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www.wenshitiandi.com/
贵州政协旗下平台

作者

(官方)

赞赏一下作者

期待他们带来更好内容

赞赏

赞赏(0)

查看更多
推荐书刊
  • 《文史天地2014年增刊》

    为了进一步挖掘和传承贵州历史文化,《文史天地》杂...

    605 0
    开始阅读
  • 《文史天地》杂志

    《文史天地》杂志是由贵州省政协主管、办公厅主办的一...

    90 7
    开始阅读

夹江纸:一段不拿枪的抗战史

作者: 来源: 版权所有: 时间:2017-06-07 09:56:09 阅读  285

张花氏


一、战时纸荒

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爆发,日本全面侵入中国,中国的纸业重镇大都沦陷了。

这个时候,四川夹江纸业站了出来。这是全民抗战中的一部分,是夹江人的荣耀时刻。他们生产的手工纸除了书画纸外,大量用作新闻、出版用纸。蒋介石对此事表现出了未雨绸缪的预见性,于民国二十七年(1938年)颁发训令:“据纸业公会黄永海等呈,以土纸破产,恳请迅予救济,以维农副等情……查所称各节,尚属实情,自应予以救济,免致十万农民生计所失。”

1937年10月,国民党政府就把首都迁到了重庆,四川成了抗日的大后方,是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当地200多家报刊、通讯社,38所高校,还有多家出版机构,都需要大量而稳定的纸张供应。

1940年5月迁入四川的印刷企业有12家:京华印刷所、时事新报馆、楚璋印刷所、上海印刷厂、文华印刷所、华丰铸学所、申江印务局、生活书店、汉光印书馆、时代日报社、振明印务局、丽华制版所。(《抗战时期的四川——档案史料汇编》上集,1394页)

迁入四川的造纸企业则只有3家:谌家矶造纸厂,又名“建国造纸公司”,入川后设厂址于成都;中元造纸厂,入川后在宜宾设厂;龙章造纸厂,设厂址于重庆。3家工厂内迁设址的经历艰辛备至。以龙章造纸厂为例:1937年,上海失守前夕,龙章造纸厂分成10组船队内迁,共雇用民船46艘,装载机械、物资1200余吨,1至6组到达武汉,7至10组被日军胁迫返回。1938年6月,武汉形势危急,该厂雇用木船16艘再迁四川,被日军沿途轰炸,到达重庆时,只剩两个烘缸。1941年该厂勉强开工,年产各类纸张1200吨,其中新闻纸仅200吨。而同期夹江土报纸、粉报纸(漂白后的土纸)年产量为2320吨。此外,1939年春,王云五等在四川乐山创办了川嘉造纸公司。印刷厂和造纸厂在数量上,前者饱和,后者严重不足。

当时机器造纸业落后,文化抗战显然面临“弹药”不足的困境。


▲古老的夹江造纸作坊


▲张大千在夹江时的居所

四川省派了专员梁彬文前往夹江督促纸业生产,县长罗国钧更是四处查访、调运物资、发放贷款、组织生产。槽户(造纸户)们被调动起来了,河东马村、大路坎、迎江、漹城、黄土,河西木城、南安、龙沱、华头、歇马,十里八乡的村落间,像碉堡一样的篁锅冒起了青烟。

二、张大千:艺术创作在抗战中井喷

夹江造纸大户石子清此时因脑溢血英年早逝,这位在甲午战争中出生的槽户带头人,在日本又一次侵略的时候病故。他的造纸事业却因一个人的到来而发扬光大,夹江人因此而书写了抗战辉煌的特殊篇章,他就是张大千。

1939年,国画大师张大千先生回到成都,为前往敦煌写生备办宣纸,可是他跑遍全成都,竟然买不到宣纸。

现实就是这样,供应宣纸的安徽已沦陷,无纸可供。“没有纸,未必叫我去甘肃喝西北风吗?”这时有人提醒他前往夹江看看,1939年冬,他来到了夹江石子清的作坊。如今作坊原址保留着石子清造纸发达后建起来的两进四合院。正屋门楣上方书“大风堂”三字,是张大千先生的笔意。门左右有当代书法家书写的对联,道是:“纸乡已传千年史;书画可达万古情。”跨进正门,迎面是一堵照壁,照壁的后面放一巨大的书案。它的右边有一屋,十五六平方米,就是当年张大千住过的地方。

石子清作坊的技术并不因石子清的去世而减弱,儿子石国良成了这家作坊的主人。张大千花了一段时间蹲窖池、看沤竹、捶竹料、上篁锅、辨帘纹、捣石臼、上纸榨、刷纸、切边角。

技师们告诉他,夹江纸历史悠久,唐代女诗人薛涛的父亲曾经在夹江做过“南安驿吏”,跟当地人学会了抄纸。薛涛更是厉害,将胭脂木浸泡捣碎成浆,杂以芙蓉皮,加芙蓉花末,渗以云母粉,制成彩色的“薛涛笺”。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夹江纸“方细土连”被钦定为“供纸”,进入皇宫。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夹江宣纸“长帘文卷”被作为科举“进士试”试卷的专门用纸,每年贡奉10万张。

这一段辉煌的历史让张大千信心大增。但张大千发现,纯竹料制作的书画纸还是有三个缺点:拉力不够,绵韧性弱,抗水性差。如何解决这三个问题呢?


▲菩萨伎乐图(1941年,张大千以夹江所产之“大风堂造”纸临敦煌壁画)


▲冯玉祥的书法

有人提议在竹料中加入一些棉麻,寸把长,解决拉力和绵韧性问题,再配一定比例的白矾和松香,前者增加白度,后者增加抗水能力。这样,再重的笔,再浓的墨,都不会影响书画家汪洋恣肆的发挥了。

试验了很多次,做出来的样品让张大千欣喜若狂。这种新型书画纸的诞生是书画家和造纸家们精密配合的结果,开辟了夹江纸业的又一新路。

张大千亲自参与制作的这种纸名“蜀笺”,纸上有这两个字清晰婀娜的暗纹。两种纸幅,四尺乘二尺和五尺乘二尺五,云纹的花边,加上“大风堂造”字样,这是世界上绝无仅有的书画纸。

这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诞生的书画纸“大风堂造”蜀笺,拯救了一位伟大的书画家。当他笔下保留下来276件敦煌作品的时候,历史突然发现,那是一位伟大画家创造力井喷的时期。没有夹江提供的“蜀笺”,这场战争还将蒙受另外一个巨大的损失。

三、“土报纸”发出了反法西斯的

最强音

夹江纸,最有名,

手工作得这样精。

工人工资并不多,

但是个个能养生。

大女孩,十七八,

两捆纸,背上压,

弯腰向前走,

脸面似桃花。

汗珠粒粒似黄豆,

不断连连滴地下。

抬头长叹一口气,

日寇不打倒,

永生是牛马。

时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的冯玉祥的这首诗写于1943年。当时冯玉祥为了推行他首创的“节约献金救国运动”去夹江视察,看到了夹江槽户们制作书画纸的艰难,看到了槽户运载书画纸的辛苦,百感交集之中,他用诗歌塑造了背着纸捆前行的年轻女孩的形象。

1刀纸约6斤,冯玉祥笔下的青年女子背上的纸捆大概20刀,120斤左右的纸捆就这样被背出了山外,去了抗战的前线。

再看看被激发起来的夹江纸业在抗战期间的发展。

槽户由2300户增至5000多户,当时夹江15万人中,8万多人靠纸为生。当时四川全省纸张年产量为1.5万吨至1.8万吨,夹江抄纸产量最高时就达到1万吨,其中,文化、新闻、报刊用纸占总产量的85%。中国向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发出的最强音,很大一部分是通过这8万多人用土法造的纸实现的。

笔者2015年在夹江采访过的91岁的许世钦老人介绍说,当时为了生产报纸用纸,舀纸的纸帘都专门设计成报纸的幅度,纸帘的设计者一位叫薛义和,一位叫何兴源。

在那个时期,《中央日报》《新民报》《新华日报》《天府新闻》《工商导报》《大公报》等主要报纸全部或部分使用夹江土制纸张。《大公报》在重庆创刊,创刊号就是用夹江土纸,后来日销售量10万份,成为发行量最大的报纸,《大公报》的这份光荣因为有了夹江土纸的加入而增添了色彩。(《中华文史资料文库》第16卷孔昭恺回忆录《旧〈大公报〉坐科记》)

抗战时期的教材,也多为“未经漂白的夹江纸”(《成都报刊史料专辑》)。1994年4月16日,夹江马村“大千纸坊”举行隆重的揭幕仪式,时任四川省政协副主席韩邦彦深有感触地回忆道:“幼时学书法用的都是夹江纸,抗战时期读书的课本用的都是夹江纸,今天终于来到夹江,参观了手工造纸生产流程,这项工艺是祖先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夹江要把传统手工造纸这张牌打响,一定要发扬光大,一代一代地传承下去。”(《千年纸乡夹江》,23页)


▲刷壁焙干(非物质文化传承竹制宣纸工序)

据廖泰灵先生介绍:1939年,日军轰炸了国民党中央机关报《中央日报》,造成该报缺纸印刷。《中央日报》一时买不到现成纸张,不得已,只好向《新华日报》借纸印报,以应付场面。《新华日报》也借此机会,向《中央日报》借用铜模浇注铅字。(《千年纸乡夹江》,76页)

1941年二三月间,“军委办公厅关于抵制《新华日报》发行量猛增办法与国民党中央宣传部往来函电”中,2月11日,军事委员会办公厅快邮代电,办四渝礼字第560号云:“中央宣传部鉴,密。据报:《新华日报》目前之销数,日达一万五千份,已与《大公报》之销数成相等数字。查其原因:(一)各报业联合会自三十年起决议报费加价,该报切并遵行,仍暗地贬价倾销;(二)发价低廉,派报处乐于代销,尤其对工友、学生,订价尤廉;(三)公营工厂工人因直接订阅该报为厂方取缔,乃变相以工人宿舍为送报地点,订户更多。除分电社会部外,请查照注意为荷。”这则文件反映了《新华日报》深入民心,而其未雨绸缪早备纸张,在报纸的发行价格上占尽先机,也是《新华日报》发行量大的原因。(《抗战时期的四川——档案史料汇编》上集,401页)

“一根扁担软悠悠,挑担白纸上泸州。泸州买我连四纸,我喝老窖雄赳赳。”这是抗战以前纸商的生活况味,可是现在不同了,夹江的纸张生产承担了更伟大的责任,它要为中华民族发出抵抗侵略的吼声。

夹江纸张这一段特殊的不拿枪的抗战史,并不亚于战士们拿着枪在前线与日本侵略者的短兵相接。夹江人对中华古老文明免于沦落敌手的贡献,注定要载入史册的。

作者单位:四川辞书出版社

责任编辑:林鹏旭


赞赏一下作者

期待他们带来更好内容

赞赏 0人打赏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