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www.wenshitiandi.com/
贵州政协旗下平台

作者

(官方)

赞赏一下作者

期待他们带来更好内容

赞赏

赞赏(0)

查看更多
推荐书刊
  • 《文史小百科》

    《文史小百科》是文史天地杂志社手机杂志内容的汇编,...

    6 0
    开始阅读
  • 《沧桑旷事》

    不是所有的过去都能转化为历史书本,除了价值取向,还...

    8 2
    开始阅读

抗日宣传画的“反战”作用

作者: 来源: 版权所有: 时间:2017-05-23 11:10:26 阅读  287

吴继金


抗日宣传画不仅唤醒了民众的民族情感、激发了抗战热情,而且在瓦解日伪军方面发挥了重要的艺术武器的作用。一幅抗战壁画使日军抱头痛哭、一张传单画使日军胆战心惊、一卷宣传画使伪军弃暗投明……抗日宣传画充分发挥了“反战”的作用。

“枪炮子弹是我们杀敌的重要武器,图画也是我们杀敌的重要武器之一。”(高帆:《黄镇创办〈战场画报〉》,姚中明等主编,北京:解放军出版社,1992)在伟大的民族战争之中,抗日宣传画不仅可以凝聚人心、激励斗志,而且还犹如一把插入敌人心脏的尖刀,击溃了敌人的心理防线,起到瓦解、打击敌人的作用。

一、抗战壁画使日军抱头痛哭

在华北敌后,“八路军的建筑物的墙壁上,到处写着抗日口号,画着抗日宣传画。”“这样的标语,和共产军用枪刺杀日本士兵的壁画、还有撕破太阳旗等侮辱日军的过分的东西,满墙都是。”(王向远:《“笔部队”和侵华战争》,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99年)这是日军士兵对八路军抗战壁画的描述。聂荣臻元帅在回忆录中写道:“不论你走到什么地方,到处都可以看到醒目的大幅抗战壁画。在村庄的墙壁上,贴的是手持钢枪、大刀的子弟兵和民兵的英雄形象,很有战斗性。”(《聂荣臻回忆录:晋察冀革命文化艺术大事记》,石家庄:花山文艺出版社,1998年)抗战壁画在华北敌后根据地是十分普遍的。

晋冀鲁豫边区的美术工作者张富忱,擅长绘画,尤其是绘制宣传画的技巧很高,在普及墙画创作方面成绩突出。他就地取材,较早创造了五彩颜料,利用石灰、红土、槐豆水、蓝靛水等简单的颜料,画遍他所到过的大小村庄,不仅宣传鼓舞了群众,而且还为瓦解日军、争取伪军发挥了强有力的作用。他在鲁西观城史楼一家地主的砖墙上画的《家族在哭泣》,描绘了日本兵家属悲痛哭泣,盼望远在中国战场的儿子、丈夫或父亲早归故乡的悲惨场面。形象逼真,感染力强。参加“扫荡”的日军士兵看到后,竟然都纷纷跪在画前失声痛哭,日军军官用指挥刀赶都赶不走(《晋冀鲁豫边区革命文化史料征集协作组:晋冀鲁豫边区文艺史),济南:山东文化音像出版社,1999年)。

这些抗战壁画,使日本侵略者感到十分头疼。八路军美术工作者夜晚进入敌占区绘制的壁画,“敌人在天明后发现了我们留下的传单、标语、壁画,有的气得暴跳如雷,有的惊得目瞪口呆,急忙下令把标语壁画涂抹干净。”(王邦彦:《我们在太行山上——晋察冀美术活动片断》,北京:解放军出版社,1988年)日伪当局组织的“宣抚班”,其“宣抚”活动的重要内容之一,就是每占领一个地方,就把八路军的标语和宣传壁画涂掉,或者撕下来,换上日军宣传的所谓“大东亚圣战”、“建设王道乐土”等内容的标语和宣传画,企图抵消八路军的抗日宣传壁画的作用。可是,当敌人离开村庄后,美术战士们就用白灰将敌人的画涂掉,画上抗日壁画。就这样,他们与敌人周旋中,在墙壁上涂涂、画画,周而复始,演绎着“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绘画战”。

二、抗战漫画使日军神情沮丧

耿西在《刺在敌人心脏的“宣传攻势”》一文中记载,大街上日军横街扯过的一幅布标语,“夜晚被偷换了,换上了一幅漫画,画的就是那几天这街上发生的事情,一个青年‘太君’自杀了。他的老婆从日本来看了他,向他哭诉了日本军阀财阀对出征家属的虐待。就在当天会晤的晚上,双方自杀了。所有这些东西,都是在漫画上画出来了的。漫画的作者虽然不是艺术家,但是却有这样大的力量,街上的老百姓亲眼看见,去取那布标语的日本士兵,是低着头,不敢往上看的,痛心地沉重地把它撕了下来。”(耿西:《刺在敌人心脏的“宣传攻势”》,长沙:湖南人民出版社,1984年)这幅漫画的作者当然是八路军业余美术工作者,他们利用一切机会在与日本进行美术宣传战。

无独有偶,据原新四军战士林植夫讲述:民国二十九年的春天,我布置了一个用三色印的极其漂亮的传单,一大张木刻画,画满了樱花,花下有一对青年男女对坐饮酒赏花,上面简单地写几句激动情感的日语,乘着日本的樱花节到来,把它散出去,并派人去察看情形,有一张贴在宝堰敌人据点的墙上,据报:敌军士兵围着传单看,议论纷纷,面上都露出悲伤的神气,其中有一个更垂头丧气跑到江边坐在地下,面对着江水独自发呆,可见我们的对敌宣传是有效力的(林植夫遗稿,《我在新四军的亲历和见闻》)。抗战漫画可以说触动了敌军的软肋,使其神情沮丧,寝食难安。

三、反战画使日军军心涣散

为了配合政治攻势,八路军美术工作者制作了大量的反战宣传画(招贴画),有些是直接面向日军官兵的,并配上日文说明,便于日本官兵能看得懂内容。“往往敌人在被包围穷困时,拼死抗拒,不肯缴械,这都是因历来战争上残酷报复虐杀的诸种行为给予作战士兵以很深印象。但我们这次抗战是堂堂正义之战,我们反对虐杀俘虏,要给来自田间或工场中而被日本军阀所驱使着的日本士兵以最深刻的认识。”(黄远林:《百年漫画》〈上卷〉,北京:现代出版社,2000年)日本官兵从反战宣传画中了解到我军的俘虏政策,也知晓了日军内部的腐败,从而在其心理防线上打开了缺口,使其军心涣散,斗志全无。

例如,有一幅反战宣传画是这样画的:画中有一轮明月,月亮中是一位日本妇女,月亮下是一座孤零零的碉堡。碉堡上有一个日本士兵在站岗,旁边写着一行日文:“你从月亮中可以望见你心爱的娇妻,她也能从月亮中看到你。”虽没有直接反战话语,但令人浮想联翩,思乡情浓。又如:《战争是痛苦的》反战宣传画上用日文写道:“寒冷的夜晚,痛苦的战争。停止战争,回到本国去吧!回到老人和孩子身边,我们是为谁而战啊!是为了喂肥资产阶级和军阀,不是为了我们工人。资产阶级和军阀爱好战争,工人、农民不要战争。”这些反战宣传画努力将有良知的日军士兵拉到与我军相近的立场上,无形中削弱了日本法西斯的力量。日军看到这些画后,受到强烈震撼,从而丧失战斗力。当时日军士兵泽昌利在他所写的回忆录中说:“这种反战招贴画的印象,深深刻在我的脑海里。在招贴画的影响下,对捉到的八路军俘虏。到了夜里,我给他们松了绑,我假装睡着,俘虏就偷偷地逃走了,我却假装不知道而任他逃去。这种事,不只两三次。”(【日】泽昌利著,鞠克兴译:《八路军的反战宣传》,《山西档案》,1996年第2期)

樱花是日本的国花,日本人自古以来就对它倍加喜爱。我军利用樱花节的契机,给日军士兵送去画有樱花的图片,上面写道:“远海那边的故乡,樱花正盛开。家中亲人盼你生还,而不是挂着勋章的骨灰盒。”许多日军士兵看后悲伤不已,有的甚至流下了眼泪。此外,利用日本的传统节日如桃花节、端午节,春、夏、秋、冬四祭,孟兰盆节等,给日本士兵送去装有反战宣传画的“礼物”,写上倾诉父母对儿子的牵念、诉说儿女们的活泼可爱、家中祖坟早已无人打扫,痛斥法西斯给中日两国人民带来的深重灾难,使日军士兵思念家乡的情愫无法自抑,战斗意志消退。日军士兵喜欢看这样的反战宣传画,“他们的官长则非常之害怕,而不许士兵看。但是,官长尽管禁止,士兵仍是要偷看,有的还把我们的宣传品藏了起来。”据原新四军战士林植夫回忆,有一次,六团在苏南被敌人包围了,冲不出去,敌军愈逼愈近,只有一座桥,桥头又给敌军的机关枪封锁了,情势危急万分。“那位敌工股长叫大家把传单拿出来用石块包了,当手榴弹乱丢过去,其结果,敌军官长怕士兵看到我们的传单,赶紧命令士兵后退,我们却乘此冲出去了。第二天,敌人还不敢来打扫战场呢?”

四、连续画使华北日酋震恐

晋察冀军区的古塞在1942年创作的连续漫画《“五次治安强化运动”的真相》,在敌人中间产生着难以想象的反响,竟使华北敌酋震惊,并贴出告示,用高价悬赏购买作者的人头。

▲晋察冀抗战壁画

▲反战宣传画

1942年,为了反击敌人所谓的五次“治安强化运动”,唤起民众,团结抗日,晋察冀军区政治部决定用漫画的形式,戳穿敌人的阴谋。这项任务交给了年轻的美术工作者古塞。为了启发古塞的思路,军区政治部宣传部长潘自力和《子弟兵》总编丘岗都找到古塞,详细讲述了当前的对敌斗争形势和画好这幅画的意义。他们还拿出敌人用来麻痹民众的各种宣传品(包括图画)给古塞看,共同磋商这幅画应该怎么画,主题要着重抓住“戳穿”两个字,并耐心地勾勒出一些细节,这使古塞思路大为开阔,很快便草拟出漫画的轮廓及四段文字说明。潘自力和丘岗又亲自修改了草图和文稿。之后古塞又用了几天时间精心绘制,再经过子弟兵报社的一些编辑观摩,提出修改意见,最后呈请军区党委审定,才定稿。这幅漫画组画《“五次治安强化运动”的真相》,极富夸张,尖锐地揭露了日寇“建设华北完成东北战争”、“剿灭共匪肃正思想”、“确保农产降低物价”、“革新生活安定民主”的本来面目,以触目惊心、一针见血的画面予人以警醒。在《子弟兵》报第一版显著位置刊载,之后又通过地下工作队,在敌占区广为散发,处处张贴,致使日军军心涣散,华北日军司令长官极为惊恐。

五、宣传画使伪军弃暗投明

在汉奸队伍里,有些人并不是死心塌地为日本人卖命,毕竟血管里流动着中国人的血,有着同根同祖、同文同种的简朴民族情感。八路军经常印刷一些譬如岳飞精忠报国、直捣黄龙以及岳母刺字的图像,并在岳飞像下印有这样的对联:“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铁无辜铸佞臣。”还印刷关羽“身在曹营,夜读《春秋》,心存汉室”的图像,并在关羽像下印有对联:“赤面秉赤心,骑赤兔追风,驰驱时勿忘赤帝;青灯观青史,仗青龙偃月,隐微处不愧青天。”岳飞、关羽的震慑力,使许多汉奸弃暗投明,改邪归正,投诚或反正起义,很多成为我军在日军内部的“线人”。漫画《留后路》中的伪军,面对八路军和老百姓朝天放枪,在他的身后是太阳照耀下的一条宽阔的道路,上写“后路”二字,十分醒目。《五路军走哪一条路?》传单中画着一个伪军徘徊在歧途中,一边画着为日本鬼子所高兴的反共反人民的道路,一边画着为日本鬼子所担心和怒目而视的共同坚持敌后抗战的道路。这幅作品对教育一时走入迷途的伪军起了很大教育的作用。

木刻家彦涵在晋东南边区刻了一幅《身在曹营心在汉》的新年画,通过歌颂三国时期的关羽不受曹操金钱、美女和酒色的诱惑,毅然杀死曹操的兵将,弃暗投明,回归刘备的事迹,对敌伪的军队进行劝降。在对日大反攻的前夕,针对伪军悲观失望的心理,八路军绘制了《身在曹营心在汉》的贺年片,鼓励了伪军弃暗投明的勇气。这有力地配合了根据地军民的对敌政治攻势,在敌军中引起相当普通的反响。正如作者在日后回忆录中所说:“《身在曹营心在汉》这张画完全套用旧的年画格式,甚至把封建的东西也利用起来了。在当时对敌斗争异常尖锐的情况下,不难理解,要利用一切可能办法深入敌伪心脏,去瓦解敌人,争取抗战胜利。……这种画虽不能算是艺术,但在对敌宣传上确实起了它一定的作用。有一位记者在报道里曾经提过:一个伪军官看到《身在曹营心在汉》这幅画后表示:‘我要这样做。’当这画发到伪“维持会”时,伪“维持会”会长也同样表示这类意见:‘总不能忘记咱是中国人!’”(彦涵:《忆太行山抗日根据地的年画和木刻活动》,《美术》,1957年第3期)


(作者系湖北美术学院教授)

责任编辑:王封礼


赞赏一下作者

期待他们带来更好内容

赞赏 0人打赏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