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www.wenshitiandi.com/
贵州政协旗下平台

作者

(官方)

赞赏一下作者

期待他们带来更好内容

赞赏

赞赏(0)

查看更多
推荐书刊
  • 《文史天地2014年增刊》

    为了进一步挖掘和传承贵州历史文化,《文史天地》杂...

    603 0
    开始阅读
  • 《文史小百科》

    《文史小百科》是文史天地杂志社手机杂志内容的汇编,...

    4 0
    开始阅读

红军时代的红色京剧运动

作者: 来源: 版权所有: 时间:2017-06-14 19:30:00 阅读  165

何立波

京剧是中国传统戏剧的代表性剧种。20世纪60年代,我国掀起过“现代京剧”热潮。京剧艺术形式与现代题材结合的起源,应追溯到20世纪30年代初。从30年代初期,红一军团战士剧社等红军文艺战士创作了红色现代京剧,进行了京剧现代化的初步尝试。

红一军团战士剧社曾经演唱过京剧《骂蒋介石》、《蒋介石自叹》

1927年冬至1935年底,以中央苏区为中心,兴起了以现代话剧为主的革命戏剧运动,被称为“红色戏剧”。红色戏剧运动得到了苏区军民的热烈支持,方志敏、彭湃、聂荣臻、罗荣桓、林彪、罗瑞卿、邓发、肖劲光、何长工、肖华等人都曾参加过红色戏剧的演出活动,这在中外戏剧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红一军团战士剧社 1933年

▲1937年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秦邦宪在延安

红色戏剧运动是先从红四军开始的。红军戏剧形式包括话剧、活报剧、歌剧、舞剧、京剧以及民间形式采茶戏、花鼓戏等,其中。迅速配合当前政治任务的活报剧特别发达,剧本内容大都反映尖锐的阶级斗争和革命战争,演出方式灵活机动,强调现场的即兴发挥和群众参与,常常把当事人组织起来进行真人真事的演出,效果极佳。1928年8月30日,国民党军进攻井冈山黄洋界,红军仅有的一门迫击炮把仅有的三发炮弹发射出去,国民党军趁着夜色仓皇撤退。当晚红军召开了联欢晚会,官兵们根据传统京剧《空城计》改编了一出新京剧《毛泽东空山记》,戏中的毛泽东坐在空城上唱道:“忽听得山下人马乱纷纷,一抬头举目来观看,原来是蒋贼发来的兵……”场景十分热闹。

1930年6月,红一军团成立了战士剧社,这是我军第一支文艺团体。剧社创建初期属业余性质,在战斗空隙中集中机关和部队的文艺骨干进行戏剧活动,组织者有聂荣臻、李卓然、罗荣桓等。到了1931年12月,在战士剧社基础上成立了八一剧团。这是中央苏区乃至我军第一个专业剧团,标志着革命根据地话剧工作进一步的开展。战士剧社主要领导人有潘振武、梁必业等,名誉社员有罗瑞卿、肖华、童小鹏、李兆炳、葛燕章、严俊、刘鹏等人。

在战士剧社成员中,罗瑞卿、刘鹏都是京剧爱好者。他们熟悉京剧的曲牌板式,编几句新词填上,便成为清唱小段儿。现在得以流传下来的《骂蒋介石》、《蒋介石自叹》就是当年战士剧社曾经演唱过的。这些新编剧目采用群众喜闻乐见的京剧唱腔,及时反映当时革命斗争和现实政治生活的内容,因而受到根据地军民的欢迎和喜爱。

《骂蒋介石》套用的是传统剧《昭君出塞》中的《骂毛延寿》调。毛延寿是剧中的宫廷画师,奸诈阴毒,受到宫女们的痛恨。唱词是:“听罢言不由我怒气冲头/骂一声蒋介石细听从头/你那年在广东点兵北走/欺骗我工农兵去做马牛/出湖南打江西攻下汉口/哪一仗不是我工农战斗/旧军阀都被我英勇赶走/实指望工农兵得到自由/哪晓得到武汉你又反口/见着那革命人都要杀头/到一处烧一处残酷野兽/只杀得遍地里血似水流/说什么我中国纵横遨游/谁知道国民党狗咬骨头/蒋介石阎锡山又在决斗/只苦得我工农嚎哭声愁/你还说中国内没有故手/遇到了共产党是你对头/工罢工农抗租地主打倒/贪官们土豪辈也要赶走/白匪狗你胆敢与我决斗/我红军杀得你片甲不留。”

《蒋介石自叹》是产生于第二次反“围剿”以后另一种风格的清唱。它通过蒋介石的自述,揭示出反动派穷途末路的悲哀命运。唱词凝练,诙谐幽默,富有嘲讽之趣。曲调则表现出一种哀愁沮丧的情绪。唱词是:“南京城打罢了二更鼓净/提起那张辉瓒好不伤情/他为我蒋介石江山坐定/他为我蒋介石东打西征/到龙岗打红军一仗交锋/只杀得张辉瓒一命归阴/提起来那红军心惊胆战/一声声要夺我锦绣龙庭/他说我是美帝忠实走狗/他说我杀工农保护豪绅/他说我苛捐税剥削民众/他说我夺地盘连年战争/我本是屠杀工农刽子手/我曾将民众利益卖给大洋人/起来这几天风声又紧/不由我蒋介石胆战心惊/胡祖玉广昌城又丧了命/萧之楚桃花街也折了兵/公秉藩在东固俘身逃命/王金钰一师人败个干净/何应钦在南昌站脚不稳/不由我蒋介石泪珠琳琳/寻思来只有去找帝国主义/借银款购军火旗鼓重整/忽然间广东城也来告紧/汪精卫李宗仁又要兴兵/他说是打红军屡战屡致/他邀请张阎冯一起出兵/快到了大小军阀一场恶战/南京城内无大将外无救兵/这就是我军阀最后末境/急得我蒋介石如那万箭穿心。”

反映张辉瓒被杀的独幕京剧《祭头》,充满了浪漫主义色彩

第四次反“围剿”胜利以后,红一军团战士剧社自编自演了一出独幕京剧《祭头》。以后为了通俗易懂,又改名为《鲁胖子哭头》。鲁胖子就是鲁涤平,当时任国民党江西省主席,第一次“围剿”时的总指挥。舞台形象是个大花脸,京剧行当里称为“黑头”;身上穿的却是将军服,煞是风趣。鲁胖子由被红军战士誉为“京剧艺术家”的刘鹏扮演,战士剧社社长潘振武和剧社的其他同志扮演小喽啰,摇旗呐喊跑龙套。

▲罗荣桓

幕启。南昌省府官邸。鲁胖子在士兵的簇拥下上台亮相,发出一段“消灭共匪”的猖狂叫嚣,不可一世。猛然间,探子登台来报:“剿总副指挥张辉瓒驾到!”鲁胖子即命:“请进。”几个士兵抬着一个大托盘上。鲁胖子以为是什么进贡的礼物,揭去上面的罩布,不觉大惊失色,连声“呜呼!”原来,盘子里盛的是张辉瓒的首级。

张辉瓒在龙冈全军覆没,被红军俘获。张辉瓒早年在湖南曾与毛泽东是同学,见面后双手作拱,口称“润芝”、“先生”乞求宽恕。红军无意严惩,但因张辉瓒民愤太大,在东固的一次斗争大会上被群众杀掉了。然后将张辉瓒的头绑在竹筏上,插上小旗子,写着“张辉瓒之头”,顺赣江漂浮至吉安,被白军发现送南昌。所以,在戏中张辉瓒的脑袋出现在鲁胖子面前。

鲁胖子见状捶胸顿足,痛哭流涕。他唱道:“哭一声张贤弟我的宿将/那探马分明是前来报丧/刹时间只觉得天旋地荡/心欲碎肝欲裂痛断衷肠/那一日出征宴美酒酣畅/举杯盏祝贤弟师振旗扬/盼只盼捷报传邀功封赏/怎料得初开战败溃龙冈/那红军可长得三头六膀/竟将我精锐师一扫而光/看眼前血淋淋凄惨景象/头颅断身无踪尸分两厢/想当年张贤弟威武豪壮/今日里竟落得如此下场/有道是好男儿捐躯沙场/张贤弟不愧为党国忠良/且止住哭丧泪垂首思量/不由我一阵阵胆战心慌/怕只怕那红军不同几响/说不定哪一日进逼南昌/悲只悲我这班虾兵蟹将/不知道又该谁去见阎王/叹只叹这残局如何收场/南京城老头子又要骂娘。”

鲁胖子垂头丧气地命令:“给南京老头子发报。”再看张辉瓒之头,孤零零一团,无法装敛,如何是好?鲁胖子在台上踱来踱去,苦思冥想,不得主张。正当张辉瓒为难之际,探子又上台报:“五十二师师长李明驾到!”鲁胖子一惊,赶忙整理衣冠喝令“有请”!几个大兵摇摇晃晃抬上来一具肥胖的尸体。真是祸不单行,鲁胖子又是痛心疾首地唱一番,不过此尸有身无头,二者拼凑起来,倒也完整无缺了。鲁胖子哀叹道:“也罢!现在张辉瓒之头、李明之身,移花接木,以慰在天之灵也!”于是众喽啰忙乎一通,妆奁完毕。随之焚香祭灵,一群丧家犬哭拜不迭。一个士兵扮个鬼脸,说出一句真心话:“呸!死了活该。”看到鲁胖子转身瞧他,马上又装模作样地嚎啕起来……

在真实的基础上,编剧发挥了高度的艺术想象力。从第一次“围剿”到第四次“围剿”,时隔两年多时间,把这两次战争中丧命的张、李二将尸首合一,似乎不太合乎历史真实,但共同的下场敲响了国民党反动派的丧钟。在这个问题上,时间上的差异已经无妨大局了,达到了艺术上的真实。这部充满浪漫主义色彩的别开生面的现代京剧,受到了红军战士们的热烈欢迎。

▲抗战时期的人民抗日剧社

1933年5月,蒋介石、汪精卫指使北平军分会总参议熊斌与日本关东军代表冈村宁次签订了卖国的《塘沽协定》,承认了日本占领东北三省的合法性,并把察北、冀东大片国土拱手让给日本。1933年6月,苏维埃中央政府发表宣言,反对《塘沽协定》,号召中国人民团结起来,进行民族革命战争。战士剧社据此编演了京剧《塘沽恨》,控诉了日本帝国主义给中国人民带来的苦难屈辱,反映了铁蹄下劳动人民的抗争和觉醒,其中有段唱腔是套用旧戏《钓金龟》的曲牌。

长征途中,边章武的京剧,堪称一绝

在万里转战的长征路上,红军文艺工作者大力运用包括京剧在内的多种文艺形式,对红军指战员和沿途群众进行广泛的政治宣传工作,取得了良好的效果。“唱留声机”,播放京剧唱片,是红军长征中宣传鼓动棚的节目之一。陈云在《随军西行见闻录》中写道:在红军翻越老山界时,“这样一个又一个地爬着高山,大家不停喘气和汗流浃背。正在这个时候,忽听见隐隐有留声机的声音,正唱着“骂一声毛延寿你卖国的奸贼”。一张片子唱完,又听见一阵歌声,……经过宣传棚的留声机和唱歌,的确我们把上山的疲倦忘掉了。我们队伍内的小护士也唱起来了……学一声“蒋介石你卖国的奸贼,……为什么投日本,你丧尽了良心。”陈云的这段历史记载,真实而生动地描绘了京剧这一艺术形式在长征宣传鼓动工作中所起到的积极作用。

在党和红军领导人中,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陈云、邓小平、李富春、罗瑞卿等都是京剧爱好者。毛泽东熟悉京剧的一些传统剧目,有时他观看演出后也喜欢评说京剧的某些内容。陈云早年学过二胡,对京剧唱腔西皮、二黄亦颇稔知。当时,红军中著名京剧演唱者边章武、刘鹏等颇受红军指战员的青睐。他们常在长征途中的联欢晚会上演唱京剧以助兴。1935年6月红一、四方面军在懋功地区胜利会师后,红一、四方面军于21日联合召开了“同乐会”。据红军总政治部机关报《红星报》的报道,在“同乐会”上,“边章武同志的京调(即京剧),李伯钊同志的跳舞,都博得了大家的各处的掌声,会场空气极盛一时,为反攻(即长征)以来第一次”!

参加长征的红军各军团中,都有京剧爱好者。红五军团军团长董振堂,不仅在征途中善于领兵打仗,而且在休息时喜欢唱几段京剧以抒怀提兴,京剧《借东风》即是他爱唱的一个曲牌。红六军团军团长肖克,在长征途经云南禄丰县召开的群众大会上,他亲点当地演员演唱《捉放曹》,博得了大会群众的热烈欢迎和掌声。红四方面军的宣传队员们演唱新编京剧《骂汉奸》,用的也是西皮、二黄的唱腔,痛斥投降卖国的汉奸丑类,高扬抗日爱国的革命情怀,表达广大人民的心声,颇具现代京剧“推陈出新”的创新精神。

京剧,这颗中华民族艺术宝库中的明珠,它伴随红军的艰苦转战,为革命斗争服务,在中国革命征程中放射出动人的异彩,显示了艺术的永恒魅力。

作者单位:装甲兵工程学院

责任编辑:姚胜祥


赞赏一下作者

期待他们带来更好内容

赞赏 0人打赏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