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www.wenshitiandi.com/
贵州政协旗下平台

作者

(官方)

赞赏一下作者

期待他们带来更好内容

赞赏

赞赏(0)

查看更多
推荐书刊
  • 《文史小百科》

    《文史小百科》是文史天地杂志社手机杂志内容的汇编,...

    4 0
    开始阅读
  • 《沧桑旷事》

    不是所有的过去都能转化为历史书本,除了价值取向,还...

    7 2
    开始阅读

罗芳珪与抗战初期的“四大名团”之一罗芳珪团

作者: 来源: 版权所有: 时间:2017-05-23 11:08:21 阅读  2617

何立波


抗日战争初期,中国军队在对日作战中先后涌现出“四大名团”。这就是1937年7月在卢沟桥英勇抗击日本军队的吉星文团,8月抢防南口的罗芳珪团,10月中旬在忻口会战中夜袭阳明堡敌机场的陈锡联团,10月下旬在上海孤军八百壮士苦守四行仓库的谢晋元团。当时,《大公报》记者范长江在他采写的《血战居庸关,抢防南口》的战地通讯中,赞扬了罗芳珪团官兵英勇顽强的战斗精神,罗芳珪的名字由此广为人知。不久,罗芳珪参加了著名的台儿庄会战,并在此役中英勇捐躯。

余生有幸握兵符,敌忾同仇把寇诛

罗芳珪,字建唐,1907年12月20日出生于湖南省衡山县晓霞峰南麓的沱字区百叶冲的一家书香门第,兄妹7人。他4岁从塾师罗柏山读古籍,6岁进庵子山回龙精舍,13岁考入长沙岳云中学。罗芳珪天资聪颖,少年英俊,爱好体育运动,从小就常与哥哥们一起骑马舞剑,练就了一身好武艺和一副强健的体魄。他崇拜民族英雄岳飞、文天祥,常朗读文天祥的《正气歌》。在中学时代,他亲眼目睹了帝国主义对中国的无耻掠夺;北洋军阀的腐败卖国,给中华民族带来深重的灾难,产生了强烈的忧国忧民之情。1919年爆发的“五四”运动,更给了他以深刻的教育和影响。之后,每当“五四”爱国运动纪念日,罗芳珪总是和同学们一起上街演讲,到处散发传单,宣传爱国、救国,怒斥北洋军阀的卖国、帝国主义的侵略罪行,立下弃笔从戎、反抗外来侵略、为民报国的志向。

 

▲罗芳珪

1925年,罗芳珪高中毕业,他和当时许多的热血青年一样,向往着革命,有机会施展才华,报效祖国。在岳云中学中共党支部和堂兄罗芳中的影响下,罗芳珪背井离乡,远离亲人和舒适的生活,从上海取海运前往广州,考入黄埔军校第四期,被分配在步兵科一团七连学习,连长是陈赓。1926年冬,19岁的罗芳珪从黄埔军校毕业,怀着极大的热情参加了北伐战争。历任排长、连长、营长。1934年擢升为第十三军五二九团团长。

罗芳珪性格沉静,举止稳重,为人正派朴实,平易近人,对待自己的部下就像亲兄弟一样,一点也没有官长的架子。他很有文采,经常写点诗,常与部下互相切磋。作战时,他异常骁勇,机警过人,临危不乱,每战必身先士卒,冲锋陷阵。对于上级布置的任务,他总是克服困难,努力完成,因此深得上级的赏识和士兵的爱戴。凡是认识他的人,都非常钦佩他,夸他有名将之风,将来必有所为。

1936年,第十三军奉命北上出长城,支援傅作义将军,在内蒙古乌兰察布盟抗击入侵的日军与投敌的伪蒙军,罗芳珪率团随军北上,他坚决地执行上级命令,率领部下,一路上冲破重围,在冰天雪地中奋勇拼杀,按时到达会师地点平地泉,收复了百灵庙,这就是著名的绥东抗日之战。在这次战役中,罗芳珪团立了大功,并因此获得了“猛虎团”的称誉。为了纪念这次战役的胜利,罗芳珪特赋诗一首:“余生有幸握兵符,敌忾同仇把寇诛。塞外长城堪自诩,冲锋陷阵效前驱。”从这首诗中我们可以看出,罗芳珪为自己能有幸率军冲锋陷阵,保家卫国,感到非常的自豪和骄傲。

防守南口决心书,请缨杀敌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中国军队进行了英勇的抵抗。从此,伟大的全民族的抗日战争全面展开。7月底平津失陷后,日军在挑起淞沪战役的同时,又调集重兵南下,妄图实现南北夹击、速战速决、“三个月内灭亡中国”的迷梦。日军派重兵沿平绥线进攻,妄图攫取重要的战略目标山西。十三军奉命抢防南口,阻击敌人。南口是平绥线上一个重镇,是扼冀察和山西的咽喉,南口若失,整个平绥路将被日军打通,山西也就保不住了。防守南口至关重要,任务艰巨,罗芳珪召开全团大会,进行紧急思想动员,带领全团官兵写抗战决心书,“请缨杀敌”。

大家在做准备时,除了战场上所需要的武器和装备外,把其他的东西全部扔掉,什么也不带。除了怎么样多杀敌人以外,别的什么事也不想,全团官兵下定了为打好这一仗不怕牺牲的决心。为了全身心投入战斗,罗芳珪将妻子康敬懿从驻地送回老家。此时,康敬懿已怀有身孕,他们结婚已几年了,一直没有孩子。罗芳珪常年戎马在外,夫妻难得相聚几次。罗芳珪歉意地对妻子说:“敬懿,我不能照顾你了,等打完这一仗,我再回去看你。”康敬懿很理解丈夫,身负重任,她没有怨言,只是嘱咐丈夫多多保重,希望他打胜这一仗,早日平安归来。1938年春,在罗芳珪殉国12天之后,康敬懿生下了女儿罗本忠,可惜罗芳珪没能看上一眼自己唯一的亲生女儿。

8月初,八十九师五二九团作为先头部队,从乌兰察布盟南部的丰镇县紧急出发,挺进张家口,抢占了南口,在南口车站、龙虎台及南口险隘马鞍山、虎峪村一带布防,此为南口战线我军正面第一线。五二九团到达指定位置后,罗芳珪连忙进行战斗部署,向各连分配任务,并督促部属连夜构筑工事。

此时,日军早已在昌平集结,进攻南口的部队,先后有铃木第十一混成旅团、酒井第一混成旅、川岸第二十师团的1万余人及板垣第五师团的全部,总兵力共7万多人,各种口径的大炮300门,并有航空队、战车队、化学部队等协同作战。指挥官为板垣征四郎,日军企图凭借其飞机、大炮、坦克等现代化武器,扬言“三日内可攻下南口。”

龙虎台上大血战,罗芳珪毫不畏惧

1937年8月8日,南口战役正式打响。敌人先以猛烈的炮火,大批飞机对我军阵地轮番进行轰炸,几乎每一平方尺的地方,都有炮弹落过,日军企图将整个山头打平,把我军埋在路途上的地雷全部击响,然后再以坦克车掩护步兵对我军阵地进行冲锋。我军官兵,前仆后继,英勇杀敌,打退了敌人一次次进攻

▲抢防南口的第十三军将士集合聆训,誓师出征杀敌

8月10日,敌人向南口全面总攻,首当其冲的是龙虎台。龙虎台是我军阵地的一个凸出点。这天,日军以更猛烈的炮火轰炸龙虎台。为减少不必要的伤亡,而给敌人以更大的杀伤,罗芳珪果断下令龙虎台中国守军暂时撤退。日军久攻不下,突然发现龙虎台守军已向后撤,大喜过望,以更猛烈的炮火进行轰炸,然后以坦克作掩护发动冲锋,占领了龙虎台。但当他们刚刚到达,脚跟还没站稳,罗芳珪立即率领部下,全力进行反攻,在龙虎台上展开了一场肉搏战。五二九团官兵在罗芳珪率领下,奋不顾身,敌人抱头鼠窜。日军陆续派来援兵,五二九团官兵越战越勇,毫不畏惧,竟使这场血战持续了3个多小时。敌人最后狼狈逃回,龙虎台阵地依然在我军手中。

8月13日,日军又发动了猛烈的攻击,先用炮火及飞机轰炸,然后派出重战车进攻。中国军队虽然努力抵抗,但步枪、手榴弹无法打穿战车。虽有少数战防炮与山炮,但没有破甲弹,无法阻敌战车突窜。阵地被突破后,罗芳珪眼看着本团阵地被突破,下令官兵与战车进行战斗、并命令即使剩下一兵一卒都不许撤退,自己更是身先士卒,亲临指挥。他和部下仔细研究怎样破坏战车,这种战车虽然坚固无比,但是前进时是靠车轮下面的履带,如果把履带破坏了,战车就走不动了。打穿战车虽不容易,但要破坏履带还不是很难的。只要能接近战车,就可以将履带炸毁。另外,他们发现战车上面还有瞭望孔,孔虽然不大,但可以打进子弹去。罗芳珪当即决定采用这两种办法,挑选精壮士兵分为两批,一批带着手榴弹,一路滚身到了战车下面,将手榴弹放在履带上然后拉断保险绳,手榴弹爆炸,将履带炸毁,而车下面的我军士兵,也被炸得粉身碎骨。另一批士兵则趁履带被炸毁时,登上车顶、用手枪从瞭望孔往里打,杀掉战车驾驶员。但我军士兵要想靠近战车,必须穿过战车机关枪射出的火网,才能攀登上车顶。

南口阵地虽被突破,但五二九团始终坚守南口两侧高地。日军攻下南口要隘,本可以直攻居庸关,但是战车被我军击毁多辆,不能转动,妨碍了后面车辆前进,耽误了行军速度,等到将废战车搬开,我军已在两侧山头严阵以待。罗芳珪看到最终无法阻挡日军战车进攻,因为炸战车履带,我军伤亡太重,于是断然改变战术,命令两侧官兵在战车经过时完全不要理会,专打跟日军战车来的步兵。日军战车冲破南口要隘,虽然被我军炸毁了几辆,但以后就没有遇到阻碍。日军指挥官以为中国军队不是死光就是撤退了,战车刚过,日军步兵就以行军纵队通过。日军一过南口,随着罗芳珪的一声令下,两侧山头上机枪、大炮、手榴弹像雨点一样落下来。日军夹在隘道中无法还手,只得赶快向后退,而走在前面的几百人早已被打死。日军步兵逃回去了。战车再凶猛也没有用了,只好又从原路自行退回。

“誓死不退”,决心“葬在南口”的罗芳珪团

罗芳珪团在南口前线战斗了整整6天,他们迫使日军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五二九团本身亦损兵折将,阵地也被日军炮火摧毁殆尽,在13日的争夺战中,五二九团的官兵们伤亡惨重。前线兵力越来越少,而日军的援兵不断续增,攻势越来越猛,该团兵力锐减,形势严重,罗芳珪不得不向汤恩伯告急。但由于后续部队还未赶到,无兵增援,只能拼死坚守。罗芳珪坚决服从上级命令,他把实情告诉了全团官兵,并鼓励他们坚守阵地,表示愿和他们一起与阵地共存亡。官兵受到极大的鼓舞,他们纷纷振臂高呼:“我们誓死不退!”“从现在起,我们已经葬在南口了!”

8月14日,第十三军军长汤恩伯在给蒋介石的电文中报告说:“此役赖我罗团沉着应战。官兵奋勇异常,故予敌以重创。”罗芳珪昼夜在前线阵地指挥,已经几天几夜没合眼了,面容憔悴,部下劝他稍微休息一下,他勃然大怒说:“壮士出征,生死在所不惜,何顾疲劳?”全团官兵听说后,个个奋勇争先,负伤的士兵也带伤继续战斗。在14日战斗中,团指挥部被日军炮火炸塌,罗芳珪身负重伤,还是大声呼杀。

8月27日,国民党中央社报道:“敌用坦克30余辆,冲入南口内外壁,工事均被填满,我守军在南口左右两侧山头,与敌激战,罗团官兵大部殉国,但士气极旺……”《大公报》记者范长江、小方等到前线采访,连续发表《抢防南口》、《血战居庸关》等战场通讯,赞扬十三军及罗芳珪团英勇杀敌的事迹。范长江在通讯中说,敌人满以为仰仗其装备优势,一定可以速胜,谁知敌人每天两三千发的重炮弹在南口山脉爆炸,而我军阵地巍然不动,中国军人依然雄踞在南口山头。小方在通讯中则以更具体的笔触,描写了当时战斗的惨烈。他说,敌人每天都以20架以上的飞机轮番轰炸,几乎每一方尺的地方都有炮弹落过,侵略者企图将整个山头打平,把我军埋在路途上的地雷全部击响,然后再进袭我军阵地。但是我们忠勇的抗日将士却以血肉筑起了一座座新的关隘!可以说我军的将士们真无愧于军人对国家应尽之职守了。

 

 ▲台儿庄大战

中国共产党当时在巴黎办的《救国时报》也对南口抗战进行了报道宣传。南口战役刚刚结束,8月31日,中共中央机关刊物《解放》周刊“时事短评”就对该役给予高度评价,说在这次战役中,我国军队以“无比壮烈的抵抗,打击了日军嚣张的侵略气焰,以战斗的英勇,博得了全世界的惊讶和赞扬”,还指出“不管南口阵地事实上的失却,然而这一页光荣的战史,将永久与长城各口抗战,淞沪两次战役鼎足而三,长久活在每一个中华儿女的心中。”十三军将士尤其是罗芳珪团长的英勇事迹,传遍了全国。

沉舟破釜唯拼搏,纵死杀场志不移

南口战役之后,罗芳珪团随十三军八十九师转战晋、冀、豫三省,一边补充兵力,一边继续战斗,先后在10月、11月应援磁县、太原,都取得了胜利,给敌人以重创。1938年春天,日军企图占领徐州,打通津浦路,由此开始了著名的台儿庄战役。罗芳珪团也参加了这次著名的战役,就在这次会战中,罗芳珪以身殉国。4月初,日军矶谷师团占领台儿庄大半、孙连仲集团的三十一师池峰城部坚守不退。连月作战,双方死伤惨重。板垣师团急援攻入台儿庄的矶谷师团,与此同时,隐蔽在峰县一带的汤恩伯军团立即出击,拦腰斩断了矾谷与板垣的联系。八十九师为先锋,增援守城的池峰城师,夹击城内之敌。会战前,罗芳珪对全团官兵说:“今日之战,有进无退,男儿报国。此其时矣!愿诸君为国而死。倘不达到任务,虽不死于敌亦当自杀,后顾者必刃之。”说完,立即率部向前冲击。

经过3天3夜的奋战,连克敌人阵地3处,逼近台儿庄。敌人恼羞成怒,疯狂向我军阵地反扑。4月6日下午,罗芳珪与团副李有于在大顾珊村外前沿阵地指挥战斗,隐蔽在一座民房土墙后观察敌情,准备率部夜袭。下午5时,敌炮弹连续飞来,罗芳珪不幸被敌人炮弹打中,李有于也受重伤。两人均倒在血泊之中,部下急忙来抢救,罗芳珪还以微弱的声音说:“我死不足惜,你们要杀敌前进。”罗芳珪和李有于同时殉国。

当时的随军记者张高峰闻讯后,冒着炮火,连夜赶到大顾珊村,在村外的一片树林中,见罗芳珪安静地躺在担架上,蒙着被单。张高峰轻轻地掀开,见罗芳珪头部和胸部都中弹,血肉模糊、惨不忍睹,不禁潸然泪下。他和罗芳珪相识在行军途中,当罗芳珪知道他是北平流亡的学生时,曾风趣地说:“咱们是文武并肩杀敌。”

罗芳珪有一匹白色战马,随他南北转战,从不肯让别人骑乘。可是,在一次行军途中,他看到了张高峰已显得非常疲劳的样子,特地下马让张高峰骑乘。张高峰坚决不肯,再三才推辞掉。几天后,罗芳珪壮烈殉国。在树丛中,张高峰摘下一枝盛开的桃花,默默地献在烈士的胸前,悼念着:“安息吧!英雄!”在整理罗芳珪遗物时,张高峰从他的上衣口袋里发现了诗稿,是作于台儿庄战役的,上面写着:“大敌当前局势危,男儿报国正当时。沉舟破釜唯拼搏,纵死杀场志不移。没有国来哪有家,凭将碧血染黄沙。”后面两句没写完便中断了。罗芳珪以他的实际行动实现了“男儿报国,战死沙场”的誓言。

1938年5月,罗芳珪灵柩返湘,长沙《大公报》以大字标题“抗战名将,罗芳珪灵徐抵汉,即将运湘安葬”,副标题是“扼守南口,威震中外,台庄会战,为国捐躯”进行了报道。在这篇报道中,介绍了罗芳珪生平及英雄事迹,给予高度的评价。当罗芳珪灵柩运抵家乡衡山火车站时,县长孙伏园率各界人士到车站迎接。不久,衡山各界召开隆重的追悼大会。追悼会上有人唱起了“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更增添了追悼会场悲壮凄怆的气氛。国民政府主席林森、军事委员长蒋介石、监察院院长于右任以及国民党军政要人何应钦、孔祥熙、李济深、邵力子等60多人送了挽联、挽词。林森的挽词是:“裹革完忠。”蒋介石的挽联是:“善战久知名,何冀妖氛摧猛士;临危能受命,好将浩气振军魂。”中国共产党人也对壮烈殉国的罗芳珪团长表示了深切的哀悼和崇高的敬意。周恩来为罗芳珪赠送了挽联:“为国家合作抗日,南口防守决死战,声震中外。作民族复兴英雄,台庄大捷成壮烈,独有千秋”。为表彰罗芳珪的功绩,国民政府追赠罗芳珪为陆军少将,入祀南岳忠烈祠。1938年12月26日,罗芳珪灵梓被安葬在湖南衡东县杨泗桥阳家湾祖茔。为了教育中华民族的子孙后代,表扬爱国军人的抗日功绩,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于1988年正式追认罗芳珪为革命烈士,并给其家属颁发了革命烈士证书。


作者单位:装甲兵工程学院人文室

责任编辑:姚胜祥


赞赏一下作者

期待他们带来更好内容

赞赏 0人打赏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