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www.wenshitiandi.com/
贵州政协旗下平台

作者

(官方)

赞赏一下作者

期待他们带来更好内容

赞赏

赞赏(0)

查看更多
推荐书刊
  • 《沧桑旷事》

    不是所有的过去都能转化为历史书本,除了价值取向,还...

    8 2
    开始阅读
  • 《文史小百科》

    《文史小百科》是文史天地杂志社手机杂志内容的汇编,...

    6 0
    开始阅读

俄罗斯缘何出兵叙利亚

作者: 来源: 版权所有: 时间:2017-05-23 16:34:06 阅读  284

袁灿兴


叙利亚位于亚洲西部,地中海东岸,是连接地中海与黑海的交通要道,周边与各国接壤,处于欧亚非三洲接壤处的叙利亚,因其重要的地理位置,素来被大国所重视。

自从以色列建国之后,阿拉伯国家结成联盟,共同对以色列作战。在当时的冷战格局中,英美支持以色列,苏联支持埃及为首的阿拉伯国家。利用苏伊士运河危机,苏联对埃及纳赛尔政府予以大力支持,而叙利亚则在1958年与埃及合并(1961年又各自独立),组成阿拉伯联合共和国,也受到苏联的影响,被纳入其势力范围。苏联深知叙利亚的重要性,保持对叙利亚的影响力,可以获得战略地带,可与西方国家叫板,于是各类援助不断进入。

苏联一方面以军援为诱饵,另一方面则派出大批专家,对各国加以控制,以保持影响力。苏联派出的专家对阿拉伯国家事务的干涉,让各国日益不满,只是出于对苏联军援的需要,暂时加以忍耐。到了1970年,以老阿萨德为首的复兴党内派系,不满当时政府过度的左倾政策,发动军事政变,此后由老阿萨德掌控政权。老阿萨德统治的三十余年时间中,他一手打造了一党制的总统权威体制,其统治影响至今。

老阿萨德是推翻亲苏政权而上台,自然不得苏联青睐,不过他很快就赢得了苏联的好感。老阿萨德执政后,与叙利亚共产党人结盟,在意识形态上让苏联放心。上台后不久,老阿萨德即造访莫斯科,表达诚意。勃列日涅夫对老阿萨德的印象改观之后,军援、经援滚滚而来。

1972年7月,埃及与苏联最终闹僵,将苏联专家逐走,叙利亚却与苏联走得更近。就在埃及与苏联闹僵后不久,叙利亚总统老阿萨德访问莫斯科,与勃列日涅夫举行了会谈。勃列日涅夫在会谈时建议,应当参考苏联与埃及、伊拉克签署的友好条约,签署苏联叙利亚友好条约,想以此作为对埃及的报复。在此敏感时期,阿萨德自然知道,签订此条约,无疑会得罪阿拉伯国家中的大哥埃及,遂委婉加以拒绝。

对于叙利亚,苏联日益重视。1972年夏,叙利亚与以色列的战事吃紧,阿萨德请求苏联给予军援。此年九月,在叙利亚与苏联之间,开辟了空中物资运输通道,武器弹药源源不断而来。为了表示感谢,叙利亚主动提出,将地中海边的塔尔图斯港口借给了苏联,这使苏联海军舰队可以直接面向地中海进行部署。当叙利亚提出要将塔尔图斯借给苏联时,苏联大喜过望,以为是“瞌睡碰上了枕头”。

▲库阿特利(右)与纳赛尔举手庆祝签订协议

不过叙利亚与苏联的关系并不是一帆风顺,一度叙利亚曾要求苏联提供最先进的战斗机,以夺取制空权。苏联则担忧先进武器的进入,会打破地区均衡。叙利亚则不停抱怨,为何北越能拥有最新式的战斗机,叙利亚则不行,进而开始指责苏联专家在叙利亚建立“国中之国”。

双方的危机开始恶化时,1973年,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爆发了“十月战争”。战争期间,苏联特意建立了空中通道,为叙利亚运送一切需要的物资。苏联也为叙利亚提供了它一直想要得到的最先进战斗机、防空导弹、坦克。此时借给苏联的塔尔图斯港口发挥了重要作用,成为各类物资中转基地。以色列对此心怀不满,发动奇袭,导致苏联商船“米哈尼科夫”号被炸沉。恼羞成怒的苏联调集重兵威胁,美国也不甘示弱,双方摆足态势,要一较高下。所幸以色列作出了让步,苏联最终撤兵了事。

借助于苏联援助的武器,埃及、叙利亚在与以色列的战争中,一度占据上风。苏联的武器,帮助阿拉伯人暂时取胜,可苏联却尴尬地发现,自己是政治上的失败者。在多年的无休止的战争之后,埃及人发现,战争最终无益于解决政治问题,最终还是要回到谈判桌上来。既然要谈判,就需要与美国取得联系,让美国牵线搭桥。基辛格对此颇是得意,曾道:“俄国人向阿拉伯人提供了武器,美国则向他们提供了和平。”苏联不仅接受了埃及参加谈判,更主动提出也想加入谈判。

当埃及与以色列回到谈判桌上时,老阿萨德却突然另行奇招。1975年10月,他突访莫斯科,表示要与以色列进行一场长期战争,希望获得更多支持。苏联此时希望战事得到控制,要求老阿萨德也参与谈判。出于对叙利亚的重视,苏联再一次提出,缔结两国友好条约,不想老阿萨德却不给面子,断然加以拒绝。

1976年7月,勃列日涅夫写信给老阿萨德,要求他停止战事,同时停止向叙利亚运输武器。老阿萨德的反应是,减少在叙利亚的苏联专家,限制苏联舰队在塔尔图斯港口的进出。此后两年,双方关系一直不睦。

到了1978年,眼看埃及就要与以色列达成合约,老阿萨德觉得靠叙利亚的力量,难以单独对付以色列。老阿萨德连续访问莫斯科,修补双方关系,设法获得最新武器。对于给予叙利亚最新武器,苏联一直以签署友好条约作为条件。至1980年,双方签署了为期二十年的友好条约。叙利亚最终获得了想要的新式武器,并指望着这些武器能抗衡以色列。

八十年代之前,叙利亚与苏俄关系是互相利用的关系。苏联希望能保持对叙利亚的影响力,进而获得港口的使用权,在中东地缘政治中获得主动。叙利亚则希望通过与苏联的友好关系,获取军事援助,以对抗以色列。

1980年苏叙友好条约签署之后,两国关系日渐亲密,机场之上频繁响起欢迎的军乐与礼炮声。表面的欢愉,背后隐藏的是各自的算计,精明过人的老阿萨德对苏联人是极为提防,以避免叙利亚成为“中东的古巴”。在友好条约签署之后,连续两年叙利亚竟没有向苏联派出大使,同时在黎巴嫩、巴勒斯坦问题上,叙利亚不听指挥,依照自己的意思行事。

大量的苏联军援,让老阿萨德自以为羽翼丰满,可以叫板以色列。在埃以单独媾和之后,叙利亚独自扛起了反以大旗。但叙利亚与以色列之间,却存在着某种默契。在1976年叙利亚出兵干涉黎巴嫩时,双方达成默契,只要叙利亚不在黎巴嫩部署地对空导弹,以色列就默许叙利亚的干预行动,这是一条不能逾越的红线。

当1975年埃及退出战争后,叙利亚希望联合其他阿拉伯国家组成联盟,积极实施“大叙利亚”计划,将黎巴嫩、巴勒斯坦、约旦纳入控制。1975年4月,黎巴嫩爆发内战,次年叙利亚出兵介入。对于阿拉伯兄弟自己的窝里斗,以色列自然乐得坐山观虎斗。

1980年之后,驻扎在黎巴嫩的叙利亚军队遭到以色列空军的轰炸,叙利亚便在贝卡谷地部署了苏制萨姆地对空导弹,突破了以色列设定的红线,双发爆发冲突。叙利亚与以色列的冲突,背后又是美苏两个大国的角力。苏联给叙利亚送来大量防空导弹,最终在贝卡谷地的防空导弹连增加到19个。在以色列的美式武器打击下,叙利亚一败涂地,贝卡谷地的防空导弹被彻底摧毁,苏制武器也饱享恶名。在以色列的打击下,叙利亚虽遭到了沉重损失,但苏联迅速给叙利亚运来了更多最新式的武器,以挽回名头。叙利亚的军力得到了进一步扩充,而在黎巴嫩也获得了更大的主导权。

自从以色列建国以后,老阿萨德就将其视为眼中钉,不能消灭以色列,最少也要与它保持均衡地位,成为了老阿萨德的战略目标。而为了实现此战略,军事上的强大必不可少,这就需要苏联的支持。至八十年代中期,在苏联的持续武装之下,叙利亚军队实现了现代化,改进了训练、组织、指挥能力,虽然不能与以色列抗衡,在中东也算是军事强国。

1985年的苏联,一个新人走上了政治舞台,这就是戈尔巴乔夫。戈尔巴乔夫执政后,全面修整苏联的对外政策,开始限制对叙利亚的军事援助。1987年4月,老阿萨德访问莫斯科时,戈尔巴乔夫坦率地告诉他:“依靠武力解决阿以冲突的做法已名誉扫地,莫斯科不再支持叙利亚的战争,应寻求政治途径解决冲突。”

苏联军事援助的削弱,迫使老阿萨德调整自己的战略,他开始改善与周边亲美阿拉伯国家的关系,减少对黎巴嫩事务的干预,并破天荒地与以色列为了和平而进行谈判。1995年,以色列与叙利亚进行的和平谈判,导致保守分子不满,刺杀了以色列总理拉宾。

▲在大马士革街头,叙利亚人欢迎阿联的官员

就在叙利亚与以色列改善关系之前,曾经叙利亚的强大支持者苏联已在1991年解体,地中海分舰队解散。塔尔图斯港口则由俄罗斯继续租用,成为俄罗斯在地中海的唯一立足点,具有着重要战略意义。苏联解体之后九年,老阿萨德去世,儿子小阿萨德接班,成为新的总统。

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一度国力衰弱,无力过度干预外部事务。至普京时期,随着国力的恢复,在外交上,他采取了三环外交战略。第一环是俄罗斯认为的核心利益圈,是必须确保的亲俄国家,如白俄罗斯、乌克兰等;第二环则是其他独联体成员国;第三环则是与苏联签署过友好条约的国家,如朝鲜、古巴、越南、叙利亚等。通过三环外交,俄罗斯将能确保自己的大国地位。

中东对于俄罗斯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通过经济合作、武器贸易等方式,俄罗斯加强与传统盟友的关系。但近年来,中东地区的一些亲俄国国家如利比亚、也门等国纷纷发生变故,亲俄政权垮台,剩下的只有沙特、约旦这样的亲美国家。盟友叙利亚,成为俄罗斯必须确保的对象,因为小阿萨德牵涉到太多的俄罗斯利益。

2005年,小阿萨德总统就任以来,第一次访问俄罗斯,双方达成了系列协议。俄罗斯免除叙利亚所欠的大部分债务,叙利亚则采购了大批军火,并允许俄罗斯进一步完善、扩大叙利亚境内的塔尔图斯港口。至2008年,俄罗斯与格鲁吉亚爆发冲突后,美国在东欧部署了反导系统。随后俄罗斯与叙利亚达成协议,在叙利亚境内部署反导导弹,并进一步扩建塔尔图斯海军基地。至2012年升级工程完成后,塔尔图斯可以停泊包括航空母舰在内的各类军舰。

▲1972年6月6日,叙利亚总统哈菲兹·阿萨德(右)与苏联领导人勃列日涅夫在莫斯科合影

塔尔图斯军事基地的存在,使俄罗斯海军可以扼地中海、黑海、红海、印度洋要隘,保持在此地区的影响力。俄罗斯海军在印度洋开展行动时,塔尔图斯基地也是提供后勤补给的最近港口。塔尔图斯海军基地的租借费用,一年不过二百万美元,且借款还被用作购买俄制武器,极其划算。从各方面考虑,俄罗斯都不能放弃塔尔图斯海军基地。

叙利亚与俄罗斯保持着重要的经贸关系,据世界武器交易分析中心统计,叙利亚是俄罗斯在中东地区最大的军火买家,一度是俄制武器的第三大买家。如果亲俄罗斯的阿萨德政权倒台,将影响到俄罗斯的军火贸易,对于俄罗斯重振国力,恢复军事强国的努力产生影响。叙利亚也是俄罗斯的重要经济投资地,在叙利亚内战爆发前,俄罗斯在叙利亚的能源、基建上,投入了大量资金。一旦阿萨德垮台,将带来重大的经济损失。

更让俄罗斯忧虑重重的是,大批来自俄罗斯的武装分子,投入到叙利亚的内战之中。来自车臣的武装分子,在伊斯兰国的战地指挥官中,占据着最重要的位置。一旦小阿萨德政权倒台,战争结束,大量经受战火考验的武装分子回流俄罗斯,又将造成地区动荡,诱发战乱。与其如此,不如在叙利亚开战,将这些武装分子消灭。

与当下欧洲各国被叙利亚难民所困一般,俄罗斯也面临着难民流入的问题。在过去将近半个世纪里,大量俄罗斯人到叙利亚工作,也有大批叙利亚人到俄罗斯学习。几十年间,许多人通婚,在叙利亚居住的俄罗斯人及其家庭就有几万人。如果小阿萨德政权垮台,这批人必然要逃回俄罗斯,加重俄罗斯的财政负担。

在叙利亚还有约十万切尔克斯人,他们在19世纪为了躲避沙皇俄国的扩张,离开黑海故土,逃至叙利亚。在叙利亚,他们成为阿萨德政权的坚定盟友,参与了内战。这批人一直追求着重新返回故土,2014年在冬奥会所在地索契,就是他们的故乡。流浪着的切尔克斯人一度希望唤起国际社会的关注。如果阿萨德倒台,切尔克斯人势必争取回归故土,俄罗斯将如何对待他们?

综合历史与现实,俄罗斯决不能容忍小阿萨德政权垮台,这将极大损害俄罗斯利益。在持续了几年的叙利亚内战中,俄罗斯不遗余力地给叙利亚军队提供武器支持,同时强化在叙利亚的军事存在,派出大型军舰进驻,警告西方各国不得对小阿萨德动武。2015年,当小阿萨德政权岌岌可危之时,俄罗斯最终决定,出兵援助小阿萨德政权,参与叙利亚战争。

当下俄罗斯对叙利亚的介入,只是有限度的、小范围的空军打击,俄罗斯不可能大规模出动陆军,帮助小阿萨德清剿已坐大的反政府武装。俄罗斯在叙利亚的战略目标,就是确保小阿萨德政权能控制住沿海地区,以维持塔尔图斯海军基地的存在,在一定程度上捍卫俄罗斯的利益。但此战略目标能否达成,还有待未来战事的进一步发展。


作者单位:江苏无锡城市学院

责任编辑:王封礼


赞赏一下作者

期待他们带来更好内容

赞赏 0人打赏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