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www.wenshitiandi.com/
贵州政协旗下平台

作者

(官方)

赞赏一下作者

期待他们带来更好内容

赞赏

赞赏(0)

查看更多
推荐书刊
  • 《沧桑旷事》

    不是所有的过去都能转化为历史书本,除了价值取向,还...

    150 2
    开始阅读
  • 《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近代以来,经济上落后的贵州,面临重大的社会变革时,...

    57 0
    开始阅读

读书小组忆旧

作者: 来源: 版权所有: 时间:2017-06-12 10:22:02 阅读  1005

王大庆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刚从插队10年的农村回城不久,分配在车间当三班倒的操作工。时逢全国总工会等部门向全国职工发出“开展为中华崛起而读书的活动通知”,一时间,全国各地都掀起了轰轰烈烈、声势浩大的全民读书热潮。为此,各单位还成立了职工教育领导小组,下设职工教育办公室,专门指导职工读书,提高职工的文化业务水平。“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是周恩来在少年时代立下的宏伟志向,表现了他为国家和民族而奋斗终生的责任感和使命感。用这句话作为读书活动的主题,很切合那个年代人们的心理,激发了人们的读书热情和报效国家的信心。须知,当时正值“科学的春天”来临不久,经历了“文革”浩劫的一代人无比珍惜好不容易到来的大好环境,大家都有一种对国家前途命运的思考和责任,迫切希望掌握科学知识文化。

我1965年考进初中,第二年便开始文化大革命。于是“停课闹革命”,真正的学业却耽误了。

1979年5月,我从插队10年的农村回城时,初中所学的知识几乎忘得一干二净,写字都有些不流畅。当时我分配在车间当三班倒的操作工,看到厂里一些技术员、行管人员以及车间关键岗位工人的文化水平都比我高,心里很是羡慕和惭愧。于是,读书活动开始时,我第一个报名参加厂里举办的青工文化补习班,并与车间里几位兴趣爱好相同的青工组成读书小组,定出读书学习计划,利用业余时间读完指定的书目。当时文化补习班的指定书目除了单位自编的业务教材外,主要是县里统一编写的高中语文、政治、数学、化学、物理,难度比正规教材低些,试卷也不复杂,主要是通过6个月到一年时间的自学及单位职工教师的辅导,让大多数因文革辍学的青工能迅速提高基础文化水平,获得高中速习班的文凭。然而,我和大多数职工并不满足读指定书目,仅获得一张高中文凭而已。文学解冻后的文学热深深感染了我们。记得当时最火暴的是卢新华的《伤痕》和刘心武的《爱情的位置》《班主任》,当时找这些小说也不容易,我是在后来的《连环画报》上读的。当时似乎人人都在谈论文学,每一篇走红的小说都能“家喻户晓”。年轻人见面,说一声:我爱好文学,就像地下党找到了自己人。

▲天安门广场华灯下读书的青年

读书是当时每一个人普遍的追求,大家都要把被耽误的时间抢回来。各车间读书小组的人越来越多,大家坐在一起,都是谈读书的话题,谈人生的理想。厂里也经常举办读书讲座,让资深读者介绍读书学习经验。县里也常常举行读书演讲会,鼓励大家多读书读好书。那时走到哪里都是书声朗朗,都是手握书本的人群。许多人因为读书成为终生的好朋友,不少未婚的男女青工还因为读书的共同爱好牵手一生。那时没有任何物质利益的诱惑,只是很朴实的上进心驱动。大家还一起到县总工会夜校报名,参加《山西青年》杂志社举办的刊授文学班。《山西青年》是全国较早发起函授大学教育的媒体,这一举措立刻引起轰动,使《山西青年》成为刚刚恢复高考制度时大批求知若渴的青年人的必读刊物,报名的学生竟达10个国家67万之多,成为举世罕见的“没有围墙的大学”,并策划建起了青年自学活动中心——希望大厦。《山西青年》刊授大学曾被写入1984年的国务院总理以及山西省省长的《政府工作报告》中,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全国著名作家陈祖芬曾为刊授大学写过一篇题为《一个民族的觉醒》的长篇报告文学。“刊授大学”也使《山西青年》的发行量急剧增长,一时间洛阳纸贵,每期杂志一出版便被抢购一空。《山西青年》刊授大学的成功,引领了一代风气,其他媒体纷纷仿效,各类刊授大学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成为当时业余高等教育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山西青年》

厂领导大力支持我们上夜校刊大,为此还与车间领导相商调整了上夜校人员的工种,让我们晚上能有时间去听课。刊大虽然教材只是《文学理论基础》《文学概论》等书籍,但由于没有老师讲授,只是定期请中学老师辅导,因而要想学好真不容易。为了互学互帮,我与几个同系统上夜校的职工又组成了一个读书小组,大家在一起讨论学习中的问题。我读书学习很“迂”,碰上一个问题搞不懂就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一次,我遇到一个想不通的问题,放学后便留住了读书小组同学,几个同学费了一个多小时才解开了我心中的疑团。回家时路灯都熄了,然大伙儿兴致仍很高,一路都谈着读书的话题。那时小城供电不正常,晚上经常区域性停电,每当家中停电,我就到不停电的亲友家去看书,或者躺在被子里打着手电筒看书。在那段难忘的时光里,已经不太年轻的我除了上班就是读书学习,觉得人生非常充实和满足。

那个时候人们买书的热情也很高,新华书店门前常常排起了购书长队。不少人也不问排队是买什么书,跟着排队就是。总觉得排队买到的书就是好书。我一有闲空就往新华书店跑,看到来了新的文学著作,就像饥饿的流浪汉扑在面包上,贪婪而急切地啃了起来。当时我的工资只有28.5元,除了每月上缴10元伙食费给父母外,余下的我全部用来购买心仪的书籍。有些刚出版或再版的文学名著和辞书很紧俏,预订了还不一定能买到,为了避免我订的书被其他顾客抢先,我叮嘱家人天天跑新华书店。《辞海》(文学分册)、《飘》(上中下三册)、《一生》、《牛虻》、《悲惨世界》、《红楼梦》(共四册)、《三国演义》(上下两册)等一批优秀的辞书和中外名著都是那个时候购买的。

1983年初,中央电大开始招收首批经济类考生。我们闻讯无不为之欢呼雀跃。因为电大是邓小平提议并经过世界教科文组织认可的一种办学模式,在世界上很多国家都很流行。它的入学考试虽逊于普通高考,但进校学习的紧张度却远远大于普通高校。因为电大实行的是“宽进严出”政策,所谓“宽”,就是录取分数可以略低于普通高考;而其“严”,就是在校学习、期中、期末考试决不含糊,甚至比普通高校严。学员学期考试三门不及格退回原单位,两门以下(含两门)不及格如果补考仍不及格或补考累计两门不及格也同样退回原单位。

当时我们这些普通高校高考超龄的职工,能有考电大的机会,同样很欣慰。于是我和厂里有实力有志愿考电大的工友组成了一个读书小组,准备复习迎考。为了能有一个安静的场所复习,我们特意合租了一间城郊民房。每天下班后就赶到这里刻苦攻读,由于这间民房不通电,晚上只好点蜡烛。虽然条件艰苦了些,但大家复习情绪很高,一心希望能考进电大,圆那心仪已久的大学梦。在迎考的最后阶段,晚上复习晚了,我们也不回去,就打个地铺眯上一夜,天一亮,又立马复习,然后着着忙忙赶去上班。复习中碰到我们读书小组也解决不了的难题,就步行10多里去城郊一家中学请教相熟的老师。

1983年我和读书小组的4个成员都以高分考进中央电大经济系,还有一个第二年考进了江苏职大,毕业后都在各自单位发挥一技之长。

读书也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助我进步,伴我成长。让我从一个只有初中文化水平的操作工成长为具有大学文化的企业领导干部,并在管理研究和文学创作领域小有建树。

转眼我已从工作岗位上退休了,但我读书的那份情结则始终没变。每天不读书学习就觉得生活少了些什么。读书让我对晚景生活有了更多更美的期望。

怀念全民奋发读书的八十年代,它是思想新启蒙的年代,它是追求真理的年代,也是我们这一代人重新确定奋斗方向的年代。怀念当年的读书小组,那个时候的读书小组成员都是志趣相投的工友,思想单纯,绝少功利,大家都努力读书,奋发向上,自觉树立起良好的道德风气,结下的纯真情谊至今难忘。



作者地址:江苏省东台市

责任编辑:王封礼


赞赏一下作者

期待他们带来更好内容

赞赏 0人打赏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