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www.wenshitiandi.com/
贵州政协旗下平台

佩剑将军推迟起义 不为人知的原因

编辑: 来源: 版权所有: 2017-06-16 10:00:11 阅读  475

王庆顺

一、火线起义,居功至伟

淮海战役,国民党称“徐蚌会战”,是解放战争时期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中原野战军在以徐州为中心,东起海州(连云港),西至商丘,北起临城(今枣庄市薛城),南达淮河的广大地区,对国民党军队进行的战略性进攻战役。战役于1948年11月6日开始,1949年1月10日结束,徐州“剿匪总司令部”上将总司令刘峙指挥的国民党军队5个兵团部、22个军部、56个师及一个绥靖区共55.5万人被消灭及改编,解放军总共伤亡13.4万人。淮海战役是三大战役中解放军牺牲最重,歼敌数量最多,政治影响最大、战争样式最复杂的战役。

战役结束后,国內外有不少政见不一的史学家在评论淮海战役时,尽管双方见仁见智,但基本达成这样一种共识:由于手握重兵的国民党佩剑将军张克侠、何基沣在此次战役开战不久就临阵倒戈(火线起义),使解放军迅速取得了整个战役的主动权,起到了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作用。曾任淮海战役总前委书记的邓小平曾说过:“张克侠(国民党第三绥靖区中将副司令官)、何基沣(职务、军衔与张克侠相同)率部起义是淮海战役的第一胜利。”朱德总司令也高度评价张克侠、何基沣起义,认为“此次起义对战局影响很大,使国民党军原来精心设计的军事部署大为混乱”。张克侠将军在其回忆录《第三绥靖区部队起义经过》中曾中肯地评价此次火线起义。他说,此次火线起义的人员共有23000多官兵,起义成功后,开放了台儿庄一带运河上的通道,使徐州的东北大门完全敞开,让解放军得以迅猛地直捣徐州,并切断了黄伯韬兵团回撤徐州的道路;占领了阻击邱清泉兵团和李弥兵团东援的有利纵深阵地,造成国民党军队上下混乱,惊恐动摇,对于徐州战局及淮海战役起了一定作用。

▲国民党军第三绥靖区副司令官张克侠、何基沣

然而,许多史学家并不知道,张克侠、何基沣的火线起义比预定时间推迟了大半天,而发给中共中央的报告则整整迟了一天,此次“延迟起义事件”差点影响了战役进程和敌我双方的军事布局。粟裕大将在回忆佩剑将军火线起义时曾说过:“张克侠、何基沣将军火线起义加速了我军南下,我南下部队如果在贾汪地区再耽误半小时,大批敌军趁机退守徐州,局面就大不一样了。”有几位参加起义的人员认为,如果张克侠、何基沣火线起义按预定时间发动,解放军南下部队将会至少提前6小时赶赴贾汪地区,粟裕将军所担心的战况就绝对不可能发生,解放军歼敌行动将会比实际战况更加“从容”。

▲淮海战役前线总指挥委员会委员合影

二、于麟章:按兵不动,险误战机

佩剑将军火线起义为何比预定时间迟了大半天呢?这事得从头说起。

在抗日战争结束后,蒋介石为了拉拢一批国民党将领为他即将开始的反共内战卖命,颁发了一批精心锻造的佩剑,名曰“中正剑”,张克侠和何基沣各获得了一柄。故后人称张克侠和何基沣为“佩剑将军”。

据参加起义的原国民党第三绥靖区第五十九军第三十八师上校副师长于麟章在其回忆录《第三绥靖区部队起义前后见闻》中说,1948年11月8日,当他所领导的起义部队与其他起义部队按命令急行军赶到山东省临沂地区兰陵镇集合时,本以为时间很紧张,谁知却一直就地驻扎。要知道,战场上形势瞬息万变,起义部队应按原定计划迅速向解放军靠拢,接受改编后再迅速投入战场,可这支起义部队在兰陵镇却莫名其妙地“按兵不动”,官兵们都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私下议论纷纷,军心有点动摇。事后得知,按当时起义军方面与中共方面约定,起义工作准备就绪后,由张克侠、何基沣、孟绍濂、过家芳、崔振伦、杨干三等师长以上军官向全国通电起义并向中共中央即时报告军事行动方案,通电和报告文本由以上发起、参加起义的高级军官签名,一式两份呈报中共中央和解放军淮海战役总前委。可是,在张克侠首先签名后送何基沣签名时,大半天过去了,何基沣却迟迟不肯签名,这时,其他参与起义的将领都轧出苗头,何基沣迟迟不肯签名的原因是,他想在起义通电中排名首位,众将领纷纷将自己的揣测告诉张克侠。张克侠审时度势,决定以大局为重,立即决定在起义通电和向中共中央的报告中将何基沣名列首位,何基沣这才签了字。这就是起义时间比预定时间推迟大半天的来龙去脉。

三、何基沣:推迟起义,事出有因

然而,对起义比预定时间推迟的真正原因,何基沣将军在其回忆录《运河前线起义》一文中则说:1938年春,何基沣在养伤期间,曾化装潜赴延安参观了两个多月,多次蒙毛泽东主席接见并赐教。何基沣回部队后,曾向当时的七十七军军长冯治安作了汇报。当时冯治安(冯玉祥旧部,西北军将领)在蒋介石嫡系部队打压下,对蒋介石颇为不满且有亲共倾向,他对何基沣延安之行表示认可。1948年11月8日上午,火线起义的准备工作已全部就绪。这时,第三绥靖区司令官冯治安在何基沣邀请下,准备到前线视察。何基沣认为,如果冯治安能在他劝说下参加起义,政治和军事影响将会更大。出于这种考虑,何基沣将起义时间推迟了大半天。然而,出于种种考虑,冯治安竟食言未来。何基沣一直等到当天下午4时许,接冯治安的汽车还没回来,何基沣几次打电话询问,才从张幼青(冯治安的政务处长)那里知道,冯治安已去徐州向“徐州剿总”刘峙总司令“负荆请罪”去了。当然,冯治安也把张克侠、何基沣有“异动”的情报带到了徐州。何基沣见争取冯治安无望,这才急忙发动了起义,但已比预定时间延迟了大半天。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从天而降的喜事也是导致起义比预定时间推迟的另一重要原因。何基沣在回忆文章中还说,他当时在指挥部边焦急地等冯治安的消息,边紧锣密鼓地准备起义,这时,他的亲随小吴突然急匆匆地跑进室内对他附耳低声说:“刘教育长(刘自珍,此人曾任过“国军干训班”教育长,深得蒋介石信任)来了。”何基沣以为来者不善,忙向小吴递了个眼色,将刘自珍迎进门。在刘自珍与何基沣互相寒暄、虚与委蛇时,小吴站在他俩背后,躲在暗处,已将手枪保险打开。何基沣知刘自珍是快枪手兼神枪手,不敢轻敌,也将右手插入裤袋把小手枪握好,准备随时自卫开火。谁知,刘自珍此番前来并不是“来者不善”,而是他看清形势,为手下2000多官兵找出路来了。他风闻何基沣已做好火线起义的准备,特赶来“入伙”,但又怕风闻不确而被何基沣扣押,故而先只身前来探底。由于双方互有戒心,弯弯绕的话讲了许多,大费周章地才互相摸清对方的底牌。参加火线起义的部队在“计划外”突然多出2000多人枪,这当然是件好事,但也因此而推迟了起义时间。

▲淮海战役中解放军进入徐州城

淮海战役距今已快70年了,关于佩剑将军领导的火线起义为何推迟了大半天的问题,看来一时还很难厘清。也许是起义指挥部与属下部队沟通了解不够,才导致某些误解产生。也许……

但,不管怎么说,领导此次起义的佩剑将军张克侠、何基沣和属下官兵在淮海战役中的火线起义都功昭日月,彪炳千秋。


作者单位:南京现代快报社

责任编辑:王封礼


赞赏一下作者

期待他们带来更好内容

赞赏 0人打赏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