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www.wenshitiandi.com/
贵州政协旗下平台

作者

(官方)

赞赏一下作者

期待他们带来更好内容

赞赏

赞赏(0)

查看更多
推荐书刊
  • 《文史小百科》

    《文史小百科》是文史天地杂志社手机杂志内容的汇编,...

    4 0
    开始阅读
  • 《文史天地》杂志

    《文史天地》杂志是由贵州省政协主管、办公厅主办的一...

    30 6
    开始阅读

李义府的靠山

作者: 来源: 版权所有: 时间:2017-06-05 10:32:38 阅读  112

孟宪实

把政治靠山也纳入资源的范畴考虑,我们会发现,资源是很宽泛的概念。一种技艺有可能成为政治资源,比如高俅,就因为善于踢球而拥有了别人无法比拟的政治资源。一手好字,更不用说,据说蔡京的书法深得宋徽宗的赞赏,因此他官运亨通。那么,良好的道德修养,清廉的做人原则,这些会成为政治资源吗?本来,这是不言自明的,但因为反面的故事往往脍炙人口,道德立场的坚守,很可能变成不聪明的代名词。

在所有的政治资源中,靠山才是最重要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唐初有个很有名的人叫李义府,他的靠山实在太强,他是唐高宗。

一、皇上的功臣

李义府成为皇帝的人,还是有一段前史的。谁不想投靠皇帝?如果没有相应的经历,仅仅向皇帝卖身投靠,显然并不容易。李治还是晋王的时候,李义府就是晋王府的人,即很早开始,李义府就是唐高宗的部下。要知道,作为晋王的李治,不仅没有太子李承乾的势力和前途,也没有魏王李泰那样引人注意。作为唐太宗与长孙皇后生的小儿子,李治在贞观政治格局中,基本上是一个沉默寡言,不被重视的普通皇子。所以这个时期李义府与晋王李治结成的上下级关系有较好的感情基础,关系也相对牢固。

▲李治画像

▲李治画像

李义府是河北饶阳人,五官端正,眉清目秀,为人温和,总是微笑言语,反正是个漂亮男生。不仅如此,他也很有才华。巡察地方的中央大员,李大亮还有刘洎,向太宗皇帝推荐李义府。太宗皇帝有一次召见李义府,让他当场写诗,题为《咏乌》,李义府提笔立成:“日里飏朝彩,琴中伴夜啼。上林如许树,不借一枝栖。”一只勤奋的小鸟,却没有自己的安身之所,皇家上林苑里那么多的树,如果能借来一枝树枝栖身就好了。太宗皇帝非常欣赏,当场就说:干嘛借一枝啊,一棵树全是你的了。李义府成了御史台的监察御史,太宗特诏兼侍晋王,这是李义府与唐高宗建立上下级关系的开始。

贞观十七年(643年),李治意外地成为太子,原来的晋王府班底晋升为东宫太子府,李义府成了太子舍人,加崇贤馆直学士。这期间,太子李治还曾经向皇帝推荐李义府的文章,太宗诏见,赐帛四十匹,令其参与《晋书》编写,这都是很荣耀的事。到李治即位皇帝,李义府升迁为中书舍人,不久兼修国史,加弘文馆学士。这时的李义府,已经是正五品的官员,政治前程十分看好。

但是,这以后的李义府,官运忽然停滞了。与他经历相似的来济,本来与李义府同时出任中书舍人,但很快就升级为中书侍郎,成为中书省的副长官,两年之后(永徽四年),升任宰相,再过两年来济正式成为中书令,兼任吏部尚书,而李义府还在中书舍人的岗位一动未动。来济与李义府都有文学才能,当时幷称“来李”。但,两个人的命运就这样发生转变。不仅如此,现有的中书舍人也保不住了,有消息说李义府将被贬官外地。

《新唐书·李义府传》有如此记载:(李义府)为长孙无忌所恶,奏斥壁州司马,诏未下,义府问计于舍人王德俭。德俭者,许敬宗甥,瘿而智,善揣事,因曰:“武昭仪方有宠,上欲立为后,畏宰相议,未有以发之。君能建白,转祸于福也。”义府即代德俭直夜,叩阁上表,请废后立昭仪。帝悦,召见与语,赐珠一斗,停司马诏书,留复侍。

来济的快速升迁,李义府的停滞不前,与皇帝无关。高宗即位以来,有六年的时间,朝廷的具体负责人其实不是皇帝,而是皇帝的舅舅长孙无忌。从永徽五年开始,皇帝与长孙无忌之间的矛盾逐渐积累不断发展,因为武则天是否当皇后的问题,双方矛盾正式激化。所有朝中宰相,都支持长孙无忌,反对武则天当皇后,皇帝的几次努力,都失败而终。长孙无忌从长计划,想把可疑的人都尽量排斥出朝廷。李义府为什么遭到长孙无忌的讨厌,史书未言,但看来也不是有什么具体错误,因为皇帝得知情况后,一纸命令,李义府就留下来了,长孙无忌并没有坚持。看来,长孙无忌正在清除异己,把皇帝的原有势力尽力排出中央,而李义府显然已经被看作是皇帝的人。

根据史书的记载,我们得知大概情形。皇帝与长孙无忌的斗争在最高层已经展开,但李义府这样的中层官员并不了解。他的同事王德俭之所以知道上层的斗争,是因为他的舅舅许敬宗是高宗的支持者,是知道内情的。王德俭建议李义府,直接上书皇帝,公开支持武则天当皇后,把朝廷上层的斗争盖子揭开,矛盾公开化有利于皇帝,也有利于李义府自己。

就这样,正在困顿之中的唐高宗,忽然获得来自李义府的支持,使皇帝认识到,朝廷并不是只有长孙无忌这些宰相,还有李义府这样的官员。唐高宗接见李义府的那个晚上,彻底改变了此前的被动局面,皇帝决定用公开秘密的方法赢得斗争的胜利。形势很快发生逆转,皇帝一方很快赢得主动。与此同时,皇帝一方重点诉求不再局限在谁当皇后更合适这样的具体说法,扩大幷升级为谁应该当权这个更重大的政治问题。皇权的合法性问题被提上日程,这对长孙无忌宰相集团的压力是可想而知的。“废王立武”这个重大的历史事件中,因为李义府公开站出来支持皇帝,皇帝在秘密斗争中的被动局面得到化解,并最终取得胜利。李义府不仅没有被贬官,很快成为宰相,主持朝廷的日常工作。李义府获得唐高宗的信任,成为皇帝最可信赖的人,是因为关键时刻支持了皇帝,为皇帝击败长孙无忌集团立下巨大功劳。

永徽六年(655)十月己酉日(十三日),唐高宗正式下诏废后,宣布王皇后和萧淑妃为庶人。十九日“百官上表请立中宫”,同日下诏立武则天为皇后。其后是履行礼仪过程,废王立武正式完成。李义府与许敬宗是支持废王立武的代表性大臣,于唐高宗而言,可谓居功甚伟。从此,李义府迎来自己的人生高峰。

二、皇上的庇护

永徽六年年底,废王立武完成。李义府作为功臣,立刻高升,以中书侍郎参知政事,正式成为宰相。转年,改元显庆,李义府“以本官兼太子右庶子,进爵为侯”。李义府的仕途,高歌猛进。

不过,就在这一年,李义府就遭遇一次重大危机。

《旧唐书·李义府传》有如此记载:有洛州妇人淳于氏,坐奸系于大理,义府闻其姿色,嘱大理丞毕正义求为别宅妇,特为雪其罪。卿段宝玄疑其故,遽以状闻,诏令按其事,正义惶惧自缢而死。侍御史王义方廷奏义府犯状,因言其初容貌为刘洎、马周所幸,由此得进,言词猥亵。帝怒,出义方为莱州司户,而不问义府奸滥之罪。

此案,由李义府贪色引起,甚至致使大理丞毕正义之死。毕正义协助李义府犯罪,为犯人淳于氏免罪,以便于李义府可以纳淳于氏为妾。这里,李义府纳妾是否是毕正义枉法的直接原因很重要。若是,那么李义府有罪。若不是,则李义府为不知情,可以无罪。而关键是毕正义,但毕正义已死,李义府可以坚称不知情,他人大约无法继续追究。不过,如果证明毕正义之死与李义府有关,也可以证明李义府有罪。但是关于毕正义之死,《旧唐书·李义府传》写作“正义惶惧自缢而死”,可以看做与李义府无关。但是《新唐书·李义府传》写作:“义府且穷,逼正义缢狱中以绝始谋”。而《资治通鉴》写作:“义府恐事泄,逼正义自缢于狱中”。可见,《新唐书》与《通鉴》的记载一致,与《旧唐书》的说法不同,坚持认为是李义府逼迫毕正义自杀。

究竟李义府与毕正义之死到底有没有关系,从侍御史王义方对李义府的弹劾中似乎可以看出一些蛛丝马迹。《通鉴》所引王义方的奏词为:“义府于辇毂之下,擅杀六品寺丞;就云正义自杀,亦由畏义府威,杀身以灭口。如此,则生杀之威,不由上出,渐不可长,请更加勘当!”王义方的弹劾文认为,不管毕正义的死是否是李义府所为,即便是自杀,也是因为害怕李义府而自杀灭口的。所以,对于案情的关键,王义方并无实据,仅仅是推测与李义府有关,然后再推导出大臣夺得了只有皇帝才有的生杀大权。王义方的勇气在于明知道皇帝庇护李义府,依然大义凛然弹劾他,但没有抓住关键证据才是问题所在。此案审问的人是给事中刘仁轨,大概也是因为毕正义一死无法继续下去,没有证据说明刘仁轨也会有意偏向李义府。

王义方一方面没有关键证据,同时对于李义府又采取人身攻击,言辞污秽,当场激怒皇帝,所以不仅李义府一方纹丝未动,他自己反而被贬官外地。《新唐书·李义府传》“义方极陈其恶,帝阴德义府,故贷不问,为抑义方,逐之”。《通鉴》记为“上释义府不问,而谓义方毁辱大臣,言辞不逊,贬莱州司户”。根据《唐会要》的记载,王义方在刘仁轨等人审讯没有结果之后,决心弹劾李义府,其实是对李义府的一次全面攻击,甚至把李义府最初步入官场也是因为容貌献身的话都说了出来。明确说出李义府进入官场是利用了个人的容貌,委身马周、刘洎以取发展,这就是“毁辱大臣,言辞不逊”的来源。

根据李义府后来的为人,毕正义的案件李义府完全可能有罪,但是因为毕正义自杀,证据链条中断,缺乏证据证明李义府犯罪。王义方的弹劾虽然勇气可嘉,但是人身攻击太过,让李义府这个十分可能的罪犯反而成为受害一方。唐高宗当然有庇护李义府的动机,毕竟李义府在刚刚的废王立武斗争中立有大功,皇帝不能不施加保护,而王义方的言辞确实让唐高宗能够找到理由保护李义府。

显庆元年的这次案件,让李义府有惊无险。不过,是否因此李义府更加忘乎所以,更加肆无忌惮了呢?很有可能。此后李义府贪赃枉法、倾动朝野的记载很多,而高宗则是一直保持容忍,在他人看来,正是严格意义的庇护。

三、李义府的下场

显庆三年(658年),李义府的仕途遭遇第一次重大挫折,被高宗罢相,贬为普州刺史。历史书记载到,人们对此欢欣鼓舞,拍手称快。事情的起因,并不是李义府的贪腐,而是他与另外一个宰相的争权斗争。

杜正伦是原来太子李承乾的东宫官员,在李承乾被废之后,他也被罢官。高宗重新重用他,让他与李义府同时担任中书令,即中书省的长官。没有想到,两个宰相,很快就变成水火不容。李义府认为自己是皇上的功臣,理应掌握更大的权力。杜正伦认为自己政治资格更老,李义府作为后辈应该尊重前辈。于是,相互不服,然后展开斗争。两人在皇帝面前互相揭短,也纷纷派人打探对方的隐私。高宗以为大臣不能团结,“两责之”,同时免相,杜正伦为横州刺史,李义府为普州刺史。谁会想到,李义府贬官不足一年,到了显庆四年八月,唐高宗“复召义府兼吏部尚书、同中书门下三品,自余官封如故”。李义府没有任何损失,九个月又官复原职,重新回到长安执掌朝纲。而杜正伦被贬之后不久就去世了。

高宗就是李义府的靠山,这一点谁都看得出来。从李义府的角度看,皇帝对自己如此优容,是否应该更谨慎呢?我们从后来的情况看,李义府变得更加肆无忌惮,如同所有的腐败分子一样,李义府坚信自己的靠山是牢固的。

李义府与所有的腐败分子一样,首先是贪赃。他主管选官,于是上下其手,大捞特捞。史书记载说李义府十分嚣张,百官都害怕他,知道他犯法,也没有人敢向皇帝汇报。但是,同时又记载到,皇帝知道很多李义府的事,有一次从容地跟李义府说:“闻卿儿子、女婿皆不谨慎,多作罪过,我亦为卿掩覆,未即公言,卿可诫勖,勿令如此。”面对皇帝知情,李义府不是立刻承认错误,而是认为有人背后捣自己的乱,甚至追问皇帝是谁说的。皇帝说如果我说得对,你何必要问谁说的呢。据说李义府很傲慢,“殊不引咎,缓步而去,上亦优容之”。这是《旧唐书·李义府传》的记载,与《新唐书》李义府本传记载相似,但最后唐高宗的态度不是优容而是“帝由是不悦”。比较而言,《新唐书》的观点更可取。也正是因为如此,李义府才会身陷后来的泥潭。

李义府知道皇帝不高兴了,似乎也没有什么好方法。正在这时,妖人杜元纪及时出现,对李义府说看了你的住宅,发现有很浓的牢狱气息。那怎么办?李义府当然万分着急。杜说:需要两千万钱压胜。李义府于是加紧聚敛金钱。又逢李义府母亲去世,李义府放了孝假,在家守孝。凌晨的时候,杜与李义府出城到郊外,观看星象,连守孝的礼节都废了。与妖人往来,观看星象,在当时都是严重的犯法行为,结果李义府被人告发了。

李义府到底怎样敛财,从长孙无忌孙子长孙延的具体故事可见一斑。《旧唐书》记载到:“义府又遣其子右司议郎津,召长孙无忌之孙延,谓曰:“相为得一官,数日诏书当出。”居五日,果授延司津监,乃取延钱七百贯。”李义府案件爆发了,皇帝让刘祥道主持审判,令司空李勣监督。结果,事实俱在,法庭结论清楚明白:李义府有罪。

就这样,在李义府重回朝廷当宰相四年之后,龙朔三年(663年)四月五日,李义府被宣布有罪,流放嶲州。在唐朝,这是仅次于死刑的司法处罚。李义府的儿子女婿,因为参与他的贪赃行动,最后伴随着他一起发配恶地。李义府流放巂州,儿子李洽、李洋和女婿柳元贞流放廷州,另一儿子刘津流放振州。“三子及婿尤凶肆,既败,人以为诛‘四凶’”。

乾封元年(666年),唐高宗完成了一个重大典礼活动,即封禅泰山。这是一种向上天汇报成绩的大典礼,通常都会大赦天下,一切在押的犯人都会因此获得赦免。据说,李义府开始很自信地认为,皇帝会再次召回自己。后来,他就寄希望于大赦。皇帝的大赦文要公告天下,而李义府得知内容之后,彻底绝望,因为大赦文专门把李义府这种流放罪人排除在大赦之外。李义府认为这是针对自己的,许多人都有同感。这是唐高宗最终抛弃李义府的清楚证明。李义府于是“忧愤发疾卒”,就这样离开了人间,这一年李义府53岁。很多人担心李义府东山再起,听说李义府死了,大家才一块石头落了地。

四、什么样的靠山更牢固

李义府不是没有靠山,还有比唐高宗这样的靠山更强有力的吗。最后,李义府是自毁长城,终于导致靠山崩塌。放任自己的恶性膨胀,即使有皇帝做靠山,也一样会遭遇这样的悲惨下场,甚至千年以后还难脱骂名。

怎样的靠山才是牢固的?这显然是个严重问题。靠自己还是靠皇帝?即使人在官场,这样的选择题依然存在。选择皇帝,一定是众多人的选择,选择自身的修养,一定会令人怀疑。然而,古往今来,能够维持自身仕途稳定的,修养一定是基础,官场关系等靠山不过是机会而已。修养到位,有机会就多为国效力,没有机会就少效力而已,总不至于一时得志,数代耻辱。

人生在世,总是需要资源的。生活资源保证生存,技能、文化,一方面是获得生活资源的手段,一方面可以成长为人生的信条,上升为精神力量。道德的坚守,其实就是一种精神力量。见利思义,是孔子以来中国人的古老人生信条,是一种具体的道德观念展现,很多人生的悲剧,就是没有经受住这个信条的考验。所谓政治靠山,对于官场中人而言,也是一种宝贵的资源,但是同样有取之有道的问题。在政治斗争中站稳立场,选对路线是一个方面,最终是否见利忘义还是会成为人生成败的基本要素。就李义府和唐高宗而言,是高宗放弃了李义府,还是李义府放弃了自己呢?若不是李义府见利忘义,为所欲为,高宗又怎么会放弃他呢?

古往今来,这样的教训已经很多还是不够多呢?为什么仍然前仆后继呢?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教授、博导,央视百家讲坛主讲人)

责任编辑:谢建平


赞赏一下作者

期待他们带来更好内容

赞赏 0人打赏
全部评论