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www.wenshitiandi.com/
贵州政协旗下平台

作者

(官方)

赞赏一下作者

期待他们带来更好内容

赞赏

赞赏(0)

查看更多
推荐书刊
  • 《文史小百科》

    《文史小百科》是文史天地杂志社手机杂志内容的汇编,...

    4 0
    开始阅读
  • 《文史天地2014年增刊》

    为了进一步挖掘和传承贵州历史文化,《文史天地》杂...

    603 0
    开始阅读

纪晓岚的丑与寿

作者: 来源: 版权所有: 时间:2017-05-31 15:47:12 阅读  175

郭新榜


纪昀,字晓岚,清直隶河间人,清雍正二年(1724年)六月,出身于书香门第之家,受家庭环境的熏陶,纪晓岚少年时就被誉为“神童”。他21岁中秀才,24岁中解元,31岁以二甲第四名进士入仕,官至礼部尚书、协办大学士,总纂《四库全书》,另有笔记小说《阅微草堂笔记》传世。嘉庆十年(1805年)二月,纪晓岚卒,以82岁高龄寿终正寝,嘉庆皇帝御赐碑文有“敏而好学可为文,授之以政无不达”之句,所以,他的一生可以用“文、达”两字概括,然而,从世俗生活的角度看,也可以用“丑、寿”两字来概括。

一、纪晓岚的丑

现实中的纪晓岚不同于电视剧中的纪晓岚,在现实中,纪晓岚的丑是出了名的,他不仅字写得丑,而且长得也丑,颜值较低。

在科举的时代,对文人的书法水平要求是比较高,但对于没有这方面天分的人来说,想把字写好就有点困难了,纪晓岚就是这样的人。他诗写得好,字却写得不咋样,他曾言“余稍能诗而不能书”(《阅微草堂笔记·滦阳消夏录》),“笔札从来似墨猪”(《赐砚恭纪八首之四》)。就连同时代的皇家文人爱新觉罗·昭梿在《啸亭杂录》中也说:“近时纪晓岚、袁简斋太史皆以不善书著名。”看来纪晓岚说自己字如墨猪绝非谦虚,而是实事求是。

像纪晓岚这样的大文人,诸如题字之类的笔墨应酬是免不了的,在这种情况下,他只有请人代笔了,经常请的人有两个,一个是他的朋友刘墉,另一个是他的学生赵春涧。纪晓岚有一次题字时,要让自己的学生代笔,请他题字的人却不让代笔,搞得他似乎颇没面子。

事情是这样的,“沧州甜水井有老尼,曰慧师父”,她德行严整,戒律精苦,在纪晓岚小时候还曾去过他外祖父家,“乾隆甲戌乙亥间,年已七八十矣,忽过余家,云将诣潭柘寺礼佛,为小尼受戒……临行,索余题佛殿一额,余属赵春涧代书。合掌曰:‘谁书即乞题谁名,佛前勿作诳语。’为易赵名,乃持去……”(《阅微草堂笔记·滦阳续录》)我们已无法看到纪晓岚被慧师父禁止代笔后的无奈,但其尴尬的样子是可以想象的。说明纪晓岚因字确实写得不好,请人代笔是常有的事,所以,对于市面上流传的纪晓岚墨宝应详加甄别,凡写得好的均在可疑之列。

▲纪晓岚画像

纪晓岚字写得不好,不过,他的文房用品却相当讲究。他用的砚台数量很多,还曾为自己的书斋取名“九十九砚斋”,并有《阅微草堂砚谱》传世,这些砚台不仅名贵,且每方砚都有自己精心构思的砚铭。他还有明末著名制笔专家刘必通所制的硬尖笔,并用锦囊装着,且小心翼翼地写上:“虽不善书,而用此笔以傲人也”的字句。纪晓岚无法以字“傲人”,也只好以高档次的笔砚来“傲人”,聊以自慰了。

纪晓岚不但字写得丑,人长得也丑,朱珪曾写诗描述纪晓岚说:“河间宗伯姹,口吃善著书。沉浸四库间,提要万卷录。”著名历史学家邓之诚先生也说:“文达(纪晓岚)貌寝短视。”说明纪晓岚口吃,而且,相貌一般,还近视,用现在的流行语说,就是颜值不高,用“人如其字”来评判他,一点不为过。

这些娘胎里带出来“毛病”注定了纪晓岚一生得不到太大重视,因为,这不符合乾隆的用人标准,乾隆皇帝的用人标准是既要聪明干练,还要相貌俊秀。就聪明干练而言,纪晓岚可能不差,但要说相貌俊秀,他可就差远了,所以,乾隆皇帝从没有把他当作独当一面的大臣。 

有一件事很好地印证了这一点,内阁学士尹壮图多次上书,称各省督抚“声名狼藉,吏治废弛”,然而,却查无实据。朝中大臣打算将尹壮图议以死刑,纪晓岚为尹壮图求情。晚年的乾隆已自我陶醉,听不进忠言,对纪晓岚骂道:“朕以你文学优长,故使领四库书,实不过以倡优蓄之,尔何妄谈国事!”倡优为娼妓及优伶的合称,是以音乐歌舞或杂技戏谑娱人的艺人。乾隆把纪晓岚比作倡优一样的人,虽刻薄了,却道出了他对纪晓岚的真实看法,也刺中了纪晓岚的痛处。

二、纪晓岚的寿

自古红颜多薄命,反之,像纪晓岚这种颜值不高的人,命应该会好些吧!确实如此,纪晓岚在众多文人中算是高寿的,他在《阅微草堂笔记·如是我闻二》中记述了一位长寿老人,这个老人天天练习道家“吐纳”、“导引”之术,很长寿,历经元、明、清三代。纪晓岚也很长寿,他的寿数自然无法和那位练习道家“吐纳”、“导引”的老人相比,但是,他历雍正、乾隆、嘉庆三朝,以82岁寿终正寝,也堪称高寿。让人禁不住要去研究他的养生之道,把他的生活资料排列起来,乍一看,惊奇,再一看,愕然,仔细想来,又合乎情理。

古往今来不少学者因勤奋读书、努力写作,作息没有规律,过度地耗费心神,导致体弱善病,甚至年纪轻轻就撒手人寰的也大有人在。纪晓岚平时读书不辍,一生却很少生病。这是为什么呢?纪晓岚心胸坦荡,幽默诙谐,对其健康长寿自然起到了重要作用。但是,除此之外,是否别有它法呢?

众所周知,纪晓岚嗜烟成癖,名气颇大,清中后期的文学家黄钧宰在《金壶浪墨》中说:“烟量之宏,烟具之大,以纪河间为第一。”清朝烟民多用水烟,纪晓岚嫌水烟容量小,不过瘾,便用旱烟,《清稗类钞·纪文达嗜旱烟》说:“河间纪文达公嗜旱烟,斗最大,能容烟叶一两许”,因此他便有了“纪大烟袋”的雅号。就连乾隆皇帝也知道纪晓岚是烟民中的翘楚,还“赐斗一枚”,并准他在翰林院吸烟。纪晓岚在其烟管上刻了一句铭文:“牙首铜锅,赤于常火,可以疗疾,可以作戈”。纪晓岚烟管是粗藤制作,长约2米多,烟锅口径约5厘米,确实可以“作戈”,但是否能够“疗疾”呢?这还真不好说,君不见现在每包香烟盒上都有“吸烟有害健康”的忠告,但纪晓岚却活了八十多,这恐怕只能用因人而异来解释了。

纪晓岚不仅有抽烟的“恶习”,还有吃肉、好色的“不良习惯”。虽然古人有“食色性也”之说,但是,纪晓岚在“食”、“色”两方面都显得与众不同。人偶尔吃点肉倒也没啥,可纪晓岚不一样,他无肉不欢,肉成了他每日的主食,这与一般人健康的饮食习惯大相径庭。好色也是人之常情,可纪晓岚每天都要四、五次,颇有纵欲狂之嫌。《清朝野史大观》卷三中说:“公(指纪晓岚)平生不食谷面或偶尔食之,米则未曾上口也。饮时只猪肉十盘,熬茶一壶耳。”采蘅之的《虫鸣漫录》卷二说:“纪文达公自言乃野怪转生,以肉为饭,无粒米入口。日御数女,五鼓如朝一次,归寓一次,午间一次,薄暮一次,临卧一次,不可缺者。此外乘兴而幸者,亦往往而有。”昭梿在《啸亭杂录》卷十中也说:“(公)今年已八十,犹好色不衰,日食肉数十斤,终日不啖一谷,真奇人也。”

▲阅微草堂砚谱

《清朝野史大观》《虫鸣漫录》作为野史,其描述或有不实之处,但《啸亭杂录》史料详备,记述严谨,素为研究清史者重视,并且,昭梿作为与纪晓岚素有交往的皇族文人恐怕不会污蔑他。

我们不妨对这些饮食习惯做一分析:肉属于酸性,茶属于碱性,纪晓岚两者均有嗜好,正好可以实现体内的酸碱平衡。这也是有现实依据的,比如云南丽江,长期在此居住的人都知道,这里的水碱性大,所以,当地人比较喜欢吃肉与酸菜,以实现人体酸碱平衡。再如,藏族人生活在高寒、缺氧的青藏高原上,为了御寒,日常吃的多是牛羊肉、奶制品、青稞等食物,这些食物多油脂,高热量,难消化,且维生素含量不高,而茶叶则有提神、清热、化食等作用,可以弥补这种不足。顾炎武《天下郡国利病书》也说:“茶之为物,西戎、吐蕃古今皆仰之。以其腥肉之食,非茶不消;其青稞之热,非茶不解,故不能不赖于此。”所以,藏族人嗜肉、奶的饮食习惯使得他们对茶高度依赖,藏族有这样一句谚语:“加察热!加霞热!加梭热!”意思是:茶是血!茶是肉!茶是命!纪晓岚吃饭需“猪肉十盘,熬茶一壶”,平时再吃些红枣、坚果之类,恰恰是形成了比较合理的饮食结构。至于纪晓岚性生活比较频繁,他说这与自己是野怪转世有关,恐怕是托词,这或许与他经常吃肉类和枣等热量偏高的食物,需要发泄有关。在封建时代,男人有妻有妾,纪晓岚也如此,而且,青楼妓馆还是合法的男女娱乐场所,在当今时代,我们实行一夫一妻制,且青楼妓馆均属非法,早已扫除,所以,对我们而言,肉可以吃,那也要量力而行,茶可以喝,那也要视情况而定,唯独“色”这方面不可效法纪晓岚,这是我们需要掂量一下的。

  丑和寿是可以概括纪晓岚一生的两大特点。细思之,美与丑是相对的,且不是永恒的,我们唯有坦然地自我接受,并快乐、幸福地生活,纪晓岚做到了。他以82岁寿终正寝,堪称高寿,并在践行“立德”、“立功”、“立言”方面,实现了“三不朽”,这才是最大的寿。


作者单位:云南大学旅游文化学院

责任编辑:王封礼


赞赏一下作者

期待他们带来更好内容

赞赏 0人打赏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