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黔中英杰(上、下册)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改写了世界历史的冉琎、冉璞兄弟(下册)

改写了世界历史的冉琎、冉璞兄弟(下册)

作者:卜宗学 阅读量:31 点赞:0

被列为国家一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重庆合川钓鱼城,建于公元 1253 年,是南宋时期全国著名的军事城堡。钓鱼城在阻挡蒙古军南下的战斗中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成功地抵御了锐气十足的蒙古十万大军的铁骑,从而延缓了南宋朝廷的灭亡,扭转了当时的欧、亚战局,对世界历史的进程产生了重大而深远的影响,成为中外战争史上的一大奇迹。原国务院总理、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李鹏在视察钓鱼城时,挥毫写下了“横扫欧亚无敌手,一代天骄折鱼城”的题词。

这座英雄的历史名城的设计者和建造者冉琎、冉璞,是南宋播州绥邑平母山人(今贵州省遵义市绥阳县洋川镇青山村平木台人,史称“二冉”)。据《绥阳县志》载:“冉琎、冉璞,邑人,有文武才。宋淳祐年间,冉琎与弟璞,为四川制使余玠画谋,以徙合州城,足御敌。玠用其谋,即以为合州知州、璞为通判,保障全蜀。事载宋史。”

冉琎、冉璞系同父异母兄弟,俩人自幼情深义笃,少年时代一起就学于播州学堂,他们勤奋好学,才智过人,年纪稍长,就遍游蜀中名胜、关隘重镇。在目睹了南宋王朝弊政和官场的腐败后,兄弟俩隐居山林,躬耕田垄,闲时饱读诗书,相互砥砺,钻研行营布阵之法,颇有心得。当时播州杨氏土司闻其才,多次邀其出山,兄弟俩坚辞不允。南宋赵昀端平元年(1234 年),蒙古约南宋联合攻金,当年金政权灭亡。金亡后,蒙古毁约,南宋与蒙古开始处于正面冲突状态,宋将孟珙如约前去接收原被金占领的河南地区的三京(开封、洛阳、归德),蒙古军则决开黄河大堤水淹宋军,并用武力阻止宋军收复河南诸地。从此,揭开了蒙古与南宋之间的战争序幕。蒙古军队在进攻南宋的战争中,遇到南宋军队的顽强抵抗。蒙古统治者认识到要灭亡南宋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便决定采取大迂回包抄战略,于 1257 年正式发动了对南宋的全面军事进攻。蒙哥大汗亲自率领主力部队自六盘山分路向四川等地大举进兵,企图沿长江而下一举消灭南宋政权。

面对十分严峻的形势,为了保住半壁江山,南宋朝廷于 1243 年起用抗战派将领余玠为四川安抚制置使,负责主管全川军务。余玠受命于危难之际,他深知如果四川不保,蒙古军即可顺长江而下,将危及南宋的半壁河山,只有先保住四川,才有可能伺机扭转战局。他于是在重庆设馆招贤,广纳群贤,冉氏兄弟闻其招贤之举,审时度势,深知如果蒙古军破川后必将继续南下,故乡播州就免不了要遭受战火烽烟的蹂躏,于是毅然出山,前往重庆拜谒余玠。

余玠素闻冉氏兄弟才华出众,遂以上宾之礼接待兄弟二人,二冉兄弟却安之若素,居月余而未进一言。余玠见冉氏兄弟久未进言,便亲自主持送别宴“厚遣以谢”。席间,众座客纷纷发言陈述其抗蒙谋略,唯冉氏兄弟一言不发。余玠见状,有意垂询探问,二冉仍默然不语,余玠幡然省悟二冉是疑他不诚。第二天,余玠便给冉氏兄弟另外安排了住处,并派人观察其行止。每日只见冉氏兄弟相对而坐,用石灰在地上勾画山川城池和关隘防守之图,不断反复斟酌和修改。经过十几日深思熟虑的谋划,终于酝酿成熟了抗蒙方略,于是请见余玠。

二冉向余玠进言:“观察天下之势,立国于北方者,恃黄河之险。立国于南方者,恃长江之险,四川在长江上游,如蒙古军得蜀,顺江而下,则临安难保,南宋危矣,故蒙古军南下必先取四川,守长江尤在于守蜀也,而蜀口形胜之地莫若钓鱼山,钓鱼山扼嘉陵江、渠江、涪江之口,三面临江,岩岸陡峭,绝壁千仞,易守难攻,若徙合州城于钓鱼山,积蓄粮草以守,远胜十万大军矣。”

余玠听后大喜,立即采纳其建议并迅速密报朝廷,冉琎受封为承事郎,任合州知州职,冉璞受封为承务郎,任合州通判(副知州)职,负责办理修建合州钓鱼城和迁徙事宜。迁城计划下达后,官吏哗然,认为此举不可取,余玠力排众议,坚决支持二冉的谋划。南宋淳祐三年(1243 年),冉氏兄弟亲自组织指挥当地军民錾山填谷,采石运土,因山为垒、因谷为池,历时十余载,在钓鱼山构筑了内外、大小城池 10 余座,挖井 92 口,建成了可容军民 17 万人的雄踞西南的钓鱼城军事重隘。钓鱼城修好后,遂将合州(今合川)迁于此。同时还“以山为堡、棋布星分、相形度势”地修筑了青居、大获、云顶、天生等 11 座卫星城池,这些卫星城池均有暗道和栈道与钓鱼城相通,使之和钓鱼城遥相呼应,互相拱卫,形成一个壁垒森严的钩鱼城军事防御体系。同时,二冉还在钓鱼城内广积粮草、苦练精兵,整治军纪,鼓舞士气,全城将士上下一心,同仇敌忾,随时准备歼灭入侵之敌。

南宋宝祐六年(1258 年),蒙古军兵分三路夹攻南宋,元宪宗蒙哥大汗御驾亲征,亲率御营 30 万大军进攻四川,遭到四川军民的英勇反击。整整打了一年之后,才到了合州。蒙古军在进攻钓鱼城时遭到了合州军民的顽强抵抗,合州 17 万军民凭借钓鱼城作为屏障与蒙古军抗衡,相持半年之久,先后打退了蒙古军的两百多次进攻,并收复了泸州等失地,取得了辉煌的战绩。钓鱼城久攻不下,蒙古军主力久屯兵于坚城之下,由于粮草不济,加上军中疫病流行,在战斗中蒙古军先锋大元帅汪德臣被飞石击毙于钓鱼城下,蒙哥大汗心急如焚,不得不倾师攻城,竟亲自登上钓鱼城东面的脑顶坪去窥探宋军虚实,不料被钓鱼城内的宋军发现,宋军箭矢齐发,一下射中了正在窥探军情的蒙哥大汗,身受重伤的蒙哥大汗被迫下令撤军,撤军途中,蒙哥大汗箭伤迸裂,死于重庆北温泉,合州之围始解。

钓鱼城一战,使一向号称“上帝之鞭”“马上天使”的一代枭雄蒙哥大汗含恨而死。蒙哥自继汗位以来,四处征战,一向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从未打过败仗,骄横跋扈,不可一世,被历史学家誉为“一代天骄”。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座钓鱼城,竟是他的断魂之处。蒙哥大汗临死时,咬牙切齿地对众将说,城破之时,定要血洗钓鱼城,将城中男女老幼杀尽灭绝,把钓鱼城化为齑粉,为他报仇雪恨。

当时蒙古铁骑像一股狂飙正席卷整个欧亚大陆,所向披靡,锐不可挡,向西横扫亚细亚平原、俄罗斯平原,一直打到多瑙河流域。向南灭了西夏、灭了金,占领了南宋的大片土地。蒙古军已先后东征西伐占领了欧洲的俄罗斯、乌克兰、保加利亚、波兰、匈牙利、捷克和亚洲的伊拉克、叙利亚等 40 多个国家。蒙古军已踏进埃及疆域,蒙哥在这些地方先后建立了窝阔台、察合台、伊儿、钦察(金帐)四大汗国,元蒙版图,横跨欧亚大陆,其势如日中天。由于蒙哥大汗和先锋大元帅汪德臣在钓鱼城战死,极大地打击了蒙古军士气。蒙古各统治集团内部展开了激烈的争夺汗位的纷争,蒙古诸王为了争夺大汗位,便纷纷从欧洲和西亚各战场撤军返回。钓鱼城大捷,牵动了蒙古军的整个战局,扭转了当时的世界形势,改写了世界历史,不仅使偏安一隅的南宋王朝得以再延国运十几年,同时也有力地支援了受蒙古军铁骑蹂躏的世界各国人民的正义斗争,打破了蒙古汗国吞并亚洲、侵占欧洲的梦想,对世界历史的进程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蒙哥大汗死后,他的四弟忽必烈抢先于 1260 年 3 月在开平(今多伦西北)宣布继大汗位(即元世祖)。

钓鱼城面环三江,危崖拔地,地势险绝而壮丽,乃巴蜀要津。自建成以来,先后经历了大小两百多次战斗,仍然固若金汤。宋军以钓鱼城为根据地,“春则出屯田野,以耕以耘;秋则收粮运薪,以战以守”。先后凭借钓鱼城与蒙古军抗衡达数十年之久,直到南宋朝廷灭亡,守城的宋将见大势已去,遂向蒙古军提出在保证不杀城中一人的前提下方可投降的条件。蒙古军奏请元世祖忽必烈,忽必烈考虑再三,想到这座钓鱼城攻了几十年都没有攻下来,加上元朝初立,为了收买民心,巩固自己的统治地位,于是准其所请。至此,钓鱼城才归属蒙古军。

1253 年,大有作为的余玠遭南宋朝廷投降派的谗言陷害,冉琎、冉璞兄弟便卸职回到故乡绥阳。冉琎于钓鱼城之战的前一年(1258 年)病逝,冉璞于钓鱼城大捷次年(1260 年)闻蒙古军大败于钓鱼城后在故乡狂欢而卒。冉琎墓在绥阳县蒲场镇五星村凤凰山下的汪家园子,冉璞墓在蒲场镇东徐阳台,两墓相距 8 公里。二冉墓早已年久失修,难以辨认。清代翰林院编修、兵部侍郎、山东布政使王作孚回故乡绥阳,路过二冉墓时在《至蒲老场访二冉墓》一诗中写道:“名士唯留土一堆,荒山大冢长蒿莱。若非书史当年笔,谁识先生此夜台?千古智愚同一梦,缅怀芳蜀不须哀。蒲老场头寻往事,钓鱼城畔忆贤才。”1992 年经省文化厅批准,绥阳县将二冉墓迁建于县城北郊天台山下的文物保护区内。二冉故居在今绥阳城西南七公里的平木山(有的又称贫母台),遗址尚在,现为周氏住宅。其地“四面峰峦,争奇竞秀。烟帽、冠子等山为之屏照;后开云锦大帐,蝉联而下,连叠三池为之养荫,左萦右抱,中空而平,犹如公署城墙,天然形胜”。此处确是一个山青水绿、人杰地灵的胜境。明万历年间绥阳县令铁成篆拜谒此地,就写有《二冉故居》诗一首:

旧俗相沿重读书,家家种树绕茅庐。

高低田水明如镜,深浅云林可绘图。

幽处自应人罕到,空山谁听鸟相呼。

不知画地为军阵,可有当年琎璞无?


《文史天地》2005 年 6 期

 




 


 


责任编辑:滕芸 王封礼 林鹏旭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黔中英杰(上、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