日进。修业期满,考入贵州陆军小学第二期。他牢记其父教诲,在校倍加刻苦。宣统元年(1909 年),学业期满,赴武昌报考陆军中学,因视力不佳未被录取。后赖兴义小学堂堂长王文华向贵州护军使刘显世举荐,进入刘氏团练,之后转至小学堂任体育教习。从此从武昌首义至护国护法,其地位一路升迁,从黔军营长、团长、旅长、师长直至总司令。他曾暗杀上司王文华,二度定黔,北战川军,东征湘旅。风云一时,雄霸西南。然而就是这位拥有十万之众的黔军总司令,于 1927 年 1 月 30 日(腊月廿七日)被枪杀于湖南常德东门外贺八巷一居民家院内。

那么,谁是杀袁的凶手?

是国民革命军第八军军长唐生智,具体执行者是唐生智部教导师师长周斓。

1926 年 5 月,时任黔军第一师师长的王天培在北伐问题上同袁祖铭产生了分歧,便把部队从重庆带到綦江,于 5 月 8 日在綦江考棚宣誓就任国民革命军第十军军长职,使袁祖铭的兵力顿时减半。又被以刘湘为首的川军步步进逼,袁祖铭不得不把部队撤回贵阳。

这时王天培已完全接受了南方政府北伐的主张,踏上了北伐的征途,出黔境,入三湘,消灭了湘西巨匪唐大王、唐二王,并在洪江举行就职典礼和北伐誓师大会。旋即率九、十两军挥师北上,斩关夺隘,势如破竹,破荆沙,下洋溪,攻宜都,占宜昌,一路凯歌向武汉挺进。这时突然传来一个震撼全军的消息:北伐军左翼总指挥、黔军总司令袁祖铭在常德被杀了!顿时全军惊恐,人心波动!连二十八师师长王天锡也惊慌失措,用侗语打电话急告兄长王天培:“哥,不好了,袁总在常德被人刺杀了!我们不能再前进了,赶快把部队拉回四川。”

原来袁祖铭在北伐节节胜利的大好形势下,却滞留贵阳,看形势,观风向,同南方政府讨价还价。直至 9 月 30 日才犹豫不定地离开贵阳,经铜仁,过凤凰,一路观光似地走走停停。12 月 3 日在辰州就任国民革命军左翼军总指挥后,顺沅江而下,走沅陵过桃源,于 12 月 30 日才移师常德。常德乃湘北重镇,交通便利,物产丰富,市容繁华。袁部进驻常德后,设司令部于府坪街,旋即派人四出,向当地政府和商会索要粮饷。

1927 年春节在北伐的战鼓声中来临,尽管前方狼烟滚滚,但后方节日气氛依然很浓,部队和部队、部队和地方之间大摆筵宴,互请年酒。腊月二十七日这天,袁祖铭正和同僚及部属在司令部里搓麻将,顷接常德商会发来请柬云:


黔军总司令部袁总司令麾下:


暮冬芳节在战火硝烟中来临,琼英傲雪,山海欢腾!民得安康,仰赖神兵之东来;国有宁日,还期王师之北上。衡岳峰高,不敌凌云剑气;洞庭水阔,难阻怒马飞蹄。感佩之余,五内肃然!值此嘉节良辰,敝会略备菲酌,共尽军民鱼水之欢,聊表孺子拥军之情。敬请袁总司令及同僚务必赏光。届时专登辕门,恭迎大驾,幸勿见却!

                                                                 常德商会会长曾春轩

                                                                  谨拜腊月二十七日

袁祖铭接到请柬后,即与同僚们商量,是去还是不去?因为在此之前湘军表露出种种不正常迹象:新近一团湘军开进常德,与黔军插花驻扎;当地警察也时时在调查黔军驻地和人数。参谋长朱崧提醒袁祖铭:“恐怕设的是‘鸿门宴’,不去为好。”

可是袁祖铭自以为手握重兵,不以为然:“他敢动我一手指头,我踏平他!再说我众彼寡,谅周斓不敢轻举妄动,我去赴宴,正好麻痹他们。

为慎重起见,朱崧给警卫旅长杨维和和杨绍楷面授机宜,将驻城内各团营另行调动,分驻各重要据点;总部加强值班,不准随便外出。袁祖铭嘴上虽说不在意,行动上还是防了一手,电令驻溆浦等处各部速开常德。

下午 5 时,曾春轩亲临黔军总司令部,面请袁祖铭等人。袁祖铭即披挂齐整,坐上一乘绿呢大轿前行,副军长何厚光和参谋长朱崧骑马随后,数十名卫士前后簇拥着由西往东而去。

袁祖铭一行跟随曾春轩来到东门外贺八巷商业研究社楼下,警卫人员即被请到另外一处饮茶去了。袁祖铭和何厚光、朱崧被恭请上楼;第八军教导师师长周斓、湘西绥靖处长周鳌山已等候在那里,双方寒暄一阵,便相邀入席。袁祖铭高居上席,其余依次入座,曾春轩坐在主位把盏。刚饮一杯,周鳌山即下楼接电话去了。酒过三巡,周斓嘴里念叨着“陪酒小姐怎么还不来?”也离席下楼去了。袁祖铭略有警觉,环顾四周,曾春轩急说:“所招小姐马上就来。”随即站起身来,袁祖铭等顿觉势头不对,都“霍”地站起身来!突然间,从大厅背后拥进一群士兵,将袁祖铭等人围住。袁祖铭甩掉大衣,冲出大厅,飞身上屋,他的贴身警卫刘大成和副官刘国桢(号辅卿,常德人)紧跟而上。埋伏在商业研究社附近的湘军钟岳灵团陶柳营立即开枪,将朱崧当场击毙。何厚光开枪还击,击毙一湘兵,已旋负伤,登屋跌落街心,被湘兵击毙。袁祖铭在刘大成和刘国桢搀扶下从屋顶上边还击边向南奔逃,逃至隔壁刘国桢家,无法藏匿,复登屋顶,奔至临街,跳下街心,刘国桢中弹倒下。刘大成挟袁过街向水府庙急奔,旋又上屋,突然一弹飞来,刘大成中弹跌下屋去。袁顿失扶助,体胖笨重,心中一慌,“咔喳”一声,一脚踩断椽皮,跌落一家天井里。

这家妇人恰在天井里晾衣服,突见一狼亢军人凌空坠下,吓了一跳,正欲呼叫,袁急掏出一把钞票,摔在妇人跟前,恳求道:“别声张,我是袁总司令,有人要害我,请让我躲一躲,日后一定重谢!”

妇人听后,略一沉吟,遂引袁入室,将他藏在床铺角落里,然后对他说:“我到外面看看动静,我不叫你,你千万别出来。”即返身出房,将门反锁。原来该妇人正是周斓的马弁周某之妻,她暗忖这是帮丈夫立功受奖的好机会,便邀邻居郭连喜之妻一起去向丈夫报告,周斓获报,立即派人缉捕,袁祖铭束手就擒,被就地枪决。

留守黔军总司令部的秘书长丁宜中、副官长陆荫楫、警卫旅长杨维和、总参议陈幼苏等人在事发之初,还以为是士兵弄枪走火,及闻枪声响成一片,始知事之有变。杨维和急趋总部门首查看,见周部已攻至总部门口,命各团营组织反击,而各团营已被周部钳制;命驻城外河街及德山的杨绍楷旅出击,杨不惟按兵不动,还阻止部下反攻;派人找独立旅旅长许克祥,而许已与周密商免战;急调驻溆浦的史远勋师驰援,但远水难救近火,置此群龙无首境地;黔军各自为战,就只有缴械投降了。至此,曾经纵横西南十余年、显赫一时的军阀袁祖铭,在稍不经意间倏然殄灭了!后人有诗叹曰:

川黔鏖战苦相煎,

十载功名付袅烟.

不是生来无帝相,

只缘路窄不通天。

唐生智与袁祖铭前世无冤,当世无仇,为什么会对他下毒手?周斓呈报南昌总司令部和汉口总指挥电报云:

黔军袁总指挥率部到达常德,业已月余,因部队复杂,收编湘黔积匪过多,以致内部猜嫌甚深,时起纷扰,不能出。本日戊刻,忽闻枪声大作,其司令部附近尤密,交通断绝,秩序大乱,袁总指挥及其参谋长朱崧、师长何璧辉皆已被杀。……

周斓这段电文完全掩盖了事实真相,也回避了事件起因。其实在后人看来,唐对袁起杀机的原因很明了:袁祖铭倚南倚北,消极北伐,积极投机;所部大军滞留湘西,大肆搜刮,损害了唐的利益。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于是他把周斓召到长沙,面授杀袁机宜。周斓回到常德,便与周鳌山密谋,决定以商会会长曾春轩出面,以请年酒为名,诱袁等赴宴,席中以伏兵杀之。王天培乍闻袁总死讯,猛然一惊,继之凄然泪下:袁总虽然武断用兵,

唯亲用人,但毕竟结拜一场。原以为你是纵横沙场的常胜将,如今却化作个北伐中途短命人!不怪天,不怪地,只怪你自己心不纯。呜呼!你自作自受也!王天培哭过一阵,这时有人向他献策:收集袁部,讨贼复仇,回师黔中为上策;占据长江上游,封锁川鄂以观时变为中策;仍逆来顺受,出兵东下为下策。当时十军将士附合上中两策者不少,但王天培却认为上中两策“实非革命者所有之行径,东下会师乃北伐既定之目标”。于是他一面通电请求国民政府严惩袁案主谋,一面发布《告十军武装同志书》,号召十军官兵牢记总理“‘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的严嘱”,遵照南昌军事会议的决定,喊着“打倒直奉军阀,完成国民革命”的口号,率部会师武汉。

3 月 7 日,蒋介石下令撤销“北伐军左翼军总指挥”和“前敌总指挥”番号,改任王天培为江左军前敌总指挥。王天培在行军途中就任后,第十军势如破竹,在汉口附近江面上,俘获北军“楚雄”“楚威”两艘军舰,为铭记家乡之本,王以天柱“郎溪”和“凤城”两地名为号,插上旗幡,直向长江下游挺进。


《文史天地》2005 年 10 期

 






责任编辑:滕芸 王封礼 林鹏旭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黔中英杰(上、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