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黔中英杰(上、下册)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辛亥革命元勋王天培(下册)

辛亥革命元勋王天培(下册)

作者:甘凌杰 阅读量:19 点赞:0

从武昌起义到护国、护法运动尤其是北伐战争,黔军以十万之众加入国民革命军,成为革命军左翼军的主力。参加武昌起义,在北伐战争中献出年轻生命的北伐军左翼前敌总指挥、第十军军长王天培(贵州天柱人,侗族),就是他们当中的优秀代表。

王天培出生在天柱县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从小就对黑暗的封建社会充满了反叛精神,从家乡逃难出来,进入武昌陆军学堂,接受了同盟会革命思想的熏陶,对封建没落、丧权辱国的清朝统治深恶痛绝。他对文学社和共进会这两个革命团体提出的“平均人权”“平均地权”“亡中国者和平也”等抨击清政府的民主革命思想非常赞同,并秘密参加这些进步组织的活动。1911 年 9 月 24 日,他在蛇山抱冰堂参加了商议武昌起义的标营代表大会。由于孙武制造炸弹失误,秘密机关被破坏,革命党人彭楚藩、刘复基等被捕牺牲。情况紧急,10 日晚,王天培、席正铭等接到立即起义的命令后,一部分新军迅速占领军械库,一部分抢占湖广总督府,次日又迅速占领汉阳、汉口。起义成功,军政府改国号为中华民国,改政体为五族共和,然后号召各省起义。各省纷纷响应,形成了全国规模的辛亥革命,清朝统治陷于瓦解。11 月 1 日袁世凯就任清政府内阁大臣,在帝国主义的支持下,向武汉疯狂进攻,汉口、汉阳失守,武昌告急。新军总司令黄兴赴沪,令王天培等新军守卫武昌各重要机关,担任联络和督战指挥,派炮兵到凤凰山、黄鹤楼等沿江据点,王天培为凤凰山炮台要塞司令。王天培坚决执行命令,率炮兵坚守武昌危城,直到南议和。1912 年 1 月 1 日,中华民国临时政府成立,孙中山当选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孙中山对武昌首义有功人员给予嘉奖,王天培等得到嘉奖状及“开国手枪”一支。

辛亥革命后,袁世凯窃取革命果实,复辟称帝。王天培对袁世凯的倒行逆施非常愤恨,他与穆永康、吴国梁等积极参加孙中山领导的讨袁护国运动并潜入北京刺杀袁世凯,不幸被捕入狱。在狱中他尽管受尽各种酷刑,但始终坚贞不屈,视死如归,越狱后又与蔡锷等护国军继续讨伐袁世凯。护国军节节胜利,南方各省相继独立,袁世凯被迫宣布取消帝制,做了 83 天皇帝梦的袁贼在绝望中死去。护国运动结束,王天培已成为革命军的骨干。他对孙中山先生“拥护约法,恢复国会”的宣言非常赞同,揭起护法大旗又参加了反帝的护法运动。1917 年在广州非常国会上,孙中山先生被选举为大元帅。1921 年 11 月,孙中山到达桂林,组织大本营,筹备北伐,并演讲《三民主义》《五权宪法》及北伐要义。王天培听讲后对孙中山先生的革命理论心悦诚服,他说:“中山先生真伟大,今后将追随先生革命到底。”并率营以上军官加入国民党。

1924 年 5 月,孙中山在广州召开有共产党人参加的中国国民党第一次代表大会,改组国民党,宣告国共合作,重新解释三民主义,明确反帝反封建的政治方向,并接受国际来华代表的建议,决定建立培养革命军事人才的黄埔军校。会后改组各党支部。王天培一面以黔军支持左派党支部,同时与夫人(重庆师范学校校长朱竹君女士)奔走各地学校印发、宣传《三民主义》,随后王天培在洪江莲花池操场举行国民党第十军军长就职典礼及北伐誓师大会。主席台两旁的对联是:“誓统十军,实现三民主义,为党为国酬我志;师表万众,巩固五权宪法,灭吴灭曹快我心。”吴玉章(共产党人)代表广州国民政府授予军旗并致嘉勉词,他赞扬王天培是一位忠心耿耿,年轻有为,文武双全的军长;又称由贵州少数民族子弟组成的第十军是钢铁铸成的军队,是久经考验的革命队伍,有一种艰苦朴素、吃苦耐劳、团结一致的作风,有一个解救人民于水深火热之中的总体目标;号召十军战士务必永往直前,打倒军阀、打倒帝国主义。王天培军长说:“国民政府给十军授旗深感荣幸,很受鼓舞。”号召全军战士务必同心同德,奋勇前进,为国家、为民族奋斗到底。会后,举行北伐示威游行,大张旗鼓地宣传《三民主义》,随后王天培撰写了《革命格言》作为第十军的座右铭。

1926 年 8 月,国民政府正式任命袁祖铭为北伐军左翼总指挥,王天培为北伐军左翼前敌总指挥,率第九、十两军集中常(德)、澧(县),配合中路军掩护湘西相机进取荆、沙。王天培一面击败深入湘中新化、宝庆的桂系军阀沈鸿英、韩彩凤部,一面动员与唐生智对立的湘军参加北伐军,分别改编入左翼北伐各军。随即率领第九、十两军先后攻占藕池、公安、松滋、沙市、荆州、五峰、长阳、枝江和宜都等地,使中路军得以集中力量决战于汀泗桥、贺胜桥,击溃吴佩孚军主力,为进攻武汉开辟道路。10月 10 日攻克武昌,占领武汉三镇,建立武汉革命中心。第十军收编降军,每师由三个团增加为四个团,另增编两个教导师又三个独立团(包括一个炮兵团)。蒋介石对黔军扩军非常不满,蒋介石说不是一条心的只能按照三师一团编制给养,北伐黔军基本上没有军饷和枪弹。鄂西战役时,第十军战士在寒冬尚赤脚穿草鞋,部分战士还是用大刀长矛杀敌,但十分英勇善战。

1927 年 1 月 12 日,蒋介石到武汉后,即赴阅马场参加欢迎大会。蒋介石为了排斥异己,开始了秘密消灭黔军的阴谋,他令第九军集中武汉,进军河南;第十军开赴鄂东(武穴),待命攻皖;令袁祖铭部暂留常德原防待命。将三军分开,实现阴谋的第一步。1 月 30 日,在常德的第八军教导师师长周斓设宴诱杀了北伐军左翼总指挥、黔军总司令袁祖铭,参谋长朱崧、副军长何厚光等同时遇害,又围剿左翼直辖部队。该军各旅有的被包围,有的被缴械。但执行刺杀袁祖铭的周斓却在《大公报》上宣称:黔军总指挥袁祖铭,“编湘黔积匪太多……为乱军所杀”。王天培十分愤恨和痛心,但为北伐大局着想,忍痛发布《第十军告本军武装同志书》:“我们此次出发的目的地,是长江中段英帝国主义最占势力的区域,是正对着英日帝国主义的双料走狗胡匪张作霖南下的方向。由此可见我们出发的意义和任务的重要,……我们有为主义牺牲的决心,有为民众的利益而英勇奋斗的勇气,并且我们的武力是民众的武力,所以得到民众的同情和响应,无论什么恶势力,应当无不披靡。……要排除杂念,紧握我们的枪柄,瞄准我们的敌人,……打倒军阀!打倒帝国主义!肃清反革命派!国民革命成功万岁!”并决定春节期间立即水陆并进,挺进鄂西。第十军一路乘胜前进,高唱“打倒列强!打倒列强!”攻进安庆。晚上,王天培接到密令各军捕共产党人的密电,始知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反革命政变,白崇禧在上海实行清党大屠杀,非常气愤,他说:“现在北伐还未成功,不能同室操戈。”“应先把北洋军阀消灭,完成北伐任务”,“国共合作是孙中山先生定的,第十军不能提供中共党员名单”,并连夜通知共产党员要有所防备,该转移的转移。接着王天培又接到蒋介石的电令,命王天培到安徽任省主席,企图夺其兵权。王天培说:“我为革命而来,不是出来占地盘。”蒋介石大怒,说王天培不识抬举,改任陈调元任安徽省主席。王天培率领第十、七、二十七、三十三、四十四各军及马祥兵、王金韬各独立师,由大通渡江,主力直趋淝水。此时,蒋介石密谋刺杀王天培的行动正在进行,虽从安庆就开始施行刺杀计划,但始终未遂。王天培率领第三路,以第十军担任津浦线正面进攻,民国十五年六月十一日的《时事新报》报道:“王天培自徐州来电云:‘奉鲁与白俄逆军,此次在六安、合肥、巢县、浦口、定运、临淮之线,被我各军击溃后,总退却于徐州。’第十军乘胜追击,徐州大捷,全国震动。”南京发出数万号外,游行、宣传并鸣炮庆祝三天,各大报都以头号大字标题报道,赞誉第十军。占领徐州后,蒋介石主张先解决武汉政府问题,北伐暂停,而王天培及前线将领力主乘胜前进,将革命进行到底。6 月初,第十军略事修整,复令各部乘胜追击,进入山东,势如破竹,连克柳城、韩庄诸要塞,越运河、占临城、下滕县、通泰安、直抵泰山之麓。张宗昌令第一、五、六、七、十一、十五军,白俄聂福嘉部及孙传芳的 6 个师 2 个旅集中于津浦线及两侧,全力反攻,日本也增兵 5 千助战。第十军以一军对抗十倍之敌,在百里战场上反复冲杀 80 余日,由于正面孤军突出,两翼空虚,常被包围切断,血战突围,弹尽粮绝,损失惨重。虽逐日报告战况,但蒋介石既不增派援兵又无弹械接济,毫无回音,不得不逐节撤退。第十军退守离集后,王天培急电报告:“敌铁甲车已到曹村,因我军无工程队,破坏器具及燃烧物一无所有,请钧座速令南京、浦口、蚌埠各处工程队速到宿州以北,以阻敌继续南下。”第十军将士伤亡惨重,弹尽粮绝,只好退到怀远、明光。8 月王天培接到总部来电令:“来京面商机要。”王奉命前往南京,不料未见到蒋介石即被扣留,并秘密押送杭州。在狱中,王天培写下了《宁归歌》,表白他信仰三民主义,誓为祖国革命奔走奋战的不悔决心,写出他和将士万里从征,昼夜鏖战,不惜牺牲的革命精神,又愤怒斥责蒋介石的倒行逆施,“青天白日兮,惨淡烟云。人生至此,万念俱灰”的伤感。写道“为党国革命,急欲北伐成功,尽一份子职表。不料青天白日旗下,亦有秦侩其人,忠奸不并存,古今同一辙。生寄也,死归也,生死不足惜,其如公理何?”1927 年 9 月 2 日凌晨,王天培被秘密杀害于杭州城外拱宸桥,终年 39 岁。后其尸首被其弟王天锡运回贵州省天柱县铜鼓坡安厝。

本文资料根据当年的报刊如:《民国日报》《申报》《时事新报》《晨报》《大公报》等;南京第二历史档案馆,各有关省市档案馆,如《国民政府档案》《中华民国史资料丛稿》《王天培先生追悼录专集》以及有关书刊和《北伐老人》回忆文稿等。


《文史天地》纪念辛亥革命 100 周年特刊

 


责任编辑:滕芸 王封礼 林鹏旭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黔中英杰(上、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