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正说“文景之治”四十年(连载1)

正说“文景之治”四十年(连载1)

作者:郭建 阅读量:26 点赞:0

第一节:京城喋血

在中国古代几千年的历史中,被史家评为治安良好、百姓能够安居乐业的时期,只有西周初期的“成康之治”、西汉初年的“文景之治”、唐初的“贞观之治”。本长篇连载讲述的是“文景之治”。文,是指汉文帝刘恒;景,是指汉文帝的儿子汉景帝刘启,这两个皇帝先后统治汉朝整整四十年。“文景之治”后来被当作中国传统政治的典范。历史可以照亮现实,“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为此,本刊特连载复旦大学历史系郭建教授的《正说“文景之治”四十年》,以飨读者。

一、密谋反吕

公元前180年,汉朝的京城长安发生了一场流血政变。

阴历七月间,掌权15年之久的吕太后病死。这个生性残忍,但又具有政治才干的女人在死以前预作了政治安排:皇帝位置上是她找来的顶替汉惠帝儿子的孤儿、时年才15岁的刘弘——史称“少帝”。她的一个侄儿、被封为赵王的吕禄,被任命为“上将军”指挥中央军集群的北军;另一个侄子吕产,原先是宫廷禁卫军南军的统帅,在吕太后的“遗诏”里又被指定为相国。军政大权之外,其他吕氏的亲属遍布朝廷内外。

可是她没有想到的是,就在她统治的最后几个月里,原来被她的残酷屠杀威吓政策压制的刘姓皇族已经开始了集结反抗。

汉高祖的一个孙子、齐王刘襄的弟弟朱虚侯刘章是吕禄的女婿,但却是刘姓皇族中胆子最大的。吕后没死的时候,才20岁的刘章,就已经很有名。有一次参加吕太后举办的宴会,被吕太后指定为“酒吏”。刘章请求说:“我是将军的种子,请允许我按照军法行酒令。”太后同意了。酒过三巡,刘章放歌《耕田歌》:“深耕穊种,立苗欲疏;非其种者,锄而去之!”这歌唱的是农民耕种时,要注意禾苗的间距,使禾苗有茁壮成长的空间,还要注意锄草,不是禾苗的草棵,要坚决锄去。这明显带有影射的意思。吕太后听了很不高兴,也拿他没办法。过了一会,有个吕氏家族的臣僚喝得不行了,打算开溜,被刘章追上去,一剑砍了脑袋,向吕太后报告说:“有个逃避饮酒的人,我已经严格按照法律处以斩首!”全场震撼。吕太后已允许他军法从事,也没有办法处罚他。这次宴会使得刘章成了刘姓皇族在京城里的旗帜,吕氏的亲信见了他都怕,朝臣们也都依附朱虚侯刘章。

原来吕后家族及其亲信也是建立汉朝的功臣集团的组成部分,可是吕后掌权的时候大肆扩张本家族的势力,甚至违反刘邦当年和功臣集团的盟约“非刘姓不得为王”,这就影响到了功臣集团的既得利益。等到吕后一死,原来被吕后控制住的功臣集团立即发生新的组合,尤其是过去对吕后很服从的太尉周勃和丞相陈平。

陈平是开创汉朝的功臣,在吕太后当权时代,也唯恐被吕太后迫害,经常称病不出。汉高祖时期著名的说客陆贾来看望,陈平起先不知道陆贾的来意,不愿意出来见客。陆贾自说自话地闯进去,一屁股坐下,指责陈平说:“为什么要这么多虑?”陈平说:“你看我是在忧虑什么?”陆贾说:“足下已经是富贵至极,也没有什么欲念可言了,这么忧虑的话,不过就是考虑诸吕权势过大和这个小皇帝的事情罢了。”陈平被他说中心事,回答说:“对呀!那么应该如何办呢?”陆贾说:“天下安,注意相;天下危,注意将。将和相一联手,群臣都会拥护的,即使天下有变,权力也不会分散。社稷江山大计,都在您和周勃两位的掌控之中。我经常想和太尉绛侯周勃谈这事,绛侯都与我打哈哈,改变话头。君侯为什么不与太尉搞好了关系,结为同盟?”陆贾于是为陈平分析吕氏集团的情况,两人越谈越投机。后来陈平使用陆贾的计谋,乘着给周勃祝寿的机会,送了一份“五百金”的大寿礼,作为寿宴的开销。周勃也同样回报,掌兵权的太尉和掌行政的丞相结成了紧密同盟。

秦汉时朝廷里管行政的丞相、管军事的太尉以及管监察的御史大夫,是朝廷中地位最高的“三公”。而当时被吕后指定为御史大夫的曹窋(zhú),是功臣曹参的儿子,也和周勃、陈平开始联络。因此在吕后统治的后期,控制朝臣的功臣集团已经开始与吕氏离心离德。

陈平还给了陆贾100个奴婢、50乘车马、500万钱现金,给他做活动经费,联络京城朝臣。功臣集团暗中串联了朝臣,又和刘姓皇族暗中联手,开始组建反吕的统一战线。吕氏集团在朝臣中的势力开始衰落。

二、齐王发难

不过功臣集团的密谋并没有立即付诸行动,还是刘姓皇族集团行动更迅速。远离京城的齐王刘襄在吕后一死,立即宣布起兵反吕。

第一代齐王刘肥,是汉高祖的长子,只因为是小老婆养的“庶子”,没有继承皇位的资格。后来汉高祖分封子弟的时候,特意将刘肥封为齐王,管辖原来齐国的领域,规定凡是说齐国语言的地方都并入齐国,一共有70多个县,是第一大的王国。然而吕后一直非常猜忌刘肥。汉高祖死后的第二年,齐王来入朝,与汉惠帝一起宴饮,酒喝高了,两兄弟互相之间开玩笑,平礼相待。吕后抓住这个机会,要处死齐王。齐王吓坏了,好在他的谋臣向他建议,赶紧主动向吕后表示要献出城阳郡,作为吕后生育的鲁元公主的领地“汤沐邑”。吕后很高兴,才允许他归国。

刘肥死后,他的大儿子刘襄继位为齐王,又受到吕后打压,被迫割让了济南郡,作为吕后新封的吕王、吕后的侄子吕台的封邑,割了琅邪郡给吕后封的琅邪王刘泽。

齐王刘襄作为汉高祖的长子长孙,自认为有当皇帝的名分。听说吕后已死,他就与舅舅驷钧、郎中令祝午、中尉魏勃阴谋起兵。齐国由中央派来的国相召平不愿意参与密谋,也不同意起兵。当召平听说齐王因为他不做同谋就要杀他时,他先发兵包围了齐王府。

可是召平没有想到中尉魏勃也参与了阴谋,魏勃前来向他请求说:“齐王打算发兵进攻长安,不过齐王没有汉朝发兵的虎符,没有办法调动军队的。丞相包围王府完全正确,我请求来指挥包围王府的军队。”

按照汉朝制度,中尉本来就是负责警戒王城的。召平相信了他,要魏勃指挥军队围困王府。不料魏勃一拿到指挥权,就指挥军队倒过来包围丞相府,召平只得自杀。

于是齐王刘襄宣布以舅舅驷钧为国相,魏勃为将军,祝午为内史,征发全国的兵力,出兵前往长安。齐王的兄弟朱虚侯刘章和另一个兄弟东牟侯刘兴居则在京城里为齐王通风报信,串联朝臣。

齐王的军队开始进攻济南,受吕氏控制的朝廷命令开国大功臣之一的颖阴侯灌婴带了军队去讨伐齐国,可是这位统帅一离开京城就自说自话了,他和部将商量:“吕氏集团拥兵关中,打算废了刘氏而自立为皇帝。我们如果真的打垮了齐国,不是让他们的势力更大了吗?”他在荥阳集结完军队后就和齐国暗中停战,派了使者去和齐王以及诸侯们谈判,等待着机会一起消灭吕氏集团。

三、争夺军权的暗斗

在京城密谋的功臣集团要和吕氏作对,需要夺取长安地区驻军的指挥权。没有军队,怎么来发动政变?

原来西汉在建都长安后,根据“强干弱枝”的国策,在长安附近部署了强大的军队。这支军队一部分驻扎在长安城南部的皇宫附近,另一部分驻扎在长安城北地区,因此分成“南军”和“北军”两大集群。这两支军队的指挥权是一直分离的,显然是为了防止军队的倒戈政变。

南军也称“兵卫”,一般由朝廷九卿之一的“卫尉”指挥,总兵力有上万人。负责皇宫内的警卫戒备,以及宫殿门口的出入、公文的递送,实际上是皇宫的卫戍部队。还有一批号为“郎官”的皇帝的随从,由郎中令指挥。

北军平时可视为是京师地区警备部队,战时则为战略预备队。一般由“中尉”指挥,士兵主要从关中地区征发正卒,每年轮换。同时关中地区的郡县地方驻军也归中尉指挥。北军的总兵力没有明确的记载,平时员额是数万人。关中地区所有适役男子实际上都是北军的预备役军人,紧急情况下可以动员组编为一支大军。

原来吕太后临死前部署了赵王吕禄为上将军控制北军,吕王吕产控制南军,并告诫他们:“吕氏封为王,功臣们都愤愤不平。我快要死了,皇帝年纪又小,功臣们可能会要发动政变。你们一定要掌握兵权守卫皇宫,连送葬也别去,当心为人所制!”

可是她的侄子吕禄、吕产显然缺乏她的政治预见以及能力。他们也知道朝臣里有一股反对自己的暗流,刘姓皇族集团也正在密谋反对自己。他们却拿不出什么对策,犹豫未决。

曲周侯郦商是汉朝老臣,他的儿子郦寄和吕禄的关系非常好。绛侯周勃与丞相陈平密谋,指使人劫持了郦商,以郦商为人质,要郦商的儿子郦寄去诱骗吕禄。

郦寄劝告吕禄说:“高皇帝和吕后一起平定天下,现在刘氏封了9个王,吕氏封了3个王,都是群臣讨论过一致同意的,并且布告诸侯,都认为是妥当的。现在太后死了,皇帝年少,足下佩赵王的印玺,不急着到封国去为朝廷守卫边疆,反而留在京城当上将军,掌握军队,大臣诸侯都会怀疑你想要发动政变。足下为什么不辞去将军职务,把军队交给太尉指挥?同时也请梁王吕产辞去相国的职务,与大臣一起结盟发誓后各到封国去当国王。这样一来,齐王所谓吕氏要搞政变、消灭刘氏的谣言也就不攻自破了,只好停战收兵。群臣也能够安心,足下更高枕无忧,为国王统治千里地方。这是万世太平的好处呀!”

这样的话,吕禄居然也会相信,这足以证明实际上吕氏根本没有什么取代刘氏当皇帝的阴谋。因为按照吕太后的安排,顶一个刘氏小皇帝,自己抓实权,是最稳妥的。

吕禄听信了郦寄的话,打算交出军队指挥权。他派人去和吕产以及吕氏集团的一些大臣商量,咨询意见。有的说好,有的说不好,仍然是犹豫不决。

吕禄仍然非常信任郦寄,经常和郦寄出去打猎。有一次经过姑姑吕嬃家,就进去问好,并顺便征求姑母意见。这个吕氏集团里倒是女人有政治头脑,吕嬃一听就大怒,说:“你为将军却要放弃军权,我们吕氏就没有安居的日子了!”把珠玉、宝器都拿出来,在堂下散发,说:“这些财产谁要谁拿吧,我也不要为别人来守护了!”

四、左袒右袒

吕氏集团犹豫不决,而刘姓皇族与朝臣的密谋集团却在迅速行动。到了九月的一天,担任御史大夫的平阳侯曹窋,正在和相国吕产讨论朝政,郎中令贾寿刚出使齐国回来,他向吕产报警,说:“大王不早点前往封国,现在已经走不了了!”他把掌握的情况向吕产交待:灌婴已经与齐王、楚王联手,打算要消灭吕氏。请求吕产赶紧控制皇宫,把小皇帝抓在手里,防止朝臣政变。

他们没有想到身边的御史大夫平阳侯曹窋也是密谋集团的人。曹窋立刻向陈平、周勃报告,催他们赶紧行动。

周勃想进入北军夺取这支具有决定性作用的主力军队指挥权,但他没有职权上的名义,进不去军营。另一个功臣襄平侯纪通当时担任保管皇帝符节的“符节使”官职,擅自做主,将代表皇帝权威的符节交给了周勃。

周勃还怕不保险,双管齐下,又要郦寄与典客刘揭再去劝说吕禄,谎称:“皇帝下令要太尉守护北军,想请足下去封国。还是请立即交出将印辞职,否则要有灾祸发生了。”吕禄依然相信郦寄,真的将将军大印交给了典客刘揭代管,表示自己要辞职的意愿。

周勃赶到北军军营的时候,吕禄已经离开。周勃立即下达命令紧急集合,他登高一呼:所有将士,愿意服从吕氏的“右袒”(袒露出右肩膀),愿意跟随刘氏的“左袒”!全军将士果然“左袒”,周勃由此控制了北军。

周勃依然担心南军。丞相陈平把朱虚侯刘章派来帮助周勃,周勃命令朱虚侯监守军门,要御史大夫平阳侯下达命令给护卫皇宫的卫尉:“不准相国吕产进入宫殿大门。”

糊涂的吕产不知道吕禄已失去了北军的指挥权,自己到了未央宫,发觉宫殿大门紧闭,不让他进去。吕产根本没有想到要发南军士兵来武力进入宫殿,而平阳侯曹窋已经预料到这个危险,赶到北军要周勃发兵。

周勃还是不敢公开打出诛杀诸吕的旗号,只是命令朱虚侯刘章赶紧以保卫皇帝的名义带兵入宫。

朱虚侯带了1000多北军将士赶到未央宫,见吕产还在宫殿前的广场上,要士兵上前抓捕。吕产赶紧逃走,正好这时刮起一阵大风,尘土飞扬,吕产的卫队没有得到明确指令,也不敢与北军士兵对打。吕产躲进了郎中令府的厕所里,被追赶而来的北军士兵们砍死。

小皇帝刘弘得知宫门外发生战乱,派了近侍谒者,拿了代表皇帝的符节来宣诏,要双方停战。朱虚侯刘章打算夺取符节,谒者不肯给。朱虚侯刘章索性连谒者带符节一起绑架,带回了北军,顺便还杀了吕氏的几个大臣。

周勃见了刘章,起立向他致敬,说:“最担心的就是吕产。现在把他给杀了,天下定矣!”周勃派出军士连夜到长安城各处搜捕吕氏家族男女成员,抓到后无论少长全部砍头。第二天吕禄被捕并被立即处死,最有头脑的女中豪杰吕嬃,则被活活打死。

长安城里基本搞定局面后,陈平、周勃派了朱虚侯刘章立即去见齐王,报告已经把吕氏集团消灭了,请齐王停止军事行动。

可是灭了掌握实际权力的吕氏家族,杀了这么多人,这些大臣以及皇族怎么来收拾政局呢?怎么来对付皇位上的那个小皇帝?

这个统一战线的目标是反吕,这个目标一达到,他们各自都想扩充自己的既得利益。那么如何来达到一个平衡点呢? 

五、善后关键

他们发动政变的理由有两个:一个是吕后封了自己的侄子为“王”,违反了汉高祖刘邦“非刘姓不得为王”的“白马之誓”;另外一个理由说是吕产、吕禄等吕氏家族的人准备造反,推翻汉朝——这个理由显然是栽赃的。我们从吕禄自愿交出军权、前往封地,吕产束手无策的表现来看,很难找到他们正在密谋政变的证据。况且从动机的角度来说,吕后死后的政治格局对他们不是更安全、更有利?他们干嘛要去冒和刘姓皇族、功臣集团全面武力对抗的风险?

从理论上讲,京城里还是有一位皇帝的,就是被吕太后当作自己孙子扶上皇位当傀儡的那个小男孩刘弘,历史上称为“少帝”的。这两项政变的理由严格意义上是不成立的,因为只有在皇帝的命令下才可以处置违反“非刘氏不得为王”的诸吕,以及处置反叛朝廷的叛逆。因此,如果政变的参与者不另外立一个皇帝,怎么来证明他们政变的合法性呢?所以,当务之急是要另外立一个皇帝,越快越好。

那么,下一个问题是,找谁来当这个皇帝呢?

于是政变后的第二天,在京城里参与了密谋的皇族和大臣们就开始秘密集会,讨论如何善后。

他们达成的第一个共识是,把政变进行到底。现在坐在皇帝位置上的“少帝”,以及在京城里几个被吕后封为“王”的所谓的皇族,都是被吕后找来的孤儿,养在宫中冒充汉惠帝的儿子,封王只是吕后为了给自己子弟封王而找的借口,是为了壮大吕氏的力量。如果让少帝保留皇位、或者挑这几个人中的一个来当皇帝,等到他们羽翼丰满了,那么这些参与发动政变的大臣就都要被斩尽杀绝了。所以就必须把这些吕后封的皇帝、国王全给废了、全部杀光,才能高枕无忧。

第二个共识就是要从分封在外地的刘氏诸侯王里挑一个最好的来当皇帝,还皇权于真正的刘氏,这样才能够使这场政变名正言顺。

不过究竟挑选哪一个来拥戴为皇帝,这就有分歧了。

中国古代并没有关于皇位继承的明确法律。西周的“礼制”规定实行嫡长子继承制,可是在已经没有了长子的情况下,是由次子还是由长孙来继承,是没有定论的。

当时刘邦的嫡系子孙分封在外地的诸侯王并不多。刘邦死的时候还有8个儿子,后来被吕后杀了3个,两个已经病死,吕后自己的亲生儿子惠帝也早已去世,只剩下代王刘恒和淮南王刘长。下一代的诸侯王有好几个,其中就有起兵反吕的齐王刘襄。

从对消灭吕氏集团的功劳来说,应该是齐王刘襄。从皇室的血缘名分来说,他是汉高祖刘邦的长房长孙,而且又是这次反对吕氏的“首义”,第一个打出反吕的旗号。他的兄弟朱虚侯刘章、东牟侯刘兴居在京城的这次政变中也是关键性人物。因此就有人建议请齐王进京来当皇帝。

可是这个意见居然并没有得到大家的一致同意,那么有名分的、有功劳的齐王为什么不被看好呢?


责任编辑:王封礼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2014年第11期 总第20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