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黔中英杰(上、下册)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缅怀八十五师贵州抗日健儿(下册)

缅怀八十五师贵州抗日健儿(下册)

作者:陈庐山 阅读量:43 点赞:0

八年抗战,参战的国民党军队中以贵州子弟为主组成的战略单位——师(后改军),仅笔者所知即不下十多个,不知有多少贵州健儿血染疆场,为国捐躯。然而,迄今所见电影、电视,均未提及。六集电视剧《忻口大战》相当详尽地反映了忻口战役全过程,但数千贵州健儿浴血奋战的丰功竟只字未提;《血战台儿庄》出色地再现了台儿庄会战的伟绩,但滇黔参战部队拼死沙场的史实却略而未见。莫非牺牲的只到团长还不够名分么!难道无名英雄的献身精神不更值得缅怀纪念吗?由黔军第一师改编成的八十五师,是颇有代表性的贵州部队之一,抗战中打了许多胜仗、硬仗,先父陈弦秋老先生(1896—1992 年)率八十五师及十四军在河北、山西、河南前线抗日七年多,生前曾多次想把回忆录整理出来,影炳英烈,惜已发表者均较简略。现参照他的手稿及口述材料,理出此文。谨以悼念半个多世纪以前为中华民族解放事业而在中原大地抛头颅、洒热血的贵州健儿,告慰仍健在的极少幸存者,并激励当代青年。

1937 年 7 月 7 日抗日战争全面爆发,第十四集团军总司令兼十四军军长卫立煌率部到河北保定作抗战准备,他指名请准调整八十五师到保定归他指挥,从此八十五师归入十四军建制,直到抗战胜利。

八十五师由原驻地蚌埠(安徽)、徐州(江苏)出发,到河北沧州集中。部队到保定时,卫立煌军已去南口增援汤恩伯的第十三军,留八十三师一个团在门头沟以西的千军台,防备日军来袭十四军的后路。八十五师步行赶到,八十三师那个团正被日军攻击,伤亡惨重。八十五师立即接防,在抓舌山与日军整日激战。几天后,敌军退去,卫立煌率大部队回来,接着就调山西,参加忻口会战。

忻口千古留英名

1937 年 9 月,攻占山西大同的日本侵略军,以有王牌军之称的第五师团为主力,共 5 万人,拥有大炮 250 门,战车 150 辆,从茹越口突破我晋北防线后,向太原进犯,意图一举侵占山西全境。这第五师团师团长就是曾参与制造九一八事变和伪满洲国的臭名昭著、不可一世的战犯板垣征四郎。

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命令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兼山西前敌总司令卫立煌组织防御(该战区司令长官为阎锡山)。参战的共八个军又三个师的兵力,分成四个集团军。以卫立煌兼任总司令的第十四集团军为中央集团军,由卫立煌亲自指挥;第十八集团军(即八路军)为右翼集团军,由朱德总司令指挥六十八师及八路军;一二○师等为左翼集团军,由傅作义总司令指挥,这是一个国共联合作战的阵容。

10 月初,日军多次猛攻崞县,11 月,守军第一九六旅官兵全部殉国,原平沦陷。卫立煌督率所属第九军、第十四军赶到太原北面的屏障忻县,在忻县以北的忻口一线布防迎击,与敌展开激战。由于山西部队李服清部节节败退,致使全线溃乱,第九军军长郝梦龄及其五十四师师长刘家琪、独立第五旅旅长邓廷珍等,均在白水壮烈牺牲。日军遂向十四军所属八十五师防守阵地忻口进攻,妄图迅速突破忻口,直取太原。卫立煌在他的忻县总指挥部以电话命令八十五师死守忻口:八十五师两个旅(四个团)利用山西军队原有的工事,加固构成阵地,左为晋军傅作义部队,右与十四军的第八十三师、第十师两师配合,共同防守。卫立煌的部署是:诱使敌人进至忻口袋形地带,以便两面夹歼。但狡猾的敌人集中兵力猛攻我主阵地一侧的南怀化,日机轮番轰炸,大炮反复狂射,战车不断冲击,再加上施放毒气。我军全无防毒设备,只得以面巾尿湿掩住口鼻与敌拼刺刀,南怀化失守。八十五师师长陈铁、副师长陈弦秋连夜率部反攻,“摸夜螺蛳”,逼近敌人,连续冲杀,敌重武器无法施展,我军终将阵地夺回。此后日军多次反扑,每天少不了飞机炸、大炮轰、战车冲,我军隐蔽潜伏阵地深处,单等短兵相接扔手榴弹、拼刺刀、拼士气,每次均把敌人击退,也出现过战车冲进我阵地的严重险情。八十五师偏有不怕死的战士,腰绑手榴弹奋身跃滚入敌战车下,与敌同归于尽,保住了阵地。激战十余日,日军伤亡惨重,终未前进一步。八十五师亦损失兵力三分之二,代理团长刘眉生(遵义人)阵亡,营、连、排长伤亡过半,但忻口始终固守在我军手中,粉碎了日板垣师团无敌手的神话。

与此同时,我第十八集团军在朱德总司令指挥下,在日军侧翼和后方钳制,打击日军。第一一五师先后收复七座县城,切断张家口至五台、代县间的交通线。10 月 18 日,第一二○师主力攻占雁门关,在其以南公路高地两侧设伏,伏击日军汽车运输队,切断忻口日军通向大同的后方交通线。10 月 19 日,第一二九师夜袭代县阳明堡机场,击毁日机 24 架,歼灭日军百余人,使忻口日军失去空中支援能力。这些都有力地配合与支援了坚守忻口的八十五师的战斗,使日军陷入腹背受敌、补给不足的尴尬境地,硬是吃不下已伤亡过半的我八十五师。

日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寺内寿一到晋北前线视察,得知我八十五师不能摧垮,乃令第二十师团(川岸文三郎)及一○八、一○九师团各一部,转而加强晋东攻势。12 日,日军开始猛攻井陉、阳关,中国守军血战多日, 26 日,娘子关失守,该路日军连陷阳泉、寿阳,向太原逼近。此时,忻口正面日军撤退,而我军后方危急,再无据守忻口的必要。11 月 2 日,卫立煌遂令忻口会战各部迅速后撤。八十五师经文水、交志向晋西北转移,协助固守太原。

忻口会战,前后持续 20 余日。共歼灭日军两万余人。八十五师守忻口作战有功,陈铁被晋升为第十四军军长(上将),陈弦秋被晋升为八十五师师长(中将),其他官兵多有升赏。卫立煌特赠给陈铁、陈弦秋派克金笔各一支。

晋豫七年历苦辛

1937 年 12 月初,日军由榆次侵占太原,然后乘势南下,意在长驱直入,逼向河、洛,遥叩潼关。十四军所属第十师、八十三师沿汾河两岸南撤到韩侯岭、霍县、越城等地;八十五师在豫城、汾西等地设防,中旬后移师晋豫边境的平陆、茅津整补,在河南的另一支贵州部队新八师(蒋在珍任师长)奉命拨出三个步兵营充实八十五师。1938 年起,八十五师在晋东南的闻喜、垣曲、沁水、阳城、晋城一带,凭太行山、中条山的险阻,与日军对峙,拉锯作战,消耗敌军有生力量,拦截敌军南下攻势。有几次比较大的军事行动:

蒲掌村阻击 1938 年 6 月,侵占河南济源之敌,由封门口向我驻防济源县蒲掌村的八十五师进攻,企图打通晋南垣曲与运城日军联络线。八十五师与敌激战、相持半个月,使敌寸步不能进,敌我相隔不到 100 米,战斗相当险恶艰苦。战后总司令卫立煌来到战场视察,叹为奇迹。其实,八十五师靠的一是官兵有报国敢死的决心,二是有迅速接近敌人的本领,使其飞机大炮等火力优势无从施展,故能相持不下。战后据群众说,有一天见日军拾得八十五师的一枚胸章,知道所遇的是八十五师,惊呼:“又遇到这个师了啦!”这一仗,八十五师也受到一定的伤亡损失,后由贵州招募一批贵州子弟作补充。于这年冬天开往阳城驻防。

晋城对攻八十五师进驻晋南阳城时,东边的晋城、西边的翼城均被日军占领。敌人企图拿下阳城,我军则想夺回晋城。从 1939 年 6 月起,双方展开对攻、拉锯战,相持达半年之久。其中一战很富戏剧性。开始是八十五师进攻晋城、占据城外高地后,敌据城内坚固工事死守,相持不下,后敌人派汉奸侦察我师部防地,派兵绕道来袭击。当时师部经常变换驻地,这天刚驻下,晚饭后都在安排宿营,师长陈弦秋走出营房观看四周景物,发觉此地地形有如一扶手靠背椅,左右和后面都是山崖绝壁,只有前面有山路。要是敌人封住出口,岂不束手就擒?于是马上下令移出此地。深夜敌人摸到山口,才知已扑空,便立即跟踪追来。很快与我警戒部队接火,此处一望黄土平川,如何摆脱敌人?正危急间,忽有一白发老人来到师长面前,自愿带路,只见他从容不迫,领着师部一行左转右绕,忽进入一深沟似的隐蔽地带,再涉过一条小河,就甩掉了敌人,进入安全地区。老人涉河后便不辞而别,不知去向。

这年 12 月,敌人向十四军大举进攻,被我八十五师阻拦,相持到1940 年春。

翼城拉据 1940 年 5 月,翼城、晋城之敌,同时,由东西两面向阳城进犯,八十五师先在翼城方面与敌激战十余日。后因部分敌军迂回到八十五师侧后,向阳城进攻,军部命八十五师向右转进,威胁敌军侧后,在八十三师的配合下,与敌激战十余日,终于迫使敌军退回原地。

7 月,八十五师奉命到晋城西北二十里铺附近设防,不意遭到敌军突然袭击,受到相当损失,八十五师撤回驻地,敌军亦不敢恋战而退回晋城。

经过三年苦战,兵员更新较快,八十五师奉令到中条山驻防整补。不久,陈弦秋任十四军副军长,谷熹升任八十五师师长。1940 年底,全军南渡黄河,划归第六集团军节制,参加保卫洛阳。从 1941 年到 1944 年,八十五师打过一次惨痛的增援战,三次艰苦的阻击战,其他营级小战斗则从略。

惨痛的增援战 1941 年 5 月,十四军奉命派八十五师的两个团北渡黄河,增援在北岸的十四军九十四师和十五军。两个团尚未全部渡河完毕,滩头阵地更未站稳之时,前线战区各军已被击溃,败退下来。两个团被敌包围,孤立无援,苦战一昼夜,一个团长,两个副团长为国捐躯,仅有少数官兵回到南岸。

1944 年春,日军发起号称“中原会战”的洛阳战役。此时的一战区司令长官蒋鼎文,命令十四军防守洛阳地区,刘戡为三十六集团军副总司令,住在十四军军部直接指挥十四军作战(此时军长张际鹏与刘是同乡同学),八十五师连打三次艰苦的阻击战。

龙门阻击战 1944 年 4 月初,一战区共有十多个军布置在洛阳东、南两地区,洛阳西面和北面的黄河防守则由日十七军负责。整个防守力量并不算弱。不料日军以闪电方式发起突然进攻,很快就击溃了洛阳东、南两方面的各军。4 月 6 日敌向洛阳城郊进逼,以装甲车掩护步兵向坚守龙门的八十五师发起猛攻。从 6 日下午到 7 日凌晨,敌人反复冲击多次,均被我军击退。蒋鼎文于 7 日晨用电话向八十五师师长陈德明(贵州人)传话嘉奖。当天重庆也广播了这一胜利消息。但敌军大量增援部队不断涌来,用坦克装甲部队猛攻八十五师阵地。我军既缺战防炮对付坦克,后边伊河公路水泥桥又被蒋鼎文派工兵炸断,守军震动,阵地终被敌突破,八十五师只得于午后撤过伊河,向洛阳以西磁涧镇附近集结。

磁涧镇阻击战洛阳失陷后,蒋鼎文属下的十多个军大多还在洛阳四周溃逃,日军则马不停蹄,乘势西进。十四军撤至洛阳西面磁涧镇后,蒋鼎文急令十四军在磁涧镇附近设置阵地,掩护各军撤退,阻止敌人向宜阳方面进犯。这个掩护、阻击任务,仍落在八十五师头上。八十五师在磁涧镇与敌人激战了三四天,硬撑到洛阳以东我军各部队完全退却后,十四军才撤至灵宝东南地区,继续阻止敌军向灵宝进犯。

大郎庙阻击战 4 月中旬,日军向灵宝进攻。八十五师经过龙门、磁涧镇两战,部队大为减员,将士都很疲劳,阻敌任务本该由预备队八十三师担任。但坐镇十四军的刘戡大概太偏爱八十五师了,仍令八十五师在灵宝东南的大郎庙一带设防阻击敌人,只是从八十三师拨两个团归八十五师指挥(实际只来一个团),同时派原守河防的四十七军协同防守。四十七军守的是大山地区,因而敌人主要攻击方向是八十五师阵地。八十五师在大郎庙与敌人连续激战八昼夜,终将敌军击退,并迫使敌军从此放弃由灵宝攻向潼关的企图。然而,这次战役下来,八十五师又已是三分之二的官兵为国捐躯,原来的三个步兵团不得不缩编为三个步兵营,师部直属的工兵、特务、搜索连每连只剩下二三十人。在灵宝、卢氏稍事休整后,开赴陕西沔县整训,结束了在翼、晋、豫前线苦战七年的历程。

国共合作称楷模

八十五师在山西抗战几年,还有一个极其重要的特点不可不写,这就是坚持执行国共合作、共同抗日的方针,一直与八路军精诚配合,友好相处。

忻口会战开始,1937 年 10 月初,卫立煌在忻县指挥战斗。八路军朱德总司令、彭德怀副总司令率领部队开往晋东北抗日,路过忻县,他们在卫的指挥所商谈形势,共筹谋略,约定八路军北上后钳制日军侧后方,以配合我正面守军作战。卫立煌当即在电话上对八十五师师长陈铁说明这一部署,令八十五师务必死守忻口,遥相策应。后来战况发展果如朱、卫所议,八路军在敌侧后连续攻县城、断运输、炸机场,使进攻忻口日军 10 月下旬弹药补给不足,飞机助攻中断,八十五师将士则浴血坚守忻口,拼死抗击强敌,狠狠打掉日军不可一世的骄气、锐气、杀气。正是两军密切配合,精诚团结,赢得了忻口会战的重大胜利。实为八年抗战中国共合作、协同制胜的一次成功典范。

1938 年,陈铁任十四军军长后,在垣曲由卫立煌介绍陈铁和八十五师师长陈弦秋与朱总司令在其总部见面。第二年朱总司令过山西阳城转太行山时,又在十四军军部住宿,与陈铁联系。彭德怀副总司令也由卫介绍在洛阳与陈见面会谈,双方商订了联络办法(电话、电报等)。

1939 年,中共领导人刘少奇路过十四军驻地阳城,卫立煌密告陈铁加以妥善保护,助刘安全过境,刘在陈驻所会面,建立了联系。此后,直至 1941 年以前,八路军凡由洛阳方面领得的补给品,经过十四军阳城地区防地时,都能通行无阻。当年,卫立煌、陈铁等为此背上了“通共”的罪名,并被调离。但今天历史已证明这实是一段千秋佳话!


《文史天地》1995 年 4 期

 






责任编辑:滕芸 王封礼 林鹏旭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黔中英杰(上、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