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www.wenshitiandi.com/
贵州政协旗下平台

作者

(官方)

赞赏一下作者

期待他们带来更好内容

赞赏

赞赏(0)

查看更多
推荐书刊
  • 《文史天地2014年增刊》

    为了进一步挖掘和传承贵州历史文化,《文史天地》杂...

    603 0
    开始阅读
  • 《沧桑旷事》

    不是所有的过去都能转化为历史书本,除了价值取向,还...

    7 2
    开始阅读

建国初期新上海天空的“鸽子警察”

作者: 来源: 版权所有: 时间:2017-05-23 14:50:41 阅读  188

王春华


▲毛森

鸽子是人类的亲密朋友,人类早就利用鸽子的飞翔力和归巢能力广泛饲养。人类饲养的鸽子广泛应用于航海通信、商业通信、新闻通信、军事通信和民间通信等领域。20世纪50年代初期,鸽子还被我公安干警用来侦破案情,成为建国初期上海天空上的“鸽子警察”。

接管国民党旧警察局的意外发现

1949年5月12日,人民解放军正式向上海发起进攻。在著名的上海战役中,解放军于5月23日向国民党军队发起总攻,并于26日解放主要城区。1949年5月27日,解放军消灭了国民党最后一批守军,上海市全部解放。解放军进驻上海市以后,为了迅速维持上海市的秩序,接管了国民党的旧警察局。解放军冲进国民党的旧警察局时,旧警察局局长毛森早在三天前潜逃去了台湾,警察局内一片狼藉,到处都是散乱的纸片和烧毁文件遗留的灰迹。就在解放军冲上旧警察局的楼顶时,却意外地发现楼顶上有几十个鸽子笼子,里面养了上百只信鸽。

经过清点登记,这些信鸽主要有日本鸽、德国鸽和美国鸽。日本鸽体形小巧,飞行时反应敏捷;德国鸽体形适中,比日本鸽更加强健耐飞;体形较大的美国鸽一看就是军鸽出身。这些信鸽曾经是国民党警察杀害我地下共产党的帮凶,解放军战士义愤填膺地向李士英局长请示:一定要全部杀死这些罪恶的帮凶。李士英是上海市解放后的第一任公安局局长,是有着丰富侦破经验的老侦察兵,战士们的心情他是感同身受的,但李士英一脸严肃地说:“这些鸽子虽然做过国民党警察的帮凶,但我们不能杀害它们!”“为什么?”许多战士不明白李士英局长的意思。李士英局长说:“上海刚解放,据可靠情报,国民党在撤退前秘密派遣了许多特务潜伏在上海,他们试图对新中国政权实施破坏。这些信鸽既然能为国民党旧警察所用,我们为什么不能利用信鸽为我们新中国效劳呢?”

在解放军打败国民党军并解放上海时,毛森曾散布谣言:解放军一定会找所有的国民党旧警察算账,有门路的旧警察都想办法潜逃去台湾了,没有门路逃跑的只好呆在家里静观其变。李士英局长在大街上张贴告示:解放军善待国民党的旧警察,欢迎他们继续留在警察局帮助维持上海的秩序。李士英局长还派人上门邀请那些饲养信鸽的旧警察,请他们用技术为人民服务。

袁建东就是国民党警察中的养鸽人员,李士英局长三番五次上门做他的思想工作,袁建东深受感动,表示一定要把自己的一技之长,奉献给上海人民。袁建东其实也是穷苦人家出身,他担任国民党警察的养鸽员也是迫不得已,仅仅是为了混口饭吃。就这样,袁建东成了新中国上海市公安局的第一个养鸽警察。

▲李士英

上海解放后的50年代初,潜伏在上海的特务一有机会就搞破坏。特务们一旦在上海制造较大的破坏活动,台湾国民党就散布谣言要反攻大陆,搞得上海人民人心惶惶。当时新中国上海市公安局的通讯工具极为落后,除了主要市区公安分局有摇把子电话机外,大部分偏远分局和派出所都没有电话,在当时治安异常复杂的情况下,这些国民党警察遗留下来的信鸽,成了新中国上海市公安局最理想的通信工具。

对信鸽进行特殊的训练

袁建东生于一个官宦世家,但到了他父亲这一代已经破落了,袁建东一出生就受尽了人间苦难,他的父亲是一个鸽子迷,袁建东从父亲手里学会了饲养和训练信鸽的技巧。袁建东担任了新中国上海市公安局的一名信鸽饲养员和训练员后,他一心扑在工作上。在他的精心培育下,上海市公安局的信鸽从上百只发展到了上千只。袁建东还把自己训练和饲养信鸽的经验,毫无保留地传授给新的公安干警,他还带了多名徒弟,信鸽饲养员也从一名发展到八名。经过训练的信鸽被派送到各个偏远公安分局和派出所,公安干警通过信鸽互放来了解和传递情报。

“鸽子警察”按工作性质分为三种:第一种是单程通信“鸽子警察”,这种“鸽子警察”最为普通。每天早上,上海市各公安分局和派出所的公安人员,把关在笼子内的“鸽子警察”带到公安局信鸽总站,放在一个统一的鸽棚里,然后将市公安局信鸽总站的信鸽带回各分局和派出所,平时每2至3小时对放一次,以此来了解各分局的情报。如果遇上特殊情况就随时放飞报告情况。

第二种是往返通信“鸽子警察”。上海是中国最大的城市,上海远郊南汇县和崇明县都与市区相距上百公里,特别是崇明岛,与上海市区江水相隔,交通极不方便。自从用上了往返通信“鸽子警察”后,尽管路程遥远,“鸽子警察”往返一个来回也不到一个小时。为了提高“鸽子警察”的工作效益,公安干警对信鸽进行了一种特殊的训练。公安干警先是把这些执行任务的“鸽子警察”放在总站留宿和喂食,但喂食时只是象征性地喂一点食物,喂食时不给水喝。公安干警又把喂过食的“鸽子警察”带到各个分局喝水,“鸽子警察”不口渴了,它们又急于返回到总站吃食了。这样反复地训练,使“鸽子警察”养成了习惯,便于在它们被放飞后快去快回,极大地提高了工作效率。

第三种是夜间通信“鸽子警察”,夜间敌特分子活动频繁,而夜间通信“鸽子警察”就是我公安干警的眼睛。要培育适应夜间放飞的“鸽子警察”并不容易,为了训练“鸽子警察”的夜间飞翔能力,首先是把它们关在一个漆黑的鸽棚里,白天黑夜都不让它们见到亮光,让它们慢慢地适应夜色。夜间通信“鸽子警察”都是夜里训练的,先在屋顶上点一盏电灯,让信鸽围绕灯光不停地飞,然后慢慢地拉长距离,因为鸽子有地磁感应,通过这样的训练方式,它们很快就能在漆黑的夜里自由地飞翔了。当时的巡逻警察上夜班都要带上经过特殊训练的“鸽子警察”,一旦遇上情况就马上放飞“鸽子警察”,让它们返巢报警。1951年12月底的一天深夜,在上海南汇发生了一起命案,当公安干警随同法医赶到现场勘查时,侦察技术人员因为匆忙而忘带了取指纹的工具,如果再派人回去取或打电话送来,都要耽误很长时间。怎么办呢?随同的一名警察马上放飞了“鸽子警察”,“鸽子警察”只用了不到半小时就把工具带来了,为侦破案情立下了汗马功劳。

“鸽子警察”的新用途

“鸽子警察”的品种主要有雨点、灰壳和酱色鸽三种。经过我公安干警的精心培育,“鸽子警察”从开始的100多只发展壮大到了2000多只,这些“鸽子警察”不分日夜地飞翔在上海的天空,为打击敌特分子犯罪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鸽子警察”虽然为新中国上海市的平安发挥过重要作用,但它们最大的弱点是惧怕老鹰的侵袭,老鹰是当时“鸽子警察”的天敌,每天都有死于老鹰嘴下的信鸽。为了对付“鸽子警察”,敌特分子也针锋相对地饲养老鹰来猎食信鸽,让我公安干警颇感无奈和头疼。

随着通信工具的迅速发展,公安分局和偏远派出所也都有了电话,“鸽子警察”的数量也就逐渐减少。慢慢地,电话逐渐取代了信鸽,但“鸽子警察”并没有被完全取消,因为建国初期电力不足,随着工业的迅速发展,50年代初期的上海停电成了家常便饭,每当停电的时候,这些“鸽子警察”又会大显身手了。

鸽子是和平的象征。朝鲜战争爆发后,我人民志愿军于1950年10月19日跨入朝鲜作战。经过两年多的英勇作战,我人民志愿军于1953年7月迫使“联合国军”签订停战协议,抗美援朝取得了伟大的胜利。抗美援朝胜利后,人们更加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和平环境,每年的五一劳动节和十一国庆节,上海公安局都特地组织“鸽子警察”进行一次集体性的放飞。这些曾经在上海天空担任过巡逻任务的“鸽子警察”,此时已经被上海市民看作是和平的象征。

然而,随着“文化大革命”运动的开始,这些可爱可敬的“鸽子警察”也遭遇了不公的命运。袁建东因为以前是国民党旧警察局里的信鸽饲养员,他常常被红卫兵揪去批斗。可惜了那些信鸽,因为“文化大革命”中许多老公安同志遭到打击与批斗,在他们自身难保的情况下,这些曾经为人民警察传递过重要情报的信鸽们,统统遭遇了捕杀的厄运。如今,随着经济和科技的迅速发展,中国警界也早已用上了现代化的先进通信工具。但我们千万不要忘记,曾经有一群“鸽子警察”,它们曾经是在上海天空中捍卫上海平安的英雄战士……


作者地址:浙江省杭州市

责任编辑:姚胜祥


赞赏一下作者

期待他们带来更好内容

赞赏 0人打赏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