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黔中英杰(上、下册)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戴戡与护国起义(下册)

戴戡与护国起义(下册)

作者:戴聚一 阅读量:33 点赞:0

孙中山先生称护国起义是“第三次革命运动”。戴戡在这场反对复辟、推动历史前进的革命运动中,不仅是一位杰出的活动家,还是一名重要的军事将领,在护国起义中,有着重要的地位和作用。

戴戡,字循若。1880 年 10 月 1 日(清光绪六年八月二十七日)生于贵州省贵定县猴场堡一农家。父戴连城,母钟氏。戴戡幼时家贫且多病, 12 岁丧母。13 岁时父亲将他送到旧治(今旧治镇)拜郎云程先生为师。为方便其读书,在郎先生门下苦读三年,如沐春风,进步极快,后来考中秀才,初露锋芒。后因家中实在困难,不得已在家务农数年。

1904 年,在郎先生帮助下,戴戡赴省城拜在徐天序(淑一,举人)门下求学。次年,以县学附生资格,派至日本留学,初就读于日本宏文学院师范科,毕业后,又考入高等理化科,光绪三十三年(1907 年)十月毕业并于这年冬天回国。

戴戡回国后,初执教于河南法政学堂并分管庶务。宣统元年(1909 年),云贵总督李经义闻其能,邀其前往治矿业。赴云南任个旧锡务公司经理。至 1915 年,戴戡先后任贵州枢密院议员兼军政股副主任、贵州都督府左参赞、贵州黔中观察使、贵州民政长(省长)、贵州巡按使(省长)、北京政府参政院参政。此间,还获“奇士”之赞誉。

1915 年(民国四年),袁世凯伪造民意,背叛民国,公然冒天下之大不韪,搞复辟倒退,改中华民国为“中华帝国”,宣布民国五年(1916 年)元旦登皇帝位,并将年号改称“洪宪元年”。当时,梁启超、蔡锷、戴戡等在天津秘密集会多次,密商反对袁世凯复辟称帝之大计,对云南起义,贵州和广西响应,以及有关战略和策略都经过周密安排和策划,是极为成功和重要的会议。戴戡称此是“定策于恶网四布之中,冒险于海天万里之外”,这是对天津密会的形象描绘。梁启超、蔡锷都很看重戴勘,梁曾说:“蔡公在北京时候找出来商量大事的人,除了云南军官以外,最重要的是前任贵州省长戴公循若……这是一位极有肝胆极有才略的人。”梁、蔡看重戴,原因还有二:一是有较深的历史渊源,戴早年留学日本,便与梁、蔡相交甚厚,梁组织进步党,戴是理事;二是戴长期在云、贵任职,与云、贵有较广泛的社会联系,梁、蔡相信他必能运动云、贵地方实力派起兵反袁。天津密会后,蔡、戴等决定离津赴滇,发起滇黔武力讨袁。行前,蔡、

戴与陈敬铭一起着大礼服共摄一影,留着“不成功即成仁”的纪念,表示维护共和、誓讨袁贼的决心。

当蔡锷、戴戡历尽艰险,到达香港时,袁世凯已得密报,于是以参谋部名义给云南都督唐继尧电:“如戴、蔡到滇,即予扣留。”12 月 18 日、 19 日两天,袁世凯又直接电唐:“蔡锷、戴戡到滇,可便宜行事,就地正法……”袁世凯为什么如此急切地要杀掉蔡锷、戴戡呢?无非是担心他们发动滇、黔人民起来反抗,打破他的皇帝梦。12 月 19 日,蔡锷、戴勘、殷承献、刘云峰等到了昆明,云南人心大振。当晚,唐继尧即在五华山都督府设宴款待已到昆明的重要来客,并请云南各重要将领奉陪,共商讨袁大计。与会的有蔡锷、唐继尧、戴戡、熊克武、李烈钧以及云南省长任可澄等共 29 人。12 月 24 日,蔡锷、戴戡联名通电袁世凯,发出最后警告,要求袁立即将帝制祸首明正典刑,并发命令,永废帝制。25 日,唐继尧、蔡锷、戴戡等联名通电各省,宣布云南独立,组织护国军,讨伐袁世凯。 1916 年 1 月 1 日,欢庆元旦声中,在昆明成立了中华民国云南军政府,组成了护国军司令部。戴戡和任可澄分任云南都督府左右参赞。

1 月 3 日,戴戡率领护国军先遣队从昆明出发,经由毕节,前往贵阳策动贵州响应独立。云贵在地形上具有极其密切的关系,如果贵州不响应独立而落入北洋军之手,云南就要受到严重威胁。云南独立时,蔡锷、唐继尧、戴戡等曾电请贵州采取一致行动,但慑于北洋军力量的强大,贵州方面一直处于左右为难之境地。戴戡历尽险阻,于 24 日抵贵阳。26 日应社会民众要求,出席省绅、商、农、学、工各界在原省议会召开的欢迎会,与会者有数千人。会上,戴戡即席发表演说,他首先揭露袁世凯四年来祸国殃民的罪行,帝制的丑态和阴谋,以及袁世凯左右的人反袁内幕;接着说到天津反袁会议和会议决定先在云南起义护国的原因,他和蔡锷到云南的经过,护国军实力情况和护国必胜的形势;并述及袁贼对滇、黔人民的仇视……最后强调了护国军对贵州的愿望,以及与袁世凯誓不两立的决心:“至于个人之决心论,此身在天津会议时,即与之许与诸同志,许与共和国家。要在何处死,就在何处死,皆唯诸同志及共和国家之命是听;又今日之事,非袁世凯死,即我等死而已,岂有他哉?”戴戡慷慨陈词,充满着爱国激情,拥护共和的精诚,听者无不为之动容。与会者纷纷表态,誓诛袁贼,义无反顾。并说:“戴戡是不为爵位所诱,险阻所难,是薄富贵尊荣之参政不为的反袁义士。”

27 日,贵州通令宣布独立。刘显世、唐继尧、任可澄、蔡锷、戴戡联名发出了讨袁檄文,这一篇檄文和戴勘的演讲,同样富有伸张正义,抒发民愤,揭露丑恶的力量。以后,均成为护国运动史中重要的历史文献。

贵州的独立,稳定了云南的外围,并使北洋军在湖南、四川均受到钳制,这是护国军在军事上和政治上的一大胜利。贵州独立后,黔军各团团长和众军官几次联名电请戴戡出任军职。于是,于 28 日,戴戡出任护国军滇黔联军右翼军总司令,指挥东路和北路两路护国军黔军,分别入湘和入川作战。戴戡任命王文华为护国黔军东路支队司令,率领黔军一、二、三团进攻湘西北洋军。此路以人数不满 4 千的黔中健儿,狠狠击败了号称十万之众的北洋军征滇部队,克晃县,下芷江,战果辉煌,振奋人心。

戴戡亲率由黔军五、六两团组建的梯团北入四川,向綦江进军(戴任命五团团长熊其勋兼梯团长)。2 月 8 日,戴戡带一连炮兵过了遵义后,即在松坎坐镇指挥。11 日夜,护国黔军分三路向北洋军曹馄部吴佩孚旅发起进攻,东路占青羊市,西路下东溪,中路直取九盘子,一夜之间,三路皆捷,北洋军溃逃回赶水。接着,戴戡又指挥护国军乘胜下赶水,14 日过分水岭,15 日攻占马口垭。前锋抵达桥坝河,离綦江仅 10 多里。经四昼夜,八战八捷,一时间入川护国黔军声威大振。2 月 23 日,蔡锷将军在给戴戡、王文华等人的密电中,对护国黔军高度赞扬道:“……能出奇制胜,以少胜多,略地千里,迭复名城,致令强虏胆丧,逆贼心摧。功在国家,名垂不朽。”

3 月 23 日,护国黔军一举攻下了綦江这个战略据点,有力地配合了护国军川南主力,给北洋军予致命的打击。綦江战役,是护国战争中三大战役之一,与沪纳战役和叙府战役齐名,载入了护国战争史册。护国战争打响后,国贼袁世凯深感不妙。镇压手段节节失利,于是他又妄想用收买政策挽回败局。他曾提出“委予蔡锷陆军总长,戴戡内务总长,梁启超司法总长”为条件,要求护国军停战议和,以上几人到京任职。蔡锷、戴戡等反袁义士,看穿了袁贼的阴谋,根本不予理睬。

袁世凯在众叛亲离中,于 3 月 2 日被迫宣布取消帝制,要求停战,以保留大总统职位。5 月,孙中山先生命令居正等人在山东起义,并在上海发出第二次讨袁宣言。独立各省,于是齐集广东肇庆,成立中华民国军务院,遥戴黎元洪为大总统,推唐继尧为抚军长,岑春煊为副抚军长,梁启超、蔡锷、戴戡为抚军,与袁世凯形成南北对峙的局面。6 月 6 日,袁世凯在举国上下一片唾骂声中,羞愤而死。至此,护国战争胜利结束。

护国战争后,戴戡先后任川东巡阅使、会办四川军务、四川省长、四川省长兼署督军,掌握了四川省的军政大权。

1917 年 7 月 1 日,军阀张勋带兵入京,逼迫中华民国大总统黎元洪下台,拥戴末代皇帝宣统(溥仪)恢复帝位。2 日,戴戡在成都发出通电,声讨张勋,反对复辟。3 日,溥仪任命刘存厚为四川巡抚,电到成都,人心浮动。戴戡质问刘,要其表明态度,并要他紧跟全国人民拥护共和,拒绝接受伪职。可是,阴险狡诈的刘存厚却于 4 日纠集川军数万,向戴戡所部黔军围攻。因黔军驻成都者不多,寡不敌众,戴戡困守城内 13 昼夜后突围,行至仁寿县中兴场秦皇寺遇伏兵堵截,时力竭无援,戴戡命令侍卫向他开枪,侍卫不忍,戴戡即用枪自杀身亡,时为 1917 年 7 月 18 日,年仅 37 岁。同遇难者有:旅长熊其勋、参谋长张承献、财政厅厅长黄大逞等。

戴戡阵亡的消息传到北京,梁启超大为震动,他四处为戴戡奔走,要求惩办元凶,还专门撰写了《贵定戴公略传》。对于戴戡的阵亡,北京政府颁发了《从优议恤令》,追赠戴戡为陆军上将,表彰他“拥护共和”的不朽功勋,入川后“见危受命”的业绩。其生平事迹,宣付国史馆立传。财政部拨银一万元治丧,要求灵柩回籍时沿途地方官要妥为照料……在省城贵阳,各界举行公祭后,灵位迎入了昭忠祠;在贵定,县知事亲自主祭;柩到旧治,家乡父老久久沉浸在悲痛和惋惜之中,悼祭月余后,才归葬于旧治南门外大学坡。戴戡墓石碑高大,上刻“勋三位陆军上将戴公循若之墓”。另外建有华表、石狮、石桌、石凳等等。“文革”中戴戡墓遭破坏, 1987 年,贵定县政府已拨款维修,并已列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文史天地》1996 年 2 期

 





责任编辑:滕芸 王封礼 林鹏旭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黔中英杰(上、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