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www.wenshitiandi.com/
贵州政协旗下平台

作者

(官方)

赞赏一下作者

期待他们带来更好内容

赞赏

赞赏(0)

查看更多
推荐书刊
  • 《文史天地》杂志

    《文史天地》杂志是由贵州省政协主管、办公厅主办的一...

    56 6
    开始阅读
  • 《文史天地2014年增刊》

    为了进一步挖掘和传承贵州历史文化,《文史天地》杂...

    603 0
    开始阅读

我参与黄河决堤的那些抗战经历

作者: 来源: 版权所有: 时间:2017-05-23 16:37:09 阅读  301

黄仲才/口述

李 俊/整理


我是这样走上抗日战场的

我叫黄仲才,是贵州遵义市新舟镇人。民国二十七年(1938年),我当时才13岁,在遵义县新舟镇(现属于新蒲新区)农村放牛,新舟的保长让我去遵义县政府送公文,我到县政府后,就被县政府的兵扣押了,我才知道被抓壮丁了,当时父亲都不知道。我被抓壮丁后被编入新八师,新编第八师(简称新八师)是1935年4月由原黔军二十五军改编而成,师长蒋在珍是遵义桐梓人,参谋长朱振明也是遵义人。从此,我成了贵州在抗日战争期间上战场的80万名军人中的一员(编者注:据华文出版社2009年,作者齐赤军、梁茂林的《贵州草鞋兵》等相关史料表明,抗战期间,以黔籍军人为主体的部队有10个陆军师,前后共80万人在抗日一线的正面战场)。

▲被轰炸开的花园口

我们这些以贵州籍军人为主体的部队,由于供给严重不足,只能扛着简陋的武器,破衣烂衫,穿着草鞋打仗。所以就有了“贵州草鞋兵”的雅号。

刚到部队时,由于年龄小,部队安排我当号兵,却被河南当地老百姓骂,他们骂我只当号兵,不上前线拿枪去杀日军,没有出息,将来会断子绝孙的。当地老百姓对日本人是恨之入骨,他们希望我们都上前线去杀日本人。被当地老百姓骂了以后,我就不当号兵了,要求当步兵,到抗战第一线去。后来终于如愿以偿当了步兵,有了步枪。

开始,我连枪都不会拿,我们一边行军一边训练。每天休息两次,每次20分钟。休息时,老兵就会教我怎么放枪、怎么投手榴弹,这样我才慢慢成了一名合格的军人。

我亲历了黄河决堤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国民革命军新八师编入第一战区第一集团军作战序列,开赴河南,驻许昌。1937年,日军占领平津后,分兵四路夺取华北。1938年日军以土肥原十四师团为主力,沿平汉铁路向冀南南犯,企图夺取新乡和郑州。新八师奉命戍守黄河铁桥线河防。新乡失守后,新八师奉命炸断黄河铁桥。

1938年2月,新八师炸毁黄河大铁桥后,奉命守卫西起汜水东至花园口的黄河防线。不久又改为西起黄河大铁桥至马渡口一线防务。师部驻京水镇。此时,日寇已抵黄河北岸,因铁桥已毁,无法过河,只能与我军隔江对峙。1938年5月,日军占领徐州后,集合南北两路兵力,准备夹击夺取中原。为了阻击日军,国民政府决定施行黄河决口采取“以水代兵”,决堤任务落在了新八师头上。

我参加了挖掘黄河河堤,我们没有办法,上级命令我们部队挖掘黄河,我们作为军人是要执行命令的,黄河的堤岸挖掘开后,水淹没了几十个县,我们当时也是好痛心呀!

据我们新八师的参谋熊先煜后来回忆:“师长蒋在珍命令由熊先煜主持决堤工程。我当然清楚那黄河之水扑向千里平川所造成的严重后果。滔滔洪水吞没的,不仅仅是骄焰万丈的日寇,被日寇夺占的铁路、公路;同时,也有千千万万中国同胞的土地、家园、祖坟,甚至还会无情地吞噬掉他们的生命啊!作为一个军人,只有服从。”熊先煜率工兵营营长黄映清、马应援和黄河水利委员会专司河堤修防的张国宏段长来到河堤上边的关帝庙。4人全都进去对着红脸长须的关云长磕了三个响头,还敬了香(用烟代)。熊先煜跪在地上默默祷告:“关老爷,中华民族眼下遭了大难,被日本鬼子欺侮得惨。我们打不过他们,万般无奈,只好放黄河水淹,淹死了老百姓,你得宽恕我们。”决堤后,4个人跪成整齐的一排,面对着波涛汹涌的黄河,放声大哭。黄河决堤后,黄河改道几年,给豫东、皖北、苏北人民造成前所未有的灾难,实在令人痛心!

黄河决口,对于当年的抗战是起了相当作用的。首先是阻止了日军的西进。豫东成为泽国后,土肥原等师团的机械化部队无法展开,进攻中原的计划因此搁浅。此后日军被迫调整进攻方向,绕道合肥、安庆,沿长江进攻武汉。其次是分割了日军。黄河决口前,日军攻占了徐州,打通了津浦线,但联系日军南、西、北三个战场的唯一铁路干线——陇海线,却始终拿不下,从而造成日军同蒲、平汉北段、津浦三条纵线长期分立的状态。直到抗日战争结束,日军至多只能由津浦线把华北与华中的部队联系起来。八路军的敌后抗日根据地能够迅速建立、巩固并发展起来,与此应该不无联系。第三是为国民政府的西迁争取了宝贵时间。抗日战争对中国的民族工业是一场浩劫。七七事变后,国民政府下令将沿海工厂迁往内地。最重要的一个中转站就是武汉。通过武汉,国民政府抢运出了一批工厂,为落后的中国工业保存了一点种子,为以后的长期抗战蓄积了力量。

我们守禹门 死了近300兄弟

我们新八师完成决堤任务后,奉命开驻陕西韩城,守卫禹门一带黄河驻防。我在第二十二团九连,团长彭镇璞是绥阳县郑场人,九连连长是彭镇璞的弟弟彭镇琏。

当时天气特别冷,日军有飞机,我们部队牺牲的比较多,牺牲的大部分是遵义人。我们打退敌人多次冲锋,守卫龙门山麓前沿岩洞的一个加强排全部壮烈牺牲。

我们在山西时,军纪很好,得到当地老百姓的支持,还送粮食给我们。我们的部队有人牺牲后,马上要从贵州招新兵来,我们一心一意打日军,军纪很好。当时是冰雪天地,我们只有灰色单衣,赤脚草鞋,打绑腿,每人扛的是老套筒,背包上插砍刀1把,挎斗笠1顶,所到村庄不打人骂人,不糟蹋老百姓,吃粮烧柴照价付钱,如果家中没人,将钱包好放在桌子上。老百姓对我们拥护又可怜,纷纷拿衣物、柴米支援。

▲向花园口决堤涉水推进的日军装甲车

我们守禹门时,是冬天,当时天寒地冻,树梢都结冰了,山西比我们贵州冷多了,我们身穿单衣与日军拼杀。我们班10多人,只剩下3人活着回来,我是其中的一个。我们武器很差,但是守住了禹门,阻挡了日军。我们一共有300多名战士牺牲了,最后是合葬在东龙门山脚。

禹门亦称龙门,两岸的龙门山隔河对峙,奔腾咆哮的黄河宛如巨龙夺门而出,是晋西陕东的咽喉。禹门以北,群峦起伏,悬崖绝壁,为天然屏障。禹门以南,河幅宽敞,形同天堑,难以逾越。

1938年12月下旬,日军4000余人,重炮数10门,飞机多架,陆空配合,向秦晋交界处的黄河禹门口发起进攻,企图西犯大西北。黔军新八师700余名将士在此凭险据守,浴血奋战四昼夜,使日军陈尸千具,狼狈逃走,大西北安然无恙。日军侵华8年,始终未渡过黄河,此战起了重大作用。新八师也付出惨重代价,有290位黔籍官兵在此英勇献身。

1993年,山西河津县人民政府为纪念民国二十七年(1938年)12月在禹门英勇抵抗日本侵略者而壮烈殉国的原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第八师290位阵亡将士,专门修建了禹门抗战烈士纪念碑,纪念碑上镌刻着薄一波同志亲笔书写的“抗日烈士永垂不朽”八个闪闪发光的大字。

彭团长牺牲了

抗战中,最可惜的是我的老乡彭镇璞团长的牺牲。

1939年2月,新八师奉命编属第一战区九十三军建制,由陕西开赴山西晋东南抗日。

我们到山西时,到处是冰天雪地,而我们仍然是单衣,粮食又接济不上。加之敌情不明地形不熟,每人只背了一杆步枪和两颗手榴弹。我们不害怕,打日本鬼子时,我们都是精神百倍,信心十足。

新八师承担了攻击浮山之敌,当时日军第二十师团三十九旅团对我晋南浮山地区县城进行“大扫荡”,新八师承担了攻击驻浮山之敌的任务,我们二十二团彭镇璞团长率全团主攻浮山县城东高地,彭团长率两个营支城墙脚准备攻城。攻城战斗开始,敌人从城墙上发射小炮,机关枪,疯狂阻击我军攻城。

我们的彭团长看到二十二团伤亡严重,不顾个人安危亲临前沿督战,突然间,敌人一炮弹在他身边爆炸,弹片刺入前胸,血流不止。在送往医院途中殉国,献出了仅29岁的生命,多可惜呀!

我们彭团长老家在绥阳郑场街上,他的老家与我们相距5公里,受伤牺牲后,运回郑场安葬。被国民政府追赠为少将。我们当时下了决心为团长报仇,最后取得了攻城和整个浮山战役的胜利,将日军打退了。

我们多次与日军正面交锋,由于日军的武器好,在战场上只能靠顽强拼搏。一次日本人用地雷将我军的一辆车炸了,我们牺牲了10多名战士。我们九连战士赶来后,用手榴弹才将日军打败。

1944年下半年,我调到位于陕西西安的一所陆军医院工作,当过上士班长。管灯油的,任军需处的卖办。

全面抗战8年时间,我参加了7年。1945年,我在秦岭运送伤员时,出了车祸,脚受伤。抗战胜利后,我和同一部队的遵义老乡李金水结伴回家。我们乘车到重庆后,从重庆步行回到遵义。到遵义城区忠庄时,我与李金水分手。李金水家在苟江水。现在我觉得遗憾的是,回到家乡后,再也没有与李金水见过面,李金水家的详细地址都没有记下。

我回到老家遵义市新舟镇当农民。70年来,我参加抗战的历史,很少有人知道,但我无怨无悔。

(编者注:本文刊发时,得到老人去世的消息,让我们为这位抗战老兵默哀、致敬!)


作者单位:遵义广播电视台

责任编辑:姚胜祥


赞赏一下作者

期待他们带来更好内容

赞赏 0人打赏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