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黔中英杰(上、下册)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贵州护国护法与王文华(下册)

贵州护国护法与王文华(下册)

作者:吴照恩 阅读量:25 点赞:0

今年(1996 年)元月 27 日,是贵州护国起义八十周年纪念日。在这场为史家称为辛亥革命后第三次革命的运动中,贵州作出了巨大的历史贡献。作为护国运动中坚人物的王文华,此后还积极地参加了护法大业。然而,有些史实,至今不尽为人所知。笔者曾有幸接触过一些革命先驱,亲自聆听过他们的论述。加上笔者平时学习所得,特写成此文,供大家研究。

一、护国起义,实为“滇黔护国起义”

护国起义,确切地说,应称“滇黔护国起义”,当时参与护国起义的卢焘、窦居仁、胡刚以及平刚等诸先生,都称起义为“滇黔护国起义”。谈到贵州人参与这场运动的情况,他们都充满自豪,并一致认为,此次起义,若没有贵州人参与是难以如此获得成功的。

护国起义在酝酿阶段,参加会议的共有七人:梁启超、蔡锷、汤觉顿、戴戡、王伯群、陈国祥、蹇念益,七人中戴、王、陈、蹇四人均为贵州人。

会议前,蔡锷为了反袁而秘密分咨各省,得不到要领,持重不敢发。会议决策在云南昆明起义时,又顾虑贵州当局的意向,万一有异,将影响整个起义全局。正是此时,王伯群斩钉截铁地表示:“贵州陆军实力,在吾弟文华之手,当局(指刘显世)文华可以左右之,所都成军虽浅,气盛,可以一战。”蔡锷听了,喜出望外,当即拍案而起,曰:“吾乃知贵昆仲非常人也。黔既把握,吾决冒险入滇。”可以说,蔡锷最终能确定起义,是王伯群代表贵州人作了保证。

1915 年 12 月 25 日,昆明发表讨袁檄文时,在文告上签名的有蔡锷、唐继尧、刘显世、戴戡、任可澄五人,其中刘、戴、任三人也是贵州人。而且发表讨袁檄文和昭告海内外文告,都是任可澄一手草拟的。在直接带兵打仗的蔡锷、戴戡、王文华三人中,王、戴都是贵州人。贵州独立后,蔡锷将滇黔护国军编为“滇黔护国联军”,蔡自任联军总司令,戴任该联军右翼司令,戴的任命状,是由蔡锷、唐继尧、刘显世三人联名签发的。从人力物力的负担上看,三个战场,贵州担负了两个:戴戡任联军右冀司令,率黔军五、六两团从遵义进攻重庆,是为北战场;王文华任护国军右翼东路支队长,经镇远、玉屏攻湘,是为东战场。当蔡锷率领的滇军在四川叙、沪第一线弹尽粮绝,岌岌可危之际,曾分别电请昆明、贵阳求援,刘显世即支援以汇款十万元,子弹两百万发,此事在蔡锷事后给李日垓的信中有明确记载:“……所难者,枪枝多破损,未能克日修理;衣服褴褛,未能换给;弹药未能悉加补充。而饷银已罄,乞灵无效……若无来源,则真不堪设想,如周(指刘显世)竟能推食食我,此情实可感激。”

由此可知,将护国起义定为“滇黔护国起义”是完全符合历史事实的。

二、王文华对起义的贡献

王文华(1889—1921 年),字电轮,贵州兴义人,是贵州督军刘显世的外甥,青年时期,他在贵阳读书时,得识老师张忞,经张介绍,结识自治学社的张伯龄、平刚、周素园等,接受了民主思潮,决心从事革命事业,贵州光复后,随刘显世入省。曾任巡防营长。后来他看到巡防营的腐败现象,认为军队要有战斗力,非改建为新陆军不可,改制后,将陆军编为六个团,自任第一团团长,实际他已是陆军的首领。

(一)秣马厉兵,应时起事

王文华自接其王伯群告以梁、蔡欲图在西南起义,嘱其“秣马厉兵,应时起事”后,即创办模范营,由卢焘任营长,抽调各国军官轮流来省训练,又接受卢焘建议,邀请由云南讲武堂毕业,在滇军中任职的军官李雁宾、胡英、范石生、洪发年等十多名军官来黔帮助工作。并两次派李雁宾(滇人)入滇,向唐继尧询测方略,并表示,如云南反袁,愿以所部属滇,一同行动,从而坚定了唐继尧反袁的决心。

(二)力主出兵讨袁,誓与共和同命筹安会出笼后,王文华力劝刘显世“桴鼓相应”,但刘显世认为以云

南一省讨袁,无异以卵击石,自取灭亡,贵州万不能同趋灭顶。刘显世不惟不赞成讨袁,反而向袁世凯告密说:“文华辜负天恩,自外生存,臣统驭无方,罪该万死。”刘显世还扮演了一幕以投票方式来决定国体的滑稽戏,想借用假象暗示文华。刘的倒行逆施,激怒了王文华,他决然对刘说:“吾誓与共和同命,势在必行,爵使(指刘)请以第一团兵变告北庭,杀身灭族,文自当之。幸而有成,名利仍归爵使。”慷慨激昂,大义凛然。刘又借开军事会议决定是否反袁,试图制服王文华,文华洞悉其谋,在会议开始时,即首先发言,直斥袁氏“帝制自为,倾覆民国,大逆不道。今日之事,惟有发兵讨袁,敢有附逆者,决先手刃之。”(语出平刚先生《王文华传》)显世之众,慑其理直气壮,“无敢言者”。青年军官均愿为之助。刘显世感到军心皆向文华,违之恐有不利,才勉强同意反袁。

(三)贵州武装起义,尚在刘显世宣布独立前两日云南起义之电讯传来,文华攘臂奋起,首谋响应,整队待发。戴戡由

滇到贵阳,商决黔军出师计划,文华慨然以出师湘西自任,主张乘敌不备,先出师而后宣布独立。1916 年 1 月 10 日,王文华即挥师由贵阳出发,19日抵镇远,扼镇、铜重要隘口。王文华并部署吴传声、卢焘分南北两路防袁军来攻。元月 25 日袁军一部进攻黔阳,为黔军胡瑛部击退,贵州武装起义,实起于此时,即在刘显世宣布独立前两日。

王文华以少数未经熟练之卒,战北洋劲旅数万众之师,前锋第三团团长昊传声,与敌决战,连战皆捷,因杀敌心切,深入重地攻坚,反受制于敌人,不幸战殁于芷江黄坛桥。

王文华在此千钧一发之际,不畏强暴,一面御敌,一面收拾溃部,重新部署,与北洋军师长马继增苦战月余。最后,一团营长胡刚请命组织敢死队,文华授以机宜,进行夜间越墙偷袭,连袭两次,使敌人无喘息机会,大获全胜,俘敌二千余人(后黔军即以“摸夜螺蛳”出名),黔军勇敢善战,敌军闻风丧胆,迫使袁军溃败,师长马继增羞愧自戕。

(四)反袁战绩,享誉全国

东路护国黔军湘西大获全胜,粉碎了袁军经黔攻滇的企图,巩固了起义地的外围,使袁军汪学谦“一月后饮马滇池”的狂言成了笑柄。此次胜利,极大地鼓舞了川西及川南护国军的士气,并钳制了袁军攻取桂北的图谋,同时推动了南方各省的反袁运动,很快桂粤两省宣布独立。四川督军陈宦,本系袁世凯的心腹,此时亦宣布独立。袁世凯见大势已去,不得已 1926 年 3 月 22 日取消帝制,至此洪宪数终,共和再造。

湘西战役,王文华以弱击强,以少胜众,奠定了护国军走向胜利的基础。王文华的战绩,享誉全国。也说明正义战争终究必胜的道理。蔡锷曾赞誉:“黔军出川湘苦战,常出奇制胜,以少胜众,迭复名城,强虏丧胆,逆贼心摧,功在国家,名垂不朽。”1916 年 7 月 13 日,王文华率护国东路军由龙溪口凯旋返筑,刘显世率军政首长绅学工商各界万余人到郊外迎接。群众无不盛赞文华文武双全,器宇英伟。达德学校师生赠陆军旗一面,以表敬意。

三、王文华组织联军护法

1917 年(民国六年)4 月,大总统黎元洪令各省督军赴京开军事会议,王文华以贵州陆军第一师师长衔贵州军事代表之命,由贵阳赴京,道经上海,由李烈钧引见,得以晋谒孙中山先生。文华于西南山川形势,民心士气等均有所陈说,中山先生闻听大悦,赞许其“英迈进取,有革命先烈陆浩东,史坚如之风”。告党人曰:“电轮熟习西南情形,以后西南问题,可询电轮。”其器重如此。后会梁启超,亦谓其器识英伟,堪继松坡(松坡即蔡锷,系梁之门生)负西南方面之责,其见重有如此者。

王文华到京后,目睹段祺瑞及北洋军人,骄傲专横,目无总统,排斥异己,歧视西南,知不足以为谋。不待会议结束,即毅然南下至沪,与中山先生共筹另组政府,主持国是,一面电告贵州省督军刘显世,云南省督军唐继尧“密为部署,以应时反”。又延访并邀请辛亥贵州光复时被迫出亡沪上元老同盟会员及自治党人平刚、方竹君等回黔,“赞襄戎幕”。

1916 年 6 月,北洋军阀段祺瑞、冯国璋等迫使大总统黎元洪下令解散国会,毁弃约法,群情激愤。国会议员南下至广州开非常会议,建立军政府,举孙中山先生为大元帅。中山先生纵观大局,决以护法号召天下,文华在沪受中山先生之命,兼程返黔,部署军事,编黔军为三个纵队,向川边戒备。中山先生在广州建立护法政府,就大元帅职,举师护法,讨伐段、冯。段祺瑞为对付南方护法军,派吴光新为长江上游总司令,率四个旅入川,占据重庆,威胁西南。王文华奉孙中山先生命,任护法军总司令,调湘西的黔军,兼程奔袭重庆。经二十余日苦战,攻下重庆,孙中山先生闻讯,无任欣喜,传令嘉奖,其电文云:“顷接龚师(指唐继尧)鱼电。知黔军已攻克重庆,吴、周潜遁,捷报遥传,欣喜何极,渝关控制大江,实为天险。今既为我所有,则义军旗帜,可以直指东趋,望克日督师出峡,联合荆襄,传檄大江,以慰国人,军旅贤劳,临电驰念。孙文。”

1918 年 5 月王文华指挥黔军攻下成都,中山先生致电嘉奖:“贵阳督署王电轮总司令鉴:黔军总司令部敬电报捷,马日入成都。将士用命,赖兄指挥,大敌已歼,川局即定,良用欣慰。成都已下,刘、张潜逃,该司令首克名城、深恐各军未集,善后事宜不可无人负责。故任命该司令为成都卫戍总司令,暂行代理四川督军,一面电达川中靖国军各将领,迅推川督,以资择任。”后因推川督事,唐继尧别有用心。不接受中山先生任命王文华之建议。想称西南王,引起滇黔联军解体,四川军阀趁虚而入成都,王文华军退重庆。旋因病离渝赴沪就医,由卢焘代总司令率军回贵阳。

1918 午 8 月,孙中山先生受西南军阀排挤,辞去大元帅职。护法大业,遂告终止。孙先生深有感南北军阀实质无异,因而慨叹地说:“南北军门如一丘之貉,独文华不与西南军阀同。”可见孙中山先生对王文华的倚重和信任。

四、英年遇难,群情哀悼,国府表扬

王文华在沪期间,谒孙中山先生。孙中山先生授予中国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常委之职,命其说服浙督卢永祥,组织江浙联军北伐。因此为南北军阀所忌,喑中联合,在沪刺杀了王文华。噩耗外传,群情哀悼,孙中山先生尤为痛惜,如伤左右手。

国民革命军北伐成功,统一全国,民国十九年(1930 年),国民政府追念王文华先生功勋,明会褒扬,褒扬令如下:“故黔军总司令王文华,为国驰驱,忠勇夙著,辛亥革命,建绩黔中,讨袁军兴,首先响应。护国一役,又复出兵湘蜀。百战艰辛,嗣西南糜烂之秋,毅然随先总理于上海,筹划军事,多所赞襄,壮志未展,资志以终,轸悼劳绩,前经照准陆军中将阵亡例给恤,迢者芟荑大难,悬赏叠颁,旧勋前功,尤应崇奖,王文华着晋升陆军上将,交军政部照陆军上将阵亡从优议恤,以示政府笃念忠荩之至意。此令。”

五、附记

王伯群先生夫人保志宁女士著述《王文华生平》一文中,曾有“遗命以国家为重,语不及私”一语,说明文华先生临终留有遗嘱。另读兴义人王健安先生所著《我所知道的王电轮先生》一文,曾记文华先生遗嘱为:“奸人击中我要害,为国牺牲,万死不辞,今将就木,为我转告纪常(谷正伦)、蕴山(胡瑛)、赋涛(张春国)、敬之(何应钦)、简之(窦居敬)、以隙(窦居仁)等一致拥护寿慈(卢焘):黔军系统甚好,决不以自相携贰,授人以隙……”证诸当时情况,当为临终口述,保女士所言“遗命”,可能指此。

本人过去曾接触不少文华先生袍泽、师友及亲族,甚而非亲非故。凡略知贵州近代史者,无不盛赞文华先生器宇英伟,胆识过人,遇事果断,公私分明,思想先进,堪称一代英豪。孙中山先生及梁启超先生对其尤为器重,评价很高。孙先生已委以军委常委之职,将革命大业交给他,期望甚,惜为奸人所害,颜寿贾才,责志以殁,革命大业,遽尔中断。否则,中国近代史,将另写篇章。平刚先生《王文华传》论文:“文华之为革命,故当经武振军。不能舍其旧而谋其新,大势所趋,岂宜徇于所亲,盖非常之举要非常人所得若夫末俗耳食,皆不宜借以为口实也。”台湾《黔人》杂志总编李永久先生有言:“王文华先生非讲武堂毕业,然其天赋将才,几乎无攻不克,设非早逝,今日之域中,不知谁家天下!”可见海外人士对其评价亦高。


《文史天地》1996 年 2 期

 


责任编辑:滕芸 王封礼 林鹏旭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黔中英杰(上、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