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www.wenshitiandi.com/
贵州政协旗下平台

一支国民党杂牌军的 兴衰与终结

编辑: 来源: 版权所有: 2017-06-16 09:53:23 阅读  465

羊 夏

▲孙桐萱在陇海前线指挥对日军作战

1949年5月3日近午时分,江西弋阳城外信江北岸。解放军第二野战军十三军的先头部队,正在部署向对岸国民党六十八军八十一师的攻击,忽然发现敌人阵地上飘起很奇怪的旗帜。旗帜的底色是白色,中心是一颗大大的红星,大约有十几面,向着解放军阵地不停地摇动。渡江战役打响后,解军大军摧枯拉朽,势如破竹,国民党军起义投降不计其数。所以解放军立刻派出代表,在信江桥头与国民党军接触。国民党军代表是两位将军,六十八军中将副军长王振声、少将参谋长杜允中。王振声告诉解放军,自己与共产党秘密联系多年,早就在筹划战场起义。六十八军军长刘汝珍刚刚带着少数亲信逃走,军部直属部门和八十一师全体官兵,都在等候解放军的到来。解放军代表表示,欢迎你们放下武器,听候处理。王振声立即取出一张名片,签上自己的名字,命人送交后方阵地的八十一师少将师长葛开祥。午后的信江河滩人声鼎沸,国民党六十八军八十一师在这里举行向解放军的投诚仪式。一支存世20年的国民党杂牌军,从此成为了历史。 

八十一师是国民革命军第十二军留下的最后一支部队,十二军则曾经是西北军旧部韩复榘的看家队伍。韩复榘是冯玉祥的老部下,位列冯氏十三太保,也被称作西北军新五虎将之首。1924年10月,直系将领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推翻直系军阀政府,组建中华民国国民军。冯玉祥任国民军总司令兼第一军军长,韩复榘任第一军第一师第一旅旅长,翌年升任第一师师长。1926年9月,冯玉祥五原誓师,组建国民军联军,韩复榘任联军第六路军司令。北伐战争中,联军改称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韩复榘任第六军军长,有了自己独立的家底。

北伐战争结束后,国民党成立国军编遣委员会,蒋介石借机裁撤各路地方势力。冯玉祥的嫡系部队编为12个师,第六军被缩编为第二十师,韩复榘任师长。经冯玉祥的“举荐”,国民政府任命韩复榘为河南省政府主席,另外委派新的师长。由于失去对二十师的控制,韩复榘与冯玉祥的矛盾不断加深。1929年春,蒋冯战争刚刚开始,韩复榘突然阵前倒戈,率领二十师旧部通电“拥护中央”,被蒋介石任命为中央军第三路总指挥。韩复榘夺回了二十师,在通电上签名的副师长孙桐萱提升为师长。1930年4月,韩复榘分别以二十师、二十九师为基础,组建了两个军。第十二军军长孙桐萱,仍兼任二十师师长,展书堂任八十一师师长;十四军军长曹福林,兼任二十九师师长,谷良民任二十二师师长。1930年的蒋冯阎中原大战中,韩复榘再立新功,被蒋介石任命为山东省政府主席,仍兼任第三路军总指挥。中原大战结束后,蒋介石故伎重演,以整理军事的名义缩编各路杂牌军,给第三路军的编制是3师18团,。而此时韩复榘实有5个师,加上自己的卫队手枪旅、重炮团等独立设置,已达40个团之多。韩复榘阳奉阴违,虚与委蛇。蒋介石的愿望最终没有完全实现,只是军的番号不在序列中使用。然二十师的下属仍称孙桐萱为军长,新闻报章也是语焉不详,尝谓孙军长指挥所部二十师剿匪云云。

▲韩复榘

以利益恩惠实施拉拢,是蒋介石分化瓦解对手的基本手段。韩复榘的倒戈使蒋介石轻易取胜冯玉祥,而韩复榘视山东为一家天下,又成为蒋介石的喉中之鲠。1934年,以蒋介石任团长的陆军军官训练团在庐山开办,孙桐萱为第二期第一营营长。蒋介石不仅个别召见地方将领,赠以千百元不等的“路费”,尤对孙桐萱给予特别的关照。获悉孙桐萱的父亲70寿辰临近,蒋介石开出6000元的支票,说是“为孙老先生添些零用东西”。堂堂委员长还赠送孙锡荣寿幛和寿屏六幅,蒋介石亲手写上“孙伯父大人七十寿辰之禧”。这个举动使孙桐萱受宠若惊,他再三致谢说:“委员长对我的深恩厚德,我一生感念不忘。”两年之后,孙桐萱为蒋介石50岁生日题词曰:“党国柱式,墨希高风。”把领袖比作墨索里尼和希特勒,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前风行的颂扬之词。法西斯崛起不久,墨希两大巨头被弱小民族视为救国的神灵楷模,孙桐萱绝无诅咒的意思。

1935年,国民政府首次在全国统一授衔,韩复榘借机扩充自己的队伍,第三路重设军一级编制。韩复榘兼任第六军军长,辖曹福林的二十九师,谷良民的二十二师,李汉章的七十四师。孙桐萱仍为第十二军军长,辖自兼师长的二十师,展书堂的八十一师。其实这些军的番号只是虚名,所有的队伍都是“山东王”韩复榘的护院家丁。抗日战争爆发后,第三路军改编为第三集团军,下辖孙桐萱的十二军,曹福林的五十五军,谷良民的五十六军。战火烧到山东大门口,韩复榘出兵迟疑,决而不断。诸将欲言又止,唯有孙桐萱直白:“如果主席不去打,恐怕三路军官兵不同意。”韩复榘遂亲率卫队旅赴前线指挥,血战月余,损失惨重,气得大发雷霆。1938年1月,韩复榘被蒋介石处死后,五十六军番号被撤销,所部二十二师、七十四师被孙桐萱、曹福林瓜分。台儿庄战役结束后,孙桐萱接任第三集团军总司令,仍兼任十二军军长;五十五军改隶刘汝珍的第二集团军。所谓的第三集团军只辖十二军一个军,即第二十、二十二、八十一师,这在抗日战争时期的集团军序列中绝无仅有。

1938年秋季,第十二军进入河南,隶属于第一战区,总部驻在郑州。由于国军掘开黄河郑州花园口大堤,河水改道流向东南。十二军的三个师布防花园口以南至淮河沿线,与日伪军隔着新黄河相对峙。孙桐萱部署部队不断东渡新黄河,袭击开封及豫东各地日军。1939年4月,孙桐萱以二十师为主力组成混合部队,夜渡黄河潜入开封城下,凌晨突然发起攻击。在师长周遵时的指挥下,部队迅速攻入城区,毙伤日军近800人,击落敌机1架,击毁击伤战车6辆,汽车、装甲车10余辆。国民政府军政部颁授奖金5万元,有功军官获华胄荣誉奖章。事后多国驻华记者专赴开封调查,路透社称“此为华军对日军已占重要城市第一次有效攻击”。八十一师也屡屡越过黄泛区,打击豫皖边区日军,且每战皆捷,被评为全国正规军游击战第一名。1940年4月,二十二师再取开封大捷,这已是国军第13次成功进袭。十二军官兵的顽强抗日,除去爱国激情与民族气概,还有着不被外人知晓的原因——一个神奇的人物和一个秘密的组织。

▲蒋介石(左)在南京接见孙桐萱,中为谷良民 

这个神奇的人物名叫朱晦生,陕西省朝邑县(已并入大荔县)国民党、共产党早期组织的创始人。大革命失败后,朱晦生失去共产党的组织关系,只身进入第三路军孙桐萱的二十师六十旅,由士兵升为官佐。1936年,他和第三路军少将参议王振声,联合进步军官创建秘密组织志宏坚拔,制定的口号是“非联共无以抗日”。王振声早年在北京上学时期,是共产党员彭雪枫的同窗好友。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彭雪枫专程到济南看望这个组织的骨干,给予充分的肯定和热情鼓励。彭雪枫认为,这支队伍在抗日战争中必将发挥重要作用。按照彭雪枫的建议,组织名称改为知行学会,组织的宗旨改为“非拥共无以抗日”。王振声任知行学会的会长,而学会的核心与灵魂却是官职最低的朱晦生。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影响下,通过朱晦生和王振声的积极努力,一批高中级军官被吸收加入知行学会,包括二十师少将师长周遵时,以及部分直属处长和团营长。十二军驻防新黄河后,知行学会成员设法帮助新四军部队解决枪械物资困难,尽量避免与共产党武装发生摩擦。而在对日伪的作战中,知行学会成员都能身先士卒,奋勇当先。

经知行学会中的两名将军王振声、周遵时举荐,朱晦生被任命为第三集团军总司令兼十二军军长孙桐萱的机要秘书,军衔升至上校。朱晦生以他的品行和才华,赢得了孙桐萱的信任。当然,这里还有共产党人的无穷魅力,只是孙桐萱起初不知道而已。朱晦生很快便成为总司令部最红的人,一切机密无不参加。新四军游击支队先后派民运科长方中铎、敌工部长刘贯一到郑州,通过朱晦生向孙桐萱募集冬装款项。孙桐萱以个人名义捐助5000元钱,并设家宴热情款待新四军客人,两位孙夫人作陪。朱晦生利用工作之便,促进孙桐萱部官兵团结抗战,向根据地运送紧缺物资,向抗日部队输送青年学生。朱晦生有一定的文化程度,尤其是善于读书学习,孙桐萱的讲稿无不由他起草。孙桐萱将自己的讲演刊印成册,他说那其实全是朱晦生的手稿。国民党决定军队设立特别党部,官兵均须集体宣誓加入国民党。按照国民党中央的规定,孙桐萱兼任十二军特别党部特派员。在直属部队集体入党仪式上,孙桐萱的讲话稿倘若隐去只出现一处的“国民党”,几乎可以用于任何地方。这里既有朱晦生的的笔下功夫,也体现了孙桐萱的政治立场。

1941年10月2日,日军为配合长沙作战,调集重兵,在飞机大炮和毒气掩护下突袭郑州。第十二军顽强抵抗,因装备落后和兵力悬殊,退至郑州西南阻击敌人,寻机反攻。蒋介石的嫡系第三十一集团军总司令汤恩伯,立即调来他的精锐部队第十三军,部署在十二军背后,名为增防,实为督战。10月31日,孙桐萱指挥部队发起全线反击,歼敌联队长以下3000余人,胜利收复郑州。1942年1月,孙桐萱奉命率部开赴豫西伏牛山区,驻守灵宝、陕县黄河防线。按照军政部的规定,军以上官佐不再兼任他职,八十一师师长贺粹之升任十二军军长。1943年1月,第三集团军又被调往临汝、宝丰县一带。孙桐萱行经洛阳时,被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蒋鼎文扣押,旋被专列押往陕西宝鸡,再由蒋介石派来的专机解至重庆。第三集团军番号被撤销,第十二军被划归第三十一集团军指挥。

蒋介石拘押孙桐萱的理由是说他有投日嫌疑,而实际上是怀疑他通共,以及为了加强对杂牌军的控制。十二军政治部主任兼特别党部书记长姜佐周是一个顽固分子,军部内部也有国民党军统特务,他们把对朱晦生的怀疑报告到战区调查统计室。调统室主任岳烛远的真实身份,是军统河南站的少将站长。他一面向远在重庆的局长戴笠密报,一面通过汤恩伯向孙桐萱施压,要求将朱晦生逮捕并解往战区长官部。有一次,孙桐萱带朱晦生从洛阳的长官部返回郑州,岳烛远搭乘汽车。趁朱晦生中途下车小解,岳烛远悄声说:“孙总司令,你这个朱秘书可是个共产党啊!”孙桐萱回之道:“他若是共产党,我就也是共产党了。”由于孙桐萱的坚决抵制,甚至以性命担保,顽固派的阴谋终未得逞。其实对于朱晦生的共产党员身份,孙桐萱已经心知肚明,只不过两个人心照不宣而已。这体现了孙桐萱赞成团结抗战的主张,愿与共产党和新四军形成某种默契,当然也是他后来身陷囹圄的根本缘由。

▲军部机要秘书、中共地下党员朱晦生

 

1942年升任第一战区副司令长官的汤恩伯,在鲁苏豫皖边区开设将校训练班受训,指名朱晦生前往受训,然后命人秘密审查与暗中观察。朱晦生在训练班没有出现任何异常,从而逐渐打消了汤恩伯的疑虑。受训之后,朱晦生被派往边区招募总处任军需主任,以后又调到第十战区临泉指挥所。虽然离开了十二军,朱晦生和他发展的党员,仍与知行学会骨干保持着密切的联系。汤恩伯为了瓦解十二军这支杂牌队伍,“擢升”贺粹之为第二十八集团军副总司令。贺粹之明白汤恩伯的司马昭之心,不愿失去自己的部队。1944年7月,他带领所能控制的八十一师、二十二师,以及二十师的一部分,由豫鄂边区自行进入第五战区,寻求归属。在给蒋介石的电文中,贺粹之痛陈心中愤懑:

委座钧鉴:学生鉴于汤恩伯副长官建军急,人事变动大,官兵惶恐不安,在实无可奈情况下,率十二军转来第五战区。所有官兵仍本抗战到底之决心,始终不渝,上报钧座教导之恩。甚于粹之个人应得之罪,唯命是听。

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深深体谅贺粹之的处境与苦衷,报经重庆批准,将这两个师编入所属第二集团军第六十八军。第二集团军总司令刘汝明也是西北军旧部,为冯玉祥十三太保之一,六十八军军长刘汝珍为其胞弟。十二军番号虽被撤销,余脉得以保存。只是贺粹之擅自调动部队,不容姑息,改任第二集团军中将高参。八十一师、二十二师在第五战区,与日军作战屡获佳绩,损失也很大。就在官兵企盼补充之际,重庆一纸电文裁撤了二十二师的番号,所余兵员补充八十一师。留在第一战区的二十师,则由河南调往陕西,守备安康机场,归属李仙洲的第二十八集团军。抗日战争胜利后,第二十师被整编为二十旅,先后调往豫鄂边、鲁西南与共产党军队作战。曾经勇战日军的十二军强旅,内战中却屡屡受挫。1947年12月,在与中原野战军陈谢兵团作战中,整编二十旅全军覆没。

作为第十二军的最后一支部队,八十一师一度整编为六十八师八十一旅,在晋冀鲁豫黄河两岸与解放军不断交手,却几番逃过被歼灭的厄运。究其原因,一是刘汝明、刘汝珍兄弟为保存实力,总是设法躲着解放军,在国军内部有着“逃跑将军”的绰号;二是根据地下党关于六十八军与八十一师的情况汇报,晋冀鲁豫中央局要求对这支杂牌军进行积极争取。内战全面爆发后,国民党军队整编师旅陆续恢复常规的军师编制。刘邓大军渡河南下之前,蒋介石再次企图以水代兵,掘开黄河堤坝淹没解放区。朱晦生携带刘伯承写给刘汝珍的亲笔信,到菏泽六十八军军部谈判,阻止了敌人的阴谋。地下党还通过六十八军副军长王振声,联络当年知行学会的骨干,努力争取八十一师的中上层军官。1948年4月,朱晦生在回解放区汇报途中失踪,瓦解八十一师的工作受到影响。由于刘氏兄弟严密控制部队,加之解放战争推进迅速,八十一师不断调防,起义事宜未能及时落实。1949年4月,解放军发起渡江战役,八十一师随六十八军撤往江南。部队走到江西弋阳时,被解放军二野第四兵团十三军追上,这就有了本文开头的那一幕情景。西北军的自身特点,蒋介石的嫡庶之分,共产党的团结争取,为国民党的这支杂牌军画上了句号。从整个杂牌军的历史来说,这个结局已经是很不错的了。  

孙桐萱被押解到重庆后,蒋介石以通敌的罪名主持审讯,却始终没有找到任何证据,不得不对他监视居住。抗战胜利后,孙桐萱申请退役,寓居北平。1947年七七抗战十周年之际,国民政府颁发胜利勋章,孙桐萱位列此次获勋名单之四。授勋标准为“勋劳卓著者”,“守土有功者”。这是1943年以来,孙桐萱的名字第一次公开出现在文牍中,也算是给曾经的第十二军一个交代。1978年9月,孙桐萱在北京逝世。全国政协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为“爱国人士”孙桐萱举行追悼会,称他“早年就与我党有联系”,“做了一些有益于人民的事情”。贺粹之则在抗日战争胜利后,被调到国民政府北平行辕任高参,实为赋闲。1948年,贺粹之脱离国民党军队,寓居上海。1985年3月,贺粹之在郑州逝世,之前任民革河南省委员会顾问、郑州市政协委员。

带领八十一师投诚的中将副军长王振声,参加解放军后以字为名,改叫王志远。1951年1月,南京军事学院成立,王志远先后任教导团参谋长、队列体育教授会副主任、队列技术教研室主任等职;1958年2月,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大校军衔。全国解放以后,朱晦生的战友想尽办法寻找他的下落,却一直未果。1981年10月,按照战争年代失踪人员的有关规定,国家民政部授予朱晦生革命烈士的称号。


作者单位:河南省委党史研究室

责任编辑:姚胜祥


赞赏一下作者

期待他们带来更好内容

赞赏 0人打赏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