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www.wenshitiandi.com/
贵州政协旗下平台

作者

(官方)

赞赏一下作者

期待他们带来更好内容

赞赏

赞赏(0)

查看更多
推荐书刊
  • 《沧桑旷事》

    不是所有的过去都能转化为历史书本,除了价值取向,还...

    6 2
    开始阅读
  • 《文史天地2014年增刊》

    为了进一步挖掘和传承贵州历史文化,《文史天地》杂...

    603 0
    开始阅读

沙皇俄国警察百年兴衰记

作者: 来源: 版权所有: 时间:2017-06-29 21:07:02 阅读  126

杨 俊

一、建立内务部

18世纪末至19世纪初,是俄罗斯最为困难的历史时期之一,用兵常态化。1792年俄罗斯结束了与土耳其的长年战争后,参与了两次瓜分波兰,以后又卷入旷日持久的拿破仑战争。1801年,亚历山大一世继位,但手段不太光彩。为极大地动员国内外资源应对复杂的形势,亚历山大一世决定进行国家机构改革。1802年9月8日,国家共建立了八个部:陆军部、海军部、外交部、司法部、商务部、财政部、国民教育部和内务部。9月8日是俄罗斯内务部建立的纪念日,同时也是俄罗斯警察中央领导机关建立的纪念日。

俄国大国务活动家维克托·帕夫洛维奇·科丘别伊被任命为首任内务部部长,他是皇帝亚历山大一世的密友,也是建部方案的首创和作者之一;米哈伊尔·米哈伊洛维奇·斯佩兰斯基被任命为首任内务部办公厅主任,他具有创造性的智慧和力量。 

内务部领导需要解决的首要问题之一是警察的物质保障问题。当时的警察收入微薄,仅靠工资无法为生,捞外快是警察的常态。根据内务部的倡议,在城市预算中专列开支给警察。“按照编制发放薪金,给内务部官员提供军粮和全套制服、大沿帽、消防器具、劈柴、蜡烛的开支”。

▲首任内务部长科丘别伊伯爵

中央警察机构的后续发展与M.M.斯佩兰斯基的改革密切相关,1811年,在内务部第二局的基础上建立了警察部,部长为斯佩兰斯基。警察部由一系列局(经济警察局、执行警察局和医疗局)和两个办公厅组成(公共办公厅和特别办公厅)。经济警察局监督物价、城市粮食供应,制止投机倒把,感化院和习艺所也归它管辖。执行警察局检查地方警察局的工作,监督刑事案件的侦查,抓捕临阵脱逃者。医疗局监督卫生状况,采取措施预防人的传染病和动物的传染病、供应药品。警察部特别办公厅从事秘密侦查活动、政治侦查、监视外国人。

政府给予警察部很大的权能,除特别保护国内安全,警察部还要监督国家的其他各个部对法律的执行情况。因此,警察部招来其他各部高官的痛恨,想尽办法贬损其声望。最终,经内务部部长科丘别伊的成功说服,1819年,皇帝将警察部并入内务部。

内务部和常规警察的建立使俄国的犯罪状况有极大改善。19世纪中期,可能是俄罗斯国家历史上最平静的时期。1853年,圣彼得堡50万居民中发生了5起杀人案,6起抢劫案,1260起盗窃案。在叶卡捷琳堡和其他乌拉尔地区城市,19世纪中期杀人案是稀少的现象。

1861年土地改革后,由于取消了农奴制,大大降低了流浪现象,但侵财犯罪量却急剧上升。农奴的个人自由被解放了,但同时他们的物质状况却在恶化。大量的份地赎金使农民难以养活家庭,常常导致农民经济的破产,各种形式的犯罪急剧上升。

但总体来说,在1880年代前,俄罗斯的犯罪状况尚属可控范围,政权在保护社会秩序方面没有特别的支出,国家在职业性警察机关方面尽量节省开支,而把警察的部分职能转嫁到了居民身上。保安、卫兵、甲长、乡警事实上承担了基层警察的角色,巡逻、站岗、守护和押送犯人,但做这些事情均无报酬,只是徭役而已。工作无报酬,对农民来说,简直就是重担。没有报酬的工作,对农民没有什么特别的吸引力,因此,他们对此特别不感兴趣。

二、1860年代开始的警察改革

从1861年起,俄罗斯进入了改革的时代,亚历山大二世是改革的领导者。这是一场资本主义性质的变革,对俄国的历史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改革之风也吹进了警察体系,地方警察机关在19世纪下半期也进行了改革,1862年12月,县和城市警察局合并为一个机构——县警察局,县警察局局长由部长任命。

县划分成若干行政警区,由警区警察分局长主持警务工作,城市内市警察由局长和警察分局长、警察督查组成。未涉及乡警、甲长制度的变革。合并也未涉及大城市,这些大城市仍保留城市警察局。

警察机关受双重监督:纵的方向来自于内务部和国家警察局,横的方面来自于省长和省的警察机关。

保护公共安全的直接责任落在了行政警区警察分局长身上,他负责进行刑事犯罪的侦查、收集管辖区的信息、保障军队和被逮捕者在其警区的安全通过,

1878年,行政警区警察分局长有了一名县警做助手,县警专司刑事业务及其他职责,观察居民在宗教事务方面的行为,制止反政府行为和传播流言,监督携带武器,执行酒类交易的法则。

售酒在镇里被规定为从早晨7点到晚上10点,在城里,工作日可到晚上11点,在节日和星期天不许演奏音乐和赌博,乡警和甲长在县警的支配下工作。

县警的侦查结论由县警察局局长转给法院的侦察员并通知检察官,县警们的基本工作形式是巡查所服务的区域,要特别注意来访者及偏僻地方,任务虽不很复杂,但县警须经直属首长的许可才能离开所辖区域。

考虑到工作量逐渐增加,为执行法律,在县级警察机关中补充了初级警官——村警,村警与县警一起组成了警察卫队。县警的职责引入每一个乡。每2500名居民配备不超过1名村警,村警装备手枪或冷兵器(县警也一样)和木棒。他们有权携带火器,但需要自己配备,村警由一系列长官共同领导:行政警区警察分局长—县警察局长—省长—国家警察局长—部长。

▲警察分局局长

城市警察局实际上在组织和功能上没有发生任何变化。市长既是行政首脑也是警察机关的最高官员,在首都由警察总局长领导分局长。

对警察机关激烈的改革在1880年8月6日进行:决定撤销直属皇帝办公厅的帝国第三处,全体俄罗斯警察集中到内务部管辖,在内务部里建立国家警察局,独立宪兵团隶属于国家警察局,宪兵更加集中精力调查政治犯罪。由一名副部长负责安全方面的事务,他专门领导警察和指挥独立宪兵团,事实上直接领导国家警察局。

国家警察局由局长和若干副局长及其下属机关组成。其职责是根据俄罗斯帝国法律解决与罪犯分子斗争的问题、支持法律程序、保障边境地区交通、划分国界、关心孤儿、监督商务规则、注册组织和团体、检查身份证制度的遵守情况。

国家警察局先后组织了七个局、两个处和一个情报科。管理局管干部工作,立法局管全国的警察机关建设,预防居民违反公共秩序(饮酒、贫困、有伤风化)。第三局秘密收集想进入国家机关工作的公民的信息,监督积极的社会活动者,此外监督对犯罪分子的侦查活动。第四局检查对国家犯罪案件的侦查工作。第五局监督完成对国事犯采取行动的决定。第六局监督生产和保护爆炸物品,监督酒类专卖法和犹太人遵守法律的情况,调解企业和工人的关系。第七局领导刑事侦查局的业务。特别处(1898年组成)总结了邮检,及在帝国境外从事的情报工作的成果。随着各种政党在俄罗斯的建立,特别处分为两个独立的科:第一科(收集政党信息),第二科(收集与社会组织相关的信息)。

三、政治犯罪

19世纪下半叶,俄罗斯国家形势包括犯罪形势急剧恶化,出现了若干持激进乌托邦思想的组织,其成员不满足于国家主导的自由主义式的平稳改革,他们力图立即解决国家面临的社会问题,且选择了一条破坏性的道路,持极端态度的无政府主义者和民意党人在国内掀起了恐怖主义浪潮。当局企图通过镇压手段解决问题,却强化了社会的冲突。1878年彼得堡市行政长官特列波夫被刺杀后,对刺客薇拉·查苏利奇的审判结果,不仅没有起到震慑犯罪的作用,反而产生了消极后果。在公众的欢呼下,在有陪审员的审判中她被宣告为情有可原,无罪释放。受极端情绪的支配,革命者们认为,人民同情恐怖行为。

查苏利奇的枪声之后,国内恐怖行动浪潮汹涌。参与恐怖活动的革命者被判死刑后,结果却是火上浇油,民意党人真正的猎杀对象是被称为“解放者”的沙皇亚历山大二世。“土地与自由社”成员索洛维约夫制定了第一次谋杀沙皇的计划,1879年4月2日沙皇亚历山大二世在冬宫广场散步时,他带着一把手枪冲向皇帝,但这一次皇帝无恙,赶来的一名警察却受了伤。

此后,民意党人两次在铁轨下埋设炸弹企图炸毁沙皇乘坐的火车。一次爆炸装置未工作,另一次炸了另外一辆火车。1880年2月5日,民意党人哈尔图林在沙皇的冬宫饭厅里埋了一个甘油做的大炸弹,8名士兵因此丧命。

内务部部长米哈伊尔·洛里斯·梅利科夫力图结束这场血腥战争,1880年2月,他刚上任一个星期就被谋杀了。

1881年3月1日午后两点至三点钟,当亚历山大二世回冬宫,他的坐车驶向叶卡捷琳运河时,爆炸发生了。沙皇的马车摇晃了几下,并立即被烟雾包围了,车夫加快了步伐,但亚历山大二世命令停车,跳出车外,他看见两个浑身是血的哥萨克和一个因疼痛而抽搐的小男孩正好并排地出现在一起,稍远一点儿的地方站着一个被路人抓住的扔炸弹者,皇帝向这个平静下来的孩子弯下腰,对他做了祈祷,走向即将离开的马车,突然一声巨响,浓烟再起,浓烟散后,活着的人看见大约有20个血肉模糊的人,沙皇靠在运河的栏杆上,大衣破碎,缺了一只脚,他的对面则是刺客格里涅韦茨基。“回冬宫,死也要死在那儿!”亚历山大二世的说话声刚刚能听清。一个多小时后,他就在冬宫自己的办公室里去世了。

20世纪初,各种政党中的好战分子在俄罗斯全国掀起了对公务人员进行的“征收”行动。普通的匪帮分子们在革命者的号召之下,抢劫了一些政府办公场所和银行,甚至传来了最初的袭击列车、抢劫银行和银行运钞车的消息。在这种情况下,警察面临着如何能更加高效地对付此类犯罪的问题。1903年,圣彼得堡刑侦局领导弗拉基米尔·菲利波夫在国内建立了首支“飞虎队”,它可以根据第一信号扑向事发地,稍后,这样的队伍也出现在了其他城市,这就是今日俄罗斯特警OMO的前辈。

恐怖分子们的行动经常指向的恰恰就是警局工作人员,1902年内务部部长西皮亚金被刺身亡,一年后他的继任者普列韦也在此岗位上殒命,俄罗斯进入了动荡的年代。

四、帝俄警察的晚钟

1906年,根据首相斯托雷平的倡议,内务部又开始准备酝酿进行警察改革。斯托雷平认为1906年应通过《国家法律基础》,确立俄罗斯特色的宪法,组建两院制的议会——国家杜马和国务委员会,改变警察的组织和活动条件,并打算把警察从与罪犯作斗争、保护社会秩序无关的非警务活动中解脱出来,以避免干涉其他国家机关的活动。准备颁布警察条例,其中将明确规定警察的权利和义务,其工作人员的秩序和条件。政府已经拟定了《关于改善警官物质待遇,增加编制和提高警察受教育资格必要性》的文件。警察中的工作人员平均增加工资二倍,每个职位每五年将增加10%的工资。

▲警察盘查行人

为了提高“社会对警察的信任度”,提高警务工作的威信,帝俄打算建立一系列专门学校培训警察,把受专门学校的培训当作警察晋升的重要条件之一。想加入警察队伍的人必须受过相对较高的教育。提出了警察伦理、建立警察俱乐部、在警察局里建立公议审判会的问题。按照斯托雷平的意见,提高受教育水平,形成警察活动的新的道德伦理原则特别重要。研究内务部改革的马卡洛夫委员会,从1906年到1916工作了十年,但其活动几乎没有收到效果,建议很多但落实很难。

斯托雷平死后,政府开始“弱化改革脉搏”,在国家杜马中“刹车”警察改革方案,地方行政机关在国家杜马中的代表对此也不感兴趣。还有特定圈子里的反对派,他们认为在警察改革之前,应该先通过法律“保障人的权利和自由”,增加警察的工资会导致国家其他机关工作人员的攀比,国家财政难以承受。

尽管警察部门中积累了许多问题,但19世纪末20世纪初刑事侦查工作却进步迅猛,在俄罗斯出现了知名的大侦探,圣彼得堡的普季林、莫斯科的科斯科、敖德萨的朗,他们的名字在革命前就已家喻户晓。他们在不同时期相继领导过圣彼得堡、莫斯科和敖德萨的刑事侦查局,时人写了著作,编出了传奇故事,描述了这些俄罗斯侦探的导师们抓罪犯的故事。

1866年12月31日,圣彼得堡首先建立了刑事侦查局,按照历史的传承性,这天就是俄罗斯刑事侦查工作专门化建立的日子。20世纪初,犯罪状况的复杂化要求在其他大城市也建立刑事侦查分支机构,而且要建立从事侦查业务的专门机关体系(制度),以便在俄罗斯全境用侦查的手段揭露犯罪,这个目标在1908年就已经实现了。

▲圣彼得堡的消防队灭火

20世纪初,俄罗斯的刑事侦查工作被认为是世界各国中最好的之一,因为在实践中使用了最先进的方法,比如说,建立在系统制度基础上的注册体系,在其中列了三十项内容,积极使用人犯的照片簿。1889年,俄罗斯组建了警方的第一个照相室。同时代,在西方国家使用照相和指纹的方法只有特工部门掌握,而俄罗斯警察已经掌握了超过200万张照片和300万张指纹卡片。刑事警情通报制度在1915年1月前开始在俄罗斯帝国刑事侦查中使用,俄罗斯的刑事侦查工作在当时具有专业水准,得到外国同行的高度评价。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内务部面临的最重要问题之一,是除保护社会秩序、与犯罪作斗争外,还要参与解决“粮食问题”。由于许多方面缺粮,导致了有组织的混乱、交通、投机倒把问题。1916年,部长赫沃斯托夫建立了与高物价作斗争协会,得到了内务部的支持。从1916年起,充实警察中的干部成为主要问题。战争、物价上涨、生活水平下降,使内务部领导得出结论,如果不采取紧急措施,“警察局就会分崩离析”。1916年10月底,强化了内务部部务委员会,通过了“关于在五十个省加强警察和改善警务人员物质待遇的决议”,但政府和内务部已经来不及实现这个决议了,二月革命来了。

二月革命后不久,临时政府解散了国家警察局,解散了内务部,历时115年的帝俄内务部警察制度就此终结,烟消云散,但给人们留下了无限的遐想空间。


(作者系中国人民公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

责任编辑:王封礼


赞赏一下作者

期待他们带来更好内容

赞赏 0人打赏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