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www.wenshitiandi.com/
贵州政协旗下平台

作者

(官方)

赞赏一下作者

期待他们带来更好内容

赞赏

赞赏(0)

查看更多
推荐书刊
  • 《沧桑旷事》

    不是所有的过去都能转化为历史书本,除了价值取向,还...

    8 2
    开始阅读
  • 《文史天地》杂志

    《文史天地》杂志是由贵州省政协主管、办公厅主办的一...

    56 6
    开始阅读

六十多年前抗击美国细菌战的亲历

作者: 来源: 版权所有: 时间:2017-05-24 11:12:49 阅读  356

齐靖远


▲朝鲜战争期间的反细菌战宣传画

60多年前的抗美援朝战争期间,我还是沈阳东北人民政府干部子弟小学的学生,却亲历了侵略者的细菌弹。

1952年1月底美国侵略军公然违背国际公约,在朝鲜北部和中国东北地区撒布大量带有鼠疫、霍乱、伤寒和其他传染病的动物和昆虫,企图以所谓的“细菌战”从根本上削弱中朝军民的战斗力。为了战胜美国的细菌武器,中朝两国人民紧急动员起来,开展防疫卫生运动,采取种种措施,动员一切可能的人力、物力、药力扑灭带菌毒虫。美国的细菌战激起了全世界人民的极大公愤,使美国完全陷于世界人民的声讨、审判的被告地位。4月28日,“细菌将军”李奇微不得不下台,美军上将克拉克接任“联合国军总司令”。美国在朝鲜与中国东北发动为时三个月的“细菌战”,遭到了彻底的失败。

最早发现美军投掷细菌弹的部队是位于朝鲜铁原郡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第四十二军。1952年1月27日夜间,美国飞机多批在该军阵地上空低飞盘旋,却没有像往常一样俯冲投弹。在驻地金谷里的雪地上发现大量苍蝇、跳蚤和蜘蛛等昆虫。随后,在外远地、龙沼洞、龙水洞等地也发现了大批昆虫,形似虱子、黑蝇或蜘蛛,但又不完全相似,散布面积约6平方公里,当地居民都不认识此虫。1952年2月17日下午,4架美军飞机在朝鲜平康西北下甲里志愿军第二十六军二三四团阵地投下一物品,爆声沉闷,异味弥漫,几名干部当场被熏倒,周围雪地立时布满苍蝇,阵地上的官兵目睹了全过程。

1952年2月22日,朝鲜外交部部长白汉永声明说,美国飞机分别于1月18日至2月16日在北朝鲜广大地区空投了数种携带瘟疫、霍乱及其他细菌的昆虫。与此同时,朝鲜的广播电台也报道说,在平壤北部发现了美国的细菌弹,里面装满了能够在寒冷气候下生存的带菌苍蝇。3月下旬,平壤官方公布:美军在朝鲜北部散布细菌达800多次,散布范围达40多个郡。

经过20多天的观察、检验,志愿军总部和解放军总参谋部初步得出结论,美军正在朝鲜北方投放细菌武器,对中朝部队实施细菌战。美军投放的昆虫标本已经从朝鲜送回北京做进一步检验,专家估计以霍乱、伤寒、鼠疫、回归热四种病菌之可能性较大。美军此次进行细菌战,经过长期的准备,并得到了日本细菌战战犯石井四郎、若松次郎和北野政藏等人的帮助。就在同一天,总参作战部接到了志愿军的电话报告:志愿军第十五军部队发现霍乱、斑疹、大脑炎等病症,已有两人死亡。事实上,早在半年前的1951年夏季,北朝鲜已经大面积流行过瘟疫。而几乎没有卫生设施和条件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士兵中,各种传染病如斑疹伤寒、天花、霍乱等等,也开始大面积流行。由于几乎没有医药可以救治,众多的中国军人不是死于战斗,而是死于流行病,根子就应该是美国早在1951年夏天实际上就发动了细菌战,只不过当时没有抓到空投毒虫证据。

▲美军投下的细菌弹弹壳

从2月29日起,中国东北的沈阳、抚顺、安东、凤城、宽甸、临江等地区,在美军飞机入侵后也发现了各种带菌昆虫,还有带菌的各种玩具与糖果。中央和军委判断,美军已经将细菌战范围扩大到了中国东北。反细菌战斗争的形势更加严峻了。由此,反细菌战斗争的范围进一步扩大,防疫区域由朝鲜北部扩大到中国东北以及内地部分地区。周恩来代表中国政府于3月8日发表声明,控诉美国政府扩大细菌战范围,派遣飞机入侵中国东北地区投放带菌昆虫的罪行。中国的各大新闻媒体也刊载消息,揭露美军在东北地区实施细菌战的情况。1952年3月19日,中央防疫委员会向各大行政区、各大军区和志愿军发出《反细菌战指示》,宣布志愿军部队所在的朝鲜为疫区,东北为紧急防疫区,华北、华东、中南沿海地区为防疫监视区,华北、华东、中南内地及西北、西南为防疫准备区。对各种区域内的防疫任务和措施均作出了详细规定。

此后,反细菌战斗争在中央防疫委员会的统一领导下,不但在朝鲜的志愿军部队深入进行,而且在全国范围内全面展开,形成了全民动员、全民防疫的运动。防疫措施不断完善,宣传动员普及深入,揭露美国实施细菌战罪行的外交等各种斗争也全面展开。反细菌战斗争在几个领域同时展开,达到高潮。

▲1952年严仁英随国际科学委员会在北朝鲜考察美军细菌战罪行

当时我是沈阳东北人民政府干部子弟小学三年级学生,作为细菌战中国紧急防疫区的居民,我们小学生和沈阳全市人民一起,参加了为时三个月抗击美国细菌战的战斗。沈阳市市民,全部注射了预防鼠疫、霍乱、伤寒、回归热的疫苗。全市中小学生,担负了向每一个路人征求反对细菌战的签名的任务。当时,仅仅我一个人就征求了几百个人反对细菌战的签名。市里要求,一旦发现路上有玩具与糖果,立即用镊子夹起来上交销毁。为了防止传染病流行,全市统一消灭了所有家养与流浪狗。那时,全市每一个人外出,都必须戴帽子、戴套袖、戴口罩、戴手套、扎紧裤角。到学校与单位时,每个人必须用来苏消毒药水漱口。每个人外出,必须右手拿一个镊子,左手提一个绳拴带盖的小瓶,路上发现空投下来的带菌毒虫,立即用镊子夹起来放入小瓶内盖紧,然后统一上交烧毁。每一天晚上,全市男女老少都会同仇敌忾一起出动,冒着严寒,站在凳子或者梯子上,用手电筒与镊子扑捉屋外墙上的小毒虫,以免毒虫进入家中传染疾病。往往抓完自己家墙上看得见的所有毒虫以后,才回家洗手睡觉。没有人命令我们,因为谁也不愿意毒虫钻进自己家里面。我们捉的毒虫,主要是一种当地从来没有见过的小黑甲虫,只有绿豆大小。我见过美国飞机投下来的细菌弹,落地以前细菌弹在空中会自动打开。细菌弹是中空的,里面有很多格子,格子里分别存放带不同病菌的各种不同毒虫。美军还在辽宁省各地空投了不少带鼠疫菌的老鼠,以及大批带不同病菌的苍蝇、蚊子、蚂蚱、跳蚤、甲壳虫。辽宁省很多地方开展了大规模群众性灭鼠、灭蝇、灭蚊、灭蝗、灭甲壳虫活动,当时仅宽甸县就消灭了毒虫60多万只。沈阳市郊区与辽宁省广大农村,开展了大面积烧荒活动,把栖息在杂草中的毒虫毒鼠统统烧死。辽宁省与沈阳市开展了大规模灭狗活动,除了军犬、警犬以外,其他狗一律打死后烧掉,防止毒跳蚤寄生在狗身上,随狗四处跑动传播传染病。美国企图以大规模传染病杀害中朝老百姓与军队,但是由于中国反细菌战斗争相当深入,在细菌战紧急防疫区辽宁省与沈阳市,仅有少数人染上霍乱、伤寒、鼠疫、回归热死亡,大规模传染病始终没有流行起来,美国发动的细菌战并没有得逞,再加上全世界爱好和平人民的大规模声讨,美国细菌战最后只能以失败告终。由于上交的毒虫数量多,当年的六一儿童节,我荣幸被学校评为抗击细菌战模范小学生,得到了奖状与一袋糖果奖励。

作为曾经参加过抗击美国细菌战战斗的一员,我们小学生的爱国主义情怀得到了极大提高,至今我对于发动细菌战的美帝国主义仍然痛恨有加。20世纪50年代,我在沈阳生活学习了7年,参加沈阳市全民抗击美国细菌战的全过程,应该是我对沈阳最刻骨铭心的记忆。


作者单位:北京市西城区

责任编辑:姚胜祥


赞赏一下作者

期待他们带来更好内容

赞赏 0人打赏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