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www.wenshitiandi.com/
贵州政协旗下平台

作者

(官方)

赞赏一下作者

期待他们带来更好内容

赞赏

赞赏(0)

查看更多
推荐书刊
  • 《沧桑旷事》

    不是所有的过去都能转化为历史书本,除了价值取向,还...

    8 2
    开始阅读
  • 《文史天地2014年增刊》

    为了进一步挖掘和传承贵州历史文化,《文史天地》杂...

    603 0
    开始阅读

正说“文景之治”四十年(连载17)

作者: 来源: 版权所有: 时间:2017-06-02 09:55:46 阅读  295

郭 建


                                           第十七节 定策削藩


   在中国古代几千年的历史中,被史家评为治安良好、百姓能够安居乐业的时期,只有西周初期的“成康之治”、西汉初年的“文景之治”、唐初的“贞观之治”。本长篇连载讲述的是“文景之治”。文,是指汉文帝刘恒;景,是指汉文帝的儿子汉景帝刘启,这两个皇帝先后统治汉朝整整四十年。“文景之治”后来被当作中国传统政治的典范。历史可以照亮现实,“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为此,本刊特连载复旦大学法学院郭建教授的《正说“文景之治”四十年》,以飨读者。


汉景帝登基后真正的头等要务,是要缓解皇族内部的利益冲突。这是他的父皇留给他的一笔政治负资产。

汉文帝上台后,曾一度加强刘姓皇族势力,试图以此压抑功臣集团的势力。皇族集团因此在汉文帝统治期间迅速膨胀起来,成为一个庞大的利益集团。皇帝虽然名义上是这个集团的总头目,可是当皇帝的利益和几大皇族势力有了不同指向时,矛盾就会迅速激化。到了汉文帝晚年,皇族诸侯的离心倾向已经是非常明显。

势力最大的吴王

汉景帝登基后,当时资格最老、国势最强、辈分最高的同姓诸侯王是吴王刘濞。

吴王刘濞是汉高祖的侄子,就是汉高祖刘邦那个居家搞农业一把好手的二哥刘喜的儿子。当年汉高祖的老爸经常以老二有出息来责骂刘邦,刘邦心里一直不爽。到后来刘邦得了天下,有点要出这个农耕兄弟洋相的意思,把他封为代王,去和匈奴对抗。当年匈奴一入侵,刘喜立即逃回洛阳。刘邦不好治他罪,只好改封为合阳侯。后来因为淮南王英布造反,占据了原来楚国的地盘。刘邦起兵平叛,刘喜的大儿子刘濞当时刚满20岁,比他老爸有胆量得多,主动请求入伍,作为一名骑兵军官,在蕲县附近击败了英布的一支部队,和汉高祖军队会合。平定了英布叛乱后,汉高祖考虑东南地区民风“轻悍”,需要有一个“壮王”来镇守,自己的儿子年纪还都很小,于是就封刘濞为吴王,掌管障(今长江以南、新安江以北、茅山以西地区,治所位于今浙江安吉西北)、吴(今苏南地区,治所今苏州)、会稽(今浙北地区,治所今绍兴)这3个郡、53座城地面。

秦末以来,由于反秦主力是从楚地开始兴起的,因此“望气”行业里一直流行东南地区多乱的说法。刘邦也是很受这个说法的影响,已经封了吴王后,又召见刘濞,想要看一下刘濞的面相。一看之后,果然觉得刘濞面有“反相”。不禁得心中暗悔,只好在刘濞上前叩头谢恩时,摸着刘濞的背告诫说:“有人说汉朝建立五十年后东南会有动乱,作乱的就是你吗?要牢记天下同姓为一家,绝不要造反!”刘濞连连磕头说:“不敢、不敢。”

汉高祖死后,汉惠帝、吕后掌权时期,天下初定,各地的郡国诸侯都忙于巩固自己的封国,招揽移民。刘濞统治下的吴国,有丰富的资源,比如障郡有铜山,辖地有广阔的海岸线可以煮盐,刘濞“招致天下亡命者”,推进本地的铸钱业、煮盐业,社会经济发展很快,不用向百姓征收人头税,就可以实现财政充裕。

杀子之怨

汉文帝的时候,吴王派了自己的太子刘贤上京,朝见汉文帝。汉文帝见自己的太子刘启和刘贤年纪相仿,就让这小哥俩一起游玩。想不到这刘贤也是太子脾气,与刘启一起喝酒、游戏,从不相让。有一次为了游戏发生纠纷,刘启顺手将博具朝刘贤砸过去。说来真是不巧,正好砸在刘贤脑袋上,鲜血直流,左右抢救不急,不多久就因伤而死。

自己的太子被汉朝的太子弄死了,吴王当然非常不满。当汉朝派遣了人马将太子刘贤的尸体送回吴国归葬时,吴王竟然声称:“天下不是同宗吗?死在了长安就葬长安罢了,为什么要送回来?”又把送丧的队伍赶回长安去安葬。

这件意外事件激化了汉朝与吴国的矛盾。吴王刘濞从此不愿意进京朝见皇帝,自称是重病不起。汉朝也知道刘濞是因为儿子意外死亡事故不高兴,对于吴国来的使者,都详加逼问,要说明吴王真实病情。吴王知道后,更是不满,动了造反的念头。

好在汉文帝是个知道分寸的统治者,他并没有逼迫吴王就范的打算。某年的秋天,汉文帝亲自接见吴王的使者,问起吴王的病情,这使者也是脑子清楚的,索性坦白说:“吴王确实并没有生病,只是因为汉朝对吴国的几位使者都穷追不舍,吴王恐惧,所以称病不敢入朝。谚语说:‘察见渊中鱼,不祥。’只不过因为吴王称病,朝廷就这样逼问连连,非要搞个一清二楚,责备越急,吴王也就越紧张,唯恐被皇上治罪,更没有安全感。这个结只能请皇上予以解开。”汉文帝也是明白人,于是赦免了使者的罪,把所有的吴国使者都打发回去,并向他们宣布,吴王年纪大了,朝廷特意赐予他“几杖”(当时发给老年人的一种顶端有鸠鸟雕像的手杖,据说可以保佑老人不打逆呃顺利进食),以后也不用定期到长安来朝见。

吴王刘濞装病不朝的罪名被免除,还有了面子。怨恨逐渐缓解,不再想着要造反了。汉文帝允许吴王铸币发行,吴国铸钱流行天下。吴国的经济实力更为强盛,朝廷不向百姓征收人头税。凡调用劳动力,吴王都命令按照市场的劳动力价格给予百姓报酬,不再无偿征发,此举大得百姓拥护。每年吴王都会到国内各地巡视,访问、选拔有才能的人士,赏赐乡间民众钱财。还实行严格的地方保护主义:凡是其他的郡国官吏到吴国来追捕逃亡者的,都一律予以禁止。

吴王刘濞身体很壮实,封王40年,汉朝廷经历了汉高祖、汉惠帝、吕太后、汉文帝、汉景帝几朝,而刘濞依旧长期执政,在吴国的名声也很好,统治相当稳固,他并不想靠拢朝廷,很可能还想进一步扩大势力范围。而汉景帝决心要加强中央集权,排除一切潜在的对于皇权的威胁,对于吴国的强盛就很担心。再加上自己曾经亲手害死吴王太子的过节,总觉得吴王肯定是要向自己寻求报复的。于是双方的警戒程度不断提高。

心有不甘的诸侯们

吴国以外另一个大诸侯国是楚国。楚国也是汉高祖时分封的,第一任国王是汉高祖的小弟刘交。

原来汉高祖兄弟四人,老大很早去世,老二就是第一任代王的刘喜,刘邦自己是老三,老四就是刘交。刘交只是个庄稼汉,没有领兵打过什么仗。汉高祖在褫夺了分封的异姓王、楚王韩信的王位后,把这块有36个县的地方封给了自己的小弟。

至于刘邦的大哥去世早,没有能够享到封王的威风,刘邦的父亲一直要刘邦分封给大侄子一个王国,刘邦起先一直拖着不办。原来当年大哥去世后,还在当小吏的刘邦经常带一帮小兄弟到守寡的大嫂那里打秋风。时间长了,大嫂心生厌烦,见刘邦带人来了,就在厨房使劲地刮锅底,作出一副羹汤已尽的姿态,刘邦的宾客听懂了这个暗示,很识相地离开了。刘邦觉得大嫂竟然损了自己的面子,一直很不满意。刘太公催促他给大侄子封爵位,刘邦忍不住了,说:“我没有忘记大侄子,只是他妈实在不是个好人。”说归说,封还是封了个侯爵,只是叫做“羹颉侯”——颉与“竭”谐音,分明就是报复当年“羹汤已尽”的典故。

封为楚王的刘交,没有什么作为,当了23年国王后去世。他的儿子刘郢继位才4年,也病死了。当汉景帝登基的时候,已经是第三代楚王,论辈分应该是汉景帝再从兄弟的刘戊。

晁错削藩策的第一目标是吴王,可是导火索却是这位楚王刘戊开始点燃的。汉景帝登基的第二年,汉文帝的母亲、汉景帝的祖母薄太后去世,全国服丧。可是偏偏这服丧期间,到长安朝见、参加丧事的楚王竟然被发现与人通奸。这算是一项重罪。汉景帝没有给予治罪,而是将楚国的东海郡剥离出来,直接归朝廷管辖。

楚王刘戊回到自己王国后,也是不思己过,反过来痛恨朝廷,成为不惜造反对抗削藩策的一大力量。

另一股准备对抗朝廷的诸侯王势力,则是原来齐王的后代。汉文帝上台后,知道齐王本有自己称帝的野心,一直对齐王高度警惕。表面上恢复了齐国原有的疆域,等刘襄死后,第三代齐王刘则上台的时候,汉文帝下令将朱虚侯刘章封为城阳王,割齐国的城阳郡为其王国,又立东牟侯刘兴居为济北王,割齐国的济北郡为其王国。公元前177年,济北王刘兴居造反被杀。

公元前164年,汉文帝借着为两年前去世的齐王刘则死后无子,王国没有了继承人的机会,一下子将齐国分为6个小王国,将原来齐王刘襄的几个儿子都封为这6个小王国的国王:杨虚侯刘将闾为缩小了版图的齐国国王,安都侯刘志为济北王,扐侯刘辟光为济南王,武成侯刘贤为菑川王,平昌侯刘卬为胶西王,白石侯刘熊渠为胶东王。再加上原来已有的城阳王国,齐国一分为七。这里的用心,谁都明白,齐王的这些子孙们自然也是记恨在心头。

不过这些对于朝廷的记恨,是否真的足以使藩王们下定决心与汉朝对立门户?真的就足以使藩王们联合起来发动大规模的叛乱、与汉朝来个你死我活?这些藩王是否真的打算推翻、进而取代汉景帝的皇帝位置?

从现有的史料来看,好像并没有这样迹象。

雷厉风行的削藩

上面已经提到,汉景帝刚上台时,还是相当注意维持各势力集团的势力均衡。不过在拜功臣集团的代表人物陶青为丞相的同时,他顺便就将自己最信任的“智囊”晁错一举提拔为御史大夫。这完全打破了汉朝开创以来三公位置由功臣掌握的不成文惯例,而且也打破了汉文帝时期培植起来的由皇帝左右亲信组成的小圈子内部的平衡:晁错在这个圈子里的资历还是很低的,担任九卿也只有短短一年多。

晁错自己对于这样的局面好像没有什么体会,他继续着过去当谋臣时期言无不尽的习惯。他当年就提过建议,要削减皇族同姓诸侯国的辖地,当了御史大夫后他立即具体建议“削藩”。

晁错向汉景帝建议说:“过去高皇帝初定天下,昆弟少,诸子弱,因此大封同姓,长子封齐,有七十余城;庶弟封楚,有四十余城;兄弟之子的刘濞封为吴王,有五十余城。仅仅这三个同姓诸侯国几乎就要占到天下的一半了。吴王原来就有太子意外死亡的过节,竟然胆敢称病不朝,按照古法应该处死刑的。只是因为文帝不忍心治罪,还赐予他几杖。朝廷对吴王可说仁至义尽,吴王就应该改过自新。可是吴王非但不思悔改,还更加骄横,开铜山铸钱,煮海水为盐,招纳天下的逃亡者,企图作乱。现在削减他的属地肯定要造反,不削减他的属地他也要造反。只不过是削减的话造反快一点,祸害可以小一点;不削减的话,造反可能会迟一点,祸害倒会更大些。”

汉景帝对自己信赖的这位谋士的话言听计从,开始贯彻削藩的部署。

当年的冬天,借着楚国国王刘戊上一年为薄太后服丧时期,在长安与人通奸的事由,对楚王进行处罚。先由朝臣出面定为死罪,然后由汉景帝下令赦免,改为从楚国割出东海郡归朝廷直辖。同时,又宣布因为吴国国王未来奔丧,也予以削藩处分,将吴国的障郡、会稽郡割给朝廷直辖。这两个郡一南一北,把剩下留给吴国的吴郡夹在了当中。这样的措施实在太具有挑衅意识,只能理解为是要逼迫吴王立即造反。

似乎这样严苛的削藩还不够,朝廷在这一年的冬天,还同时宣布削去赵王刘遂的赵国河闲郡,理由是两年前赵王曾犯有罪行。说起来,这个赵国的国王位子是最倒霉的:最早的赵王是汉高祖很喜欢的小儿子刘如意,汉高祖死后,刘如意就被吕后暗杀。因为刘如意没有儿子,赵国也就取消。以后吕后又将汉高祖另一个儿子刘恢、原来的梁王改封为赵王,可改封的当年,刘恢就被吕后逼迫自杀。吕后再将汉高祖另一个儿子刘友、原来的淮阳王改封到赵国,而这第三位赵王也逃脱不了厄运,也是自杀身亡。汉文帝登基后,将刘友的儿子刘遂封为赵王,这是第四代赵王了。

对于原来齐王的后代,汉朝也迅速采取了削藩行动。首先针对的是胶西国,宣布胶西王刘卬擅自出卖爵位,卖爵行为“有奸”,削减胶西王国6个县。

那么,已经明知道会引发诸侯王的造反,这样雷厉风行的削藩部署之后,汉景帝与他的朝廷是否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呢?除了上一年与匈奴的“和亲”,以缓解边境危机外,是否已经将军事重点转移到东方、准备面对造反的诸侯王了呢?

从后来的情况来看,实际上并非如此。 


(作者系复旦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央视《法律与生活》主讲人)

责任编辑:王封礼


赞赏一下作者

期待他们带来更好内容

赞赏 0人打赏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